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記者的鐵腳馬眼 與催淚彈橡膠子彈的距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月12日(本周三),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者,包圍立法會示威,在早上開始佔據金鐘夏慤道等多條道路,到下午3點開始衝擊立法會,警方出動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大支裝胡椒噴霧、胡椒球槍、警棍等武器,驅散示威者和清場。

《香港01》多路記者在金鐘和中環現場採訪,報道和拍攝警方與示威者的行動,多名記者在採訪中受傷,包括中豆袋彈、大支裝胡椒噴霧、催淚彈。其中一名記者,在表明身份和附近並無示威者的情況下,仍有警員瞄準記者方向發射催淚彈和布袋彈,有記者中布袋彈受傷入院,有記者中了三棍警棍,多位記者中催淚彈、胡椒噴霧、胡椒球,簡單沖洗後繼續工作。亦有其他傳媒機構的記者,被警方用粗言侮辱「記你老X」。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稱,如果記者遇到不禮貌對待,他感到抱歉,但無回應為何警員瞄準記者方向發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

前線攝影記者:曾梓洋、鄭子峰、梁鵬威、盧翊銘、余俊亮、羅君豪、李澤彤、歐嘉樂、高仲明、張浩維、洪嘉徽、林若勤、羅國輝、周景文、譚威權、王海圖、鄧穎韜、洪業銘、楊凱力、蕭文學、吳志豪

前線採訪記者:鄭秋玲、麥凱茵、梁祖饒、鄭嘉如、梁煥敏、胡家欣、彭毅詩、莊恭南、羅家晴、邱靖汶、蔡正邦、黃偉民、陳永武、賴南秋、陳蕾蕾、賴雯心、梁銘康、鄧詠中、陳浩然、余睿菁、魯嘉裕、李智智、李慧筠、徐嘉蒓、柯詠敏、李穎霖、黃桂桂、呂諾君、曾雪雯

2019年6月12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衝突中,警方多次近距離向人群施放催淚彈。(羅君豪攝)

6月12日警方和示威者爆發大規模衝突,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在13日表示,警方使用了超過150枚催淚彈、數發橡膠子彈、20發布袋彈。

12日早上約8點,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包圍立法會的示威者,開始佔據龍和道和夏慤道;到下午約3點,示威者開始衝擊立法會警方的防線,一度衝入被封鎖的立法會示威區,警方開始使用武力驅散,把示威者趕往離政府總部範圍,再向中環方向。

《香港01》攝影記者曾梓洋左腳被懷疑布袋彈射中,不能走路,被其他人抬到附近。(高仲明攝)

記者傳相中途左腳中彈流血 隨即倒地

當日下午約6點,在現場採訪的《香港01》攝影記者曾梓洋,位於解放軍總部和力寶中心的行車天橋橋底。曾梓洋表示,當時附近只有零星示威者,大部分示威者已經後撤到中環方向,警方正在集結,並無向前推進,因此準備把相片傳送回公司新聞部。當他忙於操作相機和電話時,突然聽到「嘭」一聲巨響後,就感覺左腳中彈,隨後倒地。

「我感覺到左腳中彈,但不知道是什麼,站不穩隨即倒地,看到附近沒有煙,知道不是催淚彈,看到有流血,不是很嚴重,知道不是真槍實彈。」曾梓洋說,當時有四五位年輕人看到他受傷後,衝過來把他抬走,附近有其他攝影記者拍攝他受傷。「我當時想繼續工作,但真的走不動,去了PP(太古廣場),有四五名急救義工幫我消毒,再去醫院。醫生看過傷口,直徑有三四厘米,全腳都腫了和有瘀血,要休息一個星期。」他懷疑自己中了布袋彈,「醫生也說不清楚是什麼武器造成的。」

曾梓洋當時戴着前後寫上「PRESS」(記者)的頭盔,佩戴防毒面罩,掛有記者證,雖然沒有穿反光背心,但他認為警方清楚知道他是記者,亦一直配合警方安排,「附近有其他記者,但沒有示威者,想不到一個理由,為何警方要射向一個沒有任何衝擊的人。」他說希望能盡快康復,回到前線採訪。

《香港01》攝影記者鄭子峰從6月11日晚上開始通宵留守金鐘,連續工作26小時,期間更受傷。他在12日清晨6點,向公司傳回這張照片,示威者在天亮後在添馬公園附近。(鄭子峰攝)

