【退休保障】基層業主怨遭政府拋棄 若退休MPF有10萬:可以做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指本港貧窮戶有59萬,貧窮率為20.1%,貧窮人口高達137.7萬,創過去九年新高。除了「5個港人1個貧」外,更有49.5萬名長者處於貧窮線以下,生活水深火熱中(見表)。香港基層「愈扶愈貧」,夾心階層的退休生活又如何?

剛踏入花甲之年的黃太,人生並非一帆風順,反而荊棘滿途。曾經美滿幸福的家庭,隨着丈夫出軌而破碎,夫婦不歡而散,剩下她獨力照顧三名孩子,重新肩負起家庭經濟支柱重擔;然而,即使繼續工作五年至65歲,「對沖」後儲蓄金額亦只有約10萬元;勞碌半生所得的「退休保障」,既可笑又可悲,更反問記者:「你話10萬蚊可以做得啲咩?」

現時本港有約9萬名持有自置居所的長者,被政府界定為「收入貧窮、但有一定價值的物業」。(資料圖片)

現時本港有約9萬名持有自置居所的長者,被政府界定為「收入貧窮、但有一定價值的物業」,佔整體貧窮長者約四分之一。長者為「有瓦遮頭」勞碌大半生,為社會繁榮作貢獻,卻在年老時遭政府「抽秤」擁有一定資產,拒絕承擔更多的保障責任。

剛踏入花甲之年的黃太,人生並非一帆風順,反而荊棘滿途。曾經美滿幸福的家庭,隨着丈夫出軌而破碎,夫婦不歡而散,剩下她獨力照顧三名孩子,肩負起家庭經濟支柱重擔。

與丈夫離婚後 黃太要獨力供樓

除了子女要餬口,黃太還要供樓。經歷離婚打擊,作為家庭主婦重投職場絕不容易,只具小學學歷的她,能從事的工種有限,初時靠着打散工養活孩子,每月收入不足1萬元,只能僅僅應付家裏開支,更遑論儲蓄。她苦笑道,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兒子)讀到高中,我都無畀零用錢佢,佢自己做兼職賺錢。」言談間盡是對孩子的愧疚。

子女畢業後 黃太到工廠作全職月餅製作員

幸好兒女們乖巧懂事,從不為她添煩添亂。打拼大半生,終於盼到孩子畢業、投入職場,但她並沒選擇停下來享享清福,反而跑到工廠作全職月餅製作員。「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打工致五勞七傷,不僅長期站立工作致腰部勞損,甚至腳跟位置亦長有骨刺,每分每秒受着痛楚折騰,全為初出茅廬的兒子未雨綢繆,以備不時之需。

黃太目前與二位兒子同住於元朗一所約400呎的唐樓單位。(余俊亮攝)

「做嘢嗰度無冷氣,做(清潔)兩層樓已經流晒汗!」黃太一年前轉職私人住宅清潔工,休假比往日少,但勝在工作穩定;一周6天上班,每天9小時工作,一人負責清潔近50層住宅的走廊,不時亦要應付住客投訴,承受龐大的身心壓力,奈何辛勞過後僅換來月薪9,620元。

勞碌半生的「退休保障」:10萬蚊可以做得啲咩?

日復日、年復年的工作,黃太已逾十年沒有出國旅行。回顧過去艱苦歲月,每一分錢可謂有血有汗,終於在五年前「供甩身」,成為一所約400呎唐樓的業主。榮升業主本應值得慶賀,惟凝望着強積金戶口共不足5萬元的供款,即使繼續工作五年至65歲,「對沖」後儲蓄金額亦只有約10萬元;勞碌半生所得的「退休保障」,既可笑又可悲,更反問記者:「你話10萬蚊可以做得啲咩?」

《施政報告》提出取消強積金對沖「終極方案」,還給打工仔應有的「血汗錢」,但料最快2023年才能落實安排,屆時黃太已無法受惠,而她亦難以通過相關資產審查申領現行的公共福利金計劃。

黃太批評,政策對基層打工仔不公平,無視夾心階層的退休需要:「唔做嘢仲好過我,(津貼)夾埋一個月都有幾千蚊,間屋唔係拎嚟食㗎嘛!」曾患胰臟疾病的她,憂慮老來無法應付醫療開支,認為政府應完善相關醫療制度,以及設立無需資產及入息審查的退休津貼,為長者生活提供基本保障。可惜,政策還有待爭取,談到未來的晚年生活,黃太亦感迷茫,對她而言,養兒防老比現行退休保障來得實際。

黃太其中一個強積金戶口結算僅得2.8萬元。(余俊亮攝)

上文節錄自第141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2月10日)《基層業主怨遭政府拋棄》。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