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提最低工資60元羅致光:學者有研究分析言論自由 官員要按機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低工資水平經常包受批評,今年5月1 日起,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將由34.5元調升至37.5元,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撰寫網誌談及過往及現時對最低工資水平的取態;他指,過往曾提出最低工資應為每小時60元,因以前作為學者,「有發表研究與分析言論的自由」,惟作為政府官員,則「不是個人意見如何的問題,而是要按機制辦事。」

他指,雖然今次最低工資調整有8.7%,據估計對平均通脹的影響只約為0.1%,但對於以領取法定最低工資為主的行業以清潔與保安, 受影響的業主要付交的管理費增幅便會較為明顯。

羅致光以「法定最低工資調高至每小時37.5元」為題,談及今年的五月一日,將法定最低工資由34.5元調升至37.5元,增幅為8.7%,是歷年最大的增幅;惟面對以往不少公開言論,均遭「翻舊帳」,如2013年曾在研討會指,「若以國際的比較,香港的法定最低工資應為每小時60元」。

他指,這個說法是以前作為學者,有發表研究與分析言論的自由;惟作為政府官員,則不是個人意見如何的問題,而是要按機制辦事,而在最低工資委員會進行有關檢討工作時,更要避免表達個人意見,讓委員會可以獨立地進行檢討的工作;而現時37.5元的水平,是2018年10月底,最低工資委員會向政府提交的報告及建議,經過了近半年時間才完成所有相關程序。

他指,雖然調整有8.7%,惟估計對平均通脹的影響只約為0.1%,而對於不同的階層及行業的影響則有所不同;對以領取法定最低工資為主的清潔及保安業,相關影響則如業主要付交的管理費增幅便會較為明顯。

羅致光又指,雖然據估計領取最新法定最低工資的勞工只佔約2%至2.5%,但由於「連鎖」效應或是「水漲船高」,其他低薪的工種的工資,都會有向上調升的壓力,如對其他行業如飲食及零售都會有影響,對於基層的消費者的影響,便會較對高消費者的影響為明顯。他指,調整最低工資,理論上對減低收入不均及減少貧窮的在職家庭數目會有一定的作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