捱完警棍再受胡椒噴霧水劑:警明知是記者

《香港01》另一位攝影記者鄭子峰,在當日下午5點半,在夏慤道海富中心的麥當勞行人路與行車路之間、約兩米高的石壆上。他說當時與其他記者站在一起,有俗稱「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警員,突然將幾個記者推出夏慤道行車路,「警察用警棍揮向我,我腰和大腿共中了三下警棍,雖然不是棒打的力度,但也很痛。」

中警棍的同時,鄭子峰被警員向頭部噴灑大支裝胡椒噴霧水劑。當時他戴着記者頭盔、普通眼罩和N95口罩,並無佩戴防毒面具,因此胡椒水劑滲入他頭部、面部和全身,甚至有水劑入耳。他說當時與警察有一個手臂的距離,示威者早已退後到與記者有一段距離,他主要負責拍攝警方的行動,警員早已用手勢,與他和其他記者示意,他認為警察早已知道他們是記者,不明白為何警察會向他噴胡椒水和揮警棍。

「我中胡椒水後全身灼熱和疼痛,退到力寶中心停車場,卸下全部裝備,有其他市民用生理鹽水幫我消毒。我的毛巾和相機帶都是胡椒水,有其他人送了一條毛巾給我。」他休息一陣子後,力寶中心外有新一輪衝突,再次回到前線採訪。

鄭子峰從11日(周二)晚上11點開始,在立法會附近通宵採訪,到12日(周三)大規模示威中,全日在金鐘、中環現場採訪,到13日(周四)凌晨1點才撤退,連續工作26小時,到周四傍晚6點又開始工作,在立法會附近通宵準備。他說作為前線攝影記者,無法缺席香港這歷史時刻,因此連續工作。

2019年6月12日,反逃犯條例修訂爆發大規模示威衝突,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記者拍攝開槍一瞬,留下紀錄。(梁鵬威攝)

雙眼中胡椒水 「失明」20分鐘

周三的衝突在約在下午3點,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外警方防線開始。當時在立法會內的《香港01》攝影記者梁鵬威,看到行動升級,來不及戴上眼罩、口罩等裝備,只戴上頭盔就趕到俗稱「飯煲底」的立法會示威區採訪,在那時被大支裝胡椒噴霧噴中。

「當時警方應該橫向放胡椒水,我雙眼和全身都被射中,馬上大叫『我看不到』,有示威者馬上拖我走。」梁鵬威憶述,當時完全看不到東西,只能叫附近的人幫他拿着相機,告訴他們不能讓相機濕水,再說背囊內有牛奶,可以清洗雙眼,「大約20分鐘完全看不到,但當時都信任附近的人,不擔心他們會拿走我相機和貴重物品。」

簡單清洗雙眼後,梁鵬威繼續採訪,警方施放催淚彈,他中了幾次,由於沒有防毒面具,吸入了催淚氣體,「吸入催淚彈令整個呼吸系統很灼熱,更有反胃的感覺,加上胡椒水令身體灼痛,我形容是體內外都灼熱的雙重感覺。」他當日早上10點到場後,工作到11點,回家後才能清洗,「沖涼好似火燒般痛」,睡了4個小時後,他再出發,早更到金鐘採訪。

2019年6月12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衝突示威中,警方近距離向《香港01》記者蔡正邦方向發射催淚彈。外國記者拍下這一幕,有法國記者質問為何要向記者開槍。(ImperialPimp YouTube)

速龍小隊呼喝「記者都要走」 瞬即催淚彈射記者方向

612衝突後,網上流傳一段短片,拍攝到有警員向記者發射催淚彈,有外國記者高聲用英文向警方表示,不應向記者開槍,當時被警員瞄準發射催淚彈的記者,是《香港01》突發記者蔡正邦。

蔡正邦憶述,當時約為下午6點,速龍小隊從添華道向夏慤道推進,並釋放大量催淚彈,示威者已經退守到友邦金融中心,附近有一名《蘋果日報》記者,再遠一點有另一名其他傳媒機構的記者,「我在夏慤道東行線,示威者在我100米之後,我與速龍小隊一直保持五六米的距離,我身穿記者反光衣,速龍警員呼喝我們『記者都要走』,證明他們知道我們是記者。」

他說本來面向警方向後退,由於警方呼喝,因此轉身背向警員,向中環方向撤退,「突然聽到『嘭』一聲巨響,一個催淚彈在我身邊兩呎內爆開,我馬上轉身望向速龍小隊的警員,看到一名警員拿着催淚彈槍,還保持剛剛發射完的姿勢。」

