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喂死因】青年疑走錯方向 被下滑棺材板擊斃 裁定死於意外

撰文:林樂兒
出版:更新:

海洋公園前年的萬聖節活動發生奪命事件,21歲青年玩哈囉喂的遊戲設施「活埋凶間」時,疑因行錯方向走了「回頭路」,並在一個仿棺材裝置下,遭下滑的底板壓傷死亡。死因庭上周展開5日研訊後,死因裁判官周慧珠今天(16日),亦即死者的死忌就案件作總結,並指死者可能誤以為演員伸手是嚇他,而非向他指示方向,裁定他死於意外。由於海洋公園事後已作相應的檢討及改善措施,今沒再提出建議。周官又感謝張父出席研訊,並稱明白他因喪子而難過,希望同類意外不會再發生。

死者張朝傑2017年9月16日到海洋公園時,玩「活埋空間」遇意外死亡。(網上圖片)

海洋公園稱賠償事宜已完成

死者張朝傑(終年21歲,下稱張)於2017年9月16日下午在海洋公園參與「哈囉喂全日祭」活動,在鬼屋「活埋凶間」由2號梯滑到下層後,疑在3號滑梯的通道遭裝置的底板擊傷,即日在律頓治醫院證實不治。張的父親今離庭時未有向記者發言。

海洋公園發聲明指,該公司上下均對 2017年9月16日所發生之意外深表難過,並謹此向死者家人再度致以最深切慰問。事件發生至今,園方一直與死者家人保持緊密聯繫,並向他們提供適切協助以照顧他們所需,而是次意外的賠償事宜亦已完成。

無位置演員原本位置應見到張

鬼屋演員林攸昇早前供稱,他是沒有特定位置的後備演員,他在案發前一晚被指派2個企位,首先於上層的房間工作,其後轉往下層2號與3號滑梯通道的交匯處。林指,受訓期間看過鬼屋平面圖及實地視察,當日並無人帶他去下層的企位。他之前見過同事站於另一處,便走到指派位置的旁邊,為了嚇唬玩家而躲在布簾後。而他原先被指派的位置,理應會見到死者走過。

菲籍演員稱有向張指示位置

來自菲律賓藉的鬼屋演員Gerald Medalla供稱,訓練時獲指派站於下層3號滑梯的轉角通道,被布簾遮住;如有人經過,會探出半身嚇對方,再指出設計路線。當日有身影逆向設計路線走近,他揭開布簾後見到一名黑衣男子走向3號滑梯,遂探出上身,並伸右手指示正確方向。

Gerald指,該男子望了他一眼便繼續朝滑梯走,不知有無留意到其示意。他又形容該男子只依自己的方向走動,有如知道自己要往哪裏,故以為對方是職員。Gerald稱,因戴上面罩且燈光昏暗,只能看到衣著顏色,未能見到面孔。

後備演員見人影以為「撞鬼」

另一沒有特定企位的後備演員梁培基指,前一晚得悉要守在下層3號及4號滑梯附近的布簾後面,負責將降下的棺材裝置底板升高、嚇唬玩家後指示方向等等,他此前並未待過該處。梁謂,曾在3號梯的閉路電視「見過有個人影經過」,他揭開布幕查看,但因環境昏暗,只隱約看到滑梯,不見有人走動。他猜測是「撞鬼」,還是職員或玩家經過,又向旁邊的同事查詢,並著對方檢查其通道之閉路電視。

梁表示,約5分鐘後,有玩家使用3號梯,上層裝置的底板鬆開。他其後收拾道具時沒發現血跡,惟按下升高的按鈕後,底板沒有反應。梁留在原地以對講機通報,之後有職員到場解開按鈕,他收到有人被困的消息。海洋公園急救主管魏子華供稱,到場時張已無脈搏。

鬼屋演員林攸昇(左)稱他原先被派企位,理應見到死者張朝傑經過。(林樂兒攝)
+5

張被擊中背部脊椎後腦受傷

驗屍報告指,張疑遭裝置板塊撞擊墮地,致死原因為背部受傷。張的背部有嚴重的鈍傷,外部出現大片瘀傷及擦傷,深層也會瘀傷及肌肉撕裂。此外,其肋骨近背部多處骨折,脊椎神經受創,胸椎第9及10節移位,而後腦也有受傷。

報告又指,張有窒息跡象,包括面部及上胸嚴重充血,而其大腿近臀部有條狀擦傷。法醫從警方得知梁被發現時呈跪姿倒地,面與上胸貼著地面。他推測,張當時坐在固定的傾斜滑板邊,上方的棺材裝置底板鬆開時擊中其背,以致出現上述肋骨骨折等傷勢。法醫認為,張因而無法郁動、失去知覺,被困於機件範圍;跪姿妨礙呼吸,引致窒息。

案發位置無閉路電視

鬼屋內設有不少閉路電視,包括棺材裝置的內部,惟案發位置是下層固定的滑梯斜板後方,屬機件範圍,照理玩家不應經過,故沒有安裝鏡頭。據了解,有閉路電視拍到有人坐於斜板頂端,另一玩家從上層滑下後,該人影便消失不見。

意外後員工須「握手交更」

「活埋凶間」的設計者Joel Brett Talacko表示,每道滑梯均有獨立的閉路電視及螢幕,上層及下層亦有職員守於滑梯位旁邊。演員會以「scare forward」的方式嚇唬玩家,例如彈出時用身體阻擋通道,以防玩家走往錯誤方向。他又指,海洋公園事後要求員工「握手交更」,以確保有人守在崗位,之後的萬聖節活動也沒再設有類似的機動裝置。翌年開始,園方聘請海外專家作安全檢查,職員亦須戴上反光的手臂帶。代表海洋公園的大律師早前陳詞指鬼屋職員曾對偏離原定路線的死者指示正確方向,認為此案屬死於意外。

案件編號:CCDI-865/2017(DK)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