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七警入獄曾牽動撐警陣型情緒 兩警獲釋支持者仍痛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4年10月佔領運動期間,金鐘曾發生衝突事件,社工曾健超向警員淋液被捕,同晚,有電視台拍到曾被抬到添馬公園暗角,並遭7名警員拳打腳踢。事件引起很大回響,有人質疑有警員疑使用私刑,亦有人支持警察執法。然而事件的兩方的主角:曾及七警,一年後雙雙被控,曾因襲警被判入獄5周,七警亦襲擊罪成,被判囚2年。七警早前提出上訴,今被裁定其中兩警上訴得直,餘下五警,則裁敗訴,但准減刑至15至18月。

曾及七警均就所涉罪行受審,但反警及撐警兩大陣型對立情況卻愈見嚴重,且未就案件結束而平熄,七警兩年前被判入獄時,甚至連負責主持公道的法庭,亦曾一度成為指罵對象。兩年後上訴庭的裁決,有兩警獲洗脫罪名,仍有少數支持警察的人士激動痛哭。

2014年10月15日 註冊社工曾健超在龍和道向警員淋液被捕,及後被「七警」抬往龍匯道變電站旁毆打。

+6
+5
+4

五警曾健超均罪成入獄

2017年2月14日,七警:總督察黃祖成、高級督察劉卓毅、警長白榮斌、警員劉興沛、陳少丹、關嘉豪和黃偉豪,在區域法院被裁定意圖導致他人身體傷害罪成,陳並有多一項普通襲擊罪成,外籍法官杜大衛同月17日判全部入獄2年,之後獲保釋等候上訴。上訴庭今作出裁決後,上訴失敗的5警,須回獄中服刑,上訴成功的劉興沛及黃偉豪,則獲洗脫罪名,得以釋放。

而曾健超亦早於2016年5月在九龍城法院被裁定襲警罪成,被判入獄5星期,他保釋等候上訴,並在七警的審訊中作證,承認曾向警員淋液。七警被定罪及入獄後約一個月,曾同年3月放棄上訴,並即入獄完成刑期。

庭外反警撐警罵戰不斷

案件雖然告一段落,庭外兩方陣型仍罵戰不斷,七警判在2017年2月被判囚當日,有不滿警員用武力的人士,得知七警入獄,即舉起法官英明的字句,並高聲歡呼,至七警的囚車駛出,又舉牌呼喊「黑警垃圾」。

相反,撐警者卻對法庭決定非常不滿,更有人把矛頭直指法官,舉起侮辱法官的示威紙牌以示不滿,亦有撐警者情緒激動、眼泛淚光,兩陣型人士亦有互相對罵。

撐警支持者散庭後拿著國旗及區旗在法院外遊行。(張浩維攝)

上訴裁決只見撐警支持者

事隔近兩年半,上訴庭今下裁決時,撐者支持者仍有到庭,但人數不算太多,反警的卻沒有出現,庭外亦沒再出現往常的罵戰。而七警經上訴後,有兩警上訴得直,「七警」亦成了「五警」,但支持警察的人士仍有人激動大哭,及大呼「法治已死」,亦有人大叫:叫「警察被人打到傷成咁,仲要坐監。」但已沒有兩年前七警全被入罪時的氣份般熾熱。

撐警人士在七警被判入獄後,曾一度把矛頭指向主審的法官。(資料圖片)

+19
+18
+17

撐警者曾把矛頭指向法官

相較2017年2月17日七警全被判囚時,氣份就熾熱得多,七警當年入獄後翌日,即有支持警察的團體「香港政研會」發起「撐警有效執法大遊行」,聲援入獄的七名警員,遊行人士亦充斥著辱罵法官的聲音,示威標語五花八門,除撐警口號外,更有人用狗隻圖案,再寫上「官濫權」,亦有「杜大衛 食屎賊」,甚至有寫有疑似英文粗口的標語,又有人大喊要打法官,法治已死,甚至稱要逐洋人狗官出境等。

警察協會召開大會撐七警

除此以外,四個警察協會在2017年同月22日亦在太子警察遊樂會召開聯合特別代表大會,商討為七警籌款等事宜,有3.3萬名警員及家屬出席,期間更一度「爆粗」,又有人發表自比猶太人遭迫害的言論。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事後亦要出來回應,並稱警務人員都係一個人,會有情緒高低,尤其在近年社會氣氛下,有情緒化表現,警隊對團結同穩定都好上心。

建制派發起為七警籌款

爭議延至同年3月,有建制派人士如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惠珠等,設「敬言仁基金」為七警籌款,亦有演藝界人士,如向華強、有「洗米華」之稱的周焯華及楊受成等,合共捐出7,777,777元。惟事後有公眾質疑這筆捐款疑涉有背景人士,最終基金董事會成員之一、港區人大譚惠珠宣佈懇辭三筆來自演藝界「社會認為有問題」款項。

前警務署「一哥」鄧竟成在七警被判入獄後,曾稱希望反對者不要走向極端,鋪天蓋地指警察是黑警。(資料圖片)

李少光公開指示威者應道歉

3月10日,前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在北京出席兩會,被問到警務署署長盧偉聰無就「七警案」道歉,李少光直言:「一啲都唔駛。」更反指示威者應要道歉。他又認為七名警員是有錯、做法過激,但警員當時受示威者無理謾罵,應設身處地去想,又指如果在美國,警察「可能開咗槍」。

前一哥曾稱有錯亦要改

然而,前「一哥」李明逵在接受雜誌專訪時曾稱,由於七警仍待上訴,不宜就此下定論,又強調「雖然『聖人都有錯』,但聖人有錯亦要改,尤其是做管理層,要以身作則,又指「違法便應面對責任,若死撐更加丟臉」。

另一名前「一哥」鄧竟成亦在同一時期接受電視台訪問時稱,整體警民關係仍保持不錯,強調只是有特殊個別事件中,警民之間形成對立面。他認為管理層要堅持警隊中立。不過,他承認七警案的判決進一步挑戰警民關係,他亦不希望反對者走向極端,因一小撮同事情況,便鋪天蓋地指警察都是黑警,認為這亦不見得是公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