蔡正邦說,當時警方向他的方向發射催淚彈後,他繼續拍攝,警方再向他後方不遠處的記者方向,再施發射多一枚催淚彈,這時有外國記者拍攝到,一位法國記者向警方高聲說「you shoot the journalists!」(你向記者開槍!)他之後發現另一名速龍警員,舉起布袋彈槍指向他的方向,蔡正邦立刻舉高雙手示意,之後退到中環方向。

《香港01》攝影記者張浩維,在鏡頭中看到速龍小隊警員,用胡椒球槍向他的方向瞄準。他亦被胡椒球打中。(張浩維攝)

記者從鏡頭看到警員瞄準自己

《香港01》攝影記者張浩維,就在採訪中被胡椒球打中鏡頭,胡椒粉末撒向面部。他憶述當時是大約4點半,在夏慤道行車天橋上,警方正在清場。他舉機拍攝警方發射胡椒球槍,「我在鏡頭中看到有警員在瞄準我」,他之後感到相機和面部中彈,「可能相機阻擋了一下,沒有受傷,聞到胡椒味,有霧的感覺,是噴灑式的,我的背囊也有殘留粉末。」

之後張浩維在警方從夏慤道向中環方向推進,示威者爭相走避時,被示威者投擲的水樽打中,嘴唇出血受傷。他說人群退守和冷靜後,有示威者向他提供生理鹽水清洗傷口。

香港電台司機被催淚彈打中頭部,一度昏迷和停止呼吸。(林若勤攝)

港台司機昏迷後醒來 聽到「警察我來幫你」更恐慌

周三的大規模衝突中,有其他新聞工作者受傷,香港電台的司機被警方的催淚彈擊中頭部,一度昏迷和呼吸停頓。當時在場採訪的《香港01》攝影記者林若勤,目擊和拍攝到他受傷的情況。

林若勤說,當時約下午4點,示威者在中信大廈門口,兩邊被警方包圍,警方發射了七八枚催淚彈,但示威者根本走不到,林若勤向警方的指揮官高聲發問,說這樣示威者根本走不到,警方清不到場,為何要這樣施放催淚彈,對方無回應,他問了幾次後,警方停止施放催淚彈。

就在此時,附近有人高聲說有人昏倒,林若勤馬上趕過去,發現一名身穿記者反光衣的人士暈倒,事後知道他是港台的司機莊文龍。他說當時有記者同行協助莊文龍,向警方呼喊有人暈倒、需要CPR(心肺復甦),有四五名速龍小隊的警員和兩三名便衣警員過去協助,相隔一段時間,莊文龍蘇醒後,警員問「我是警察,我來幫你,你有無事」,但莊文龍陷入恐慌狀態,重複大叫「阿sir唔好打我」,警員再說「我是警察我來幫你」,但莊文龍仍然恐慌,直至警員說了一句「我係行家」後,莊文龍才沒有那麼驚慌,慢慢冷靜下來。

林若勤說,得悉莊文龍沒有即時危險,得到救護後,就離開繼續採訪示威。

商台記者被罵「記你老X」 一哥「抱歉」

周三的示威衝突,大量香港和海外記者採訪,商業電台記者向警方表明身份後,被警員用粗言辱罵「記你老X」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周四見記者,被多次追問為何有警員辱罵記者,他以「從來我對記者最客氣、最有禮貌」作回應,強調警隊有心做好與傳媒的關係,「可能你們覺得我在解釋,但我是真心」,又稱「如果記者遇到不禮貌對待,我感到抱歉」。不過他無回應為何警員瞄準記者方向發射催淚彈和橡膠子彈。

香港記者協會在盧偉聰記者會後發聲明,嚴重譴責近日在反對逃犯移交條例草案示威活動中,警方的連串危害記者安全及損害新聞自由之行為,指已收到四宗近距離向記者發射催淚彈報告,造成一人身體傷害;兩宗以警棍痛擊記者的報告,一名記者受傷。記協又指將於日內向監警會作出投訴。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亦發聲明,呼籲香港執法人員尊重新聞自由並停止攻擊記者,敦促港府調查並確保事件不再發生。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周四(13日)見記者,記者身穿全副裝備,包括反光衣、頭盔、眼罩採訪。(高仲明攝)

▼跟隨《香港01》記者鏡頭 回顧6月12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 大規模示威衝突前後30小時▼

+15
+14
+13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