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放榜2019】感腦退化長者無異小童 80後投身護理助安享晚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33歲屬80後的梁澤標是一名登記護士,現時在一間安老院舍中工作;但回望過去,他卻細數一路走來,並不容易。

年幼時,曾經出國到加拿大讀書的他,至2008年金融海嘯增加家中財政壓力,尚未完成學院課程的梁澤標只好回港工作;因學歷只達「中五課程」,僅可成小學教學助理,月薪7000元;後來又由教學助理轉職成護士,無意中更對安老護理業「一見鍾情」,一方面因為人口老化,「呢一行一定有飯開」,另一方面有感與腦退化長者溝通,就如與小孩溝通一樣,希望讓長者安享晚年,遂加入一間安老院舍成登記護士。

作為行內中人,梁澤標稱護士一職有晉升階梯、有前途,鼓勵師弟妹入行。

今年33歲的梁澤標,卻是一名年資尚淺的「年輕」護士。(張浩維攝)

曾擔任老師 但有感無出路 遂報讀進修課程

梁澤標今年雖然已是33歲、任職護老院舍逾一年的登記護士,但其實他本來在教育界的工作經驗更為深厚。他提到,當年回港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小學教學助理,一做就已經是達8年之久。他稱因為工作時間穩定、內容輕鬆:「得閒幫老師搞吓電腦、整理教材,但一路做就發覺無乜出路。」在2011年他考慮到前景,心中不甘於現況,於是決定報讀兼讀制課程進修。起初他報讀香港公開大學的商業傳訊,但因為感到不適合而中途放棄;其後於2012年報讀公開大學當年首屆開辦的健康學文憑(社區健康護理)。

公開大學的健康學文憑(社區健康護理)兼讀課程共需修讀兩年,每周上課一天;教學內容包括人類生物學、個人護理、以及社區護理等概念及實務課程。課程簡介指出,只要完成第一年的課程,並符合社會福利署所要求的入學資格、成績及出席率,已經可以向社署申請成為合資格的安老院保健員及殘疾人士院舍保健員。

投身護理主要考慮人口老化問題

梁澤標直言,一開始沒有打算投身護理界,只是受一個課程同時兼得兩個保健資格吸引才報讀課程。「香港人口老化問題嚴重,當時嘅心態係『呢一行一定有飯開!』(以後)大不了咪去做保健員。」坦言一開始是因為「錢」而下決定。

由為「錢途」入行到認清目標,梁澤標直言與長者相處一起成長,過程讓他感到極大滿足感。(張浩維攝)

有感腦退化長者無異於小童 立定決心讓他們安享晚年

然而隨著課程推進,梁澤標提到對護理行業的興趣日漸增加。他笑言與腦退化的長者溝通其實就如與小孩溝通一樣,稱自己與長者相處時,感受到是與長者一起「慢慢變好」,有極大的成功感。其後也漸漸立下決心,希望日後可以到安老院舍中工作、服務長者,讓他們日後能夠安享晚年。

梁澤標其後以高分、連續兩年獲獎學金的情況下讀畢課程,獲得相應學歷。於是他亦合資格報讀公開大學的登記護士訓練課程,即全日制普通科護理學、精神科護理學高級文憑課程。他提到,修讀登記護士訓練課程時相對輕鬆,因為很多內容早在文憑課程時已「打好底」,所以修讀訓練課程相對不太吃力。

至2017成登記護士 始在私營安老院舍工作

其後梁澤標在2017年完成相關課程,正式成為登記護士,也開始在私營安老院舍中工作,至今已達一年多。身為護理界的一分子,他稱業內是嚴重人手不足,但實際存在晉升階梯、有前途,相當鼓勵師弟妹入行。以自己為例,他現時亦正修讀註冊護士訓練課程,繼續進修。但他提醒,入行要承擔壓力及要有責任心:「好多時為錢而入行嘅,第二年都quit咗(轉行)。」

梁澤標一開始由基礎的健康學文憑(社區健康護理)課程,一直修讀至現時的註冊護士課程,路程迂迴,但總算得償所願。負責課程的護理及健康學院高級講師湛綺莊,當年亦是梁澤標的導師之一。她提到,見證梁澤標由一張白紙到成為一個登記護士,感到相當高興。對於其他日後有興趣報讀相關課程的同學,她建議應該要先考慮自己是否願意接觸血液、痰等等,並且是否喜歡與別人溝通。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