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漢涉以助申馬會會籍求68萬案開審 被告稱:要超越就要付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專為客戶申請本地著名會籍的中年漢,涉嫌為客申請馬會會籍時,聲稱要付68萬元予協助申請的馬會會員,從而被控貪污罪名,中年漢否認指控,案件今(28日)在區域法院開審。控方開案時指,廉署派臥底探員與被告查詢申請馬會會籍時,被告已表明會有「灰色地帶」,但可「枱底」處理,又指該68萬元是要給提名協助申請人入會的馬會會員,他亦會安排該些會員與申請人認識,之後要靠申請人與眾人「make friends」。被告遊說時更說:「要超越一條線就要付出。」又透露粉嶺高球會會籍要逾1500萬。

被告韋駿鋒在區域法院否認串謀使代理人接受利益罪。(李慧娜攝)

被告韋駿鋒(52歲),被控串謀使代理人接受利益罪,指他於2016年5月27日至7月14日期間,串謀使該些可以提名、附議和支持任何人申請馬會會籍的馬會會員,身為馬會的代理人,接受68萬元之部份款項,作為向「明哥」提供馬會會籍申請表,及在提名、附議和支持「明哥」申請馬會會籍。

會籍須由遴選會員提名及附議

控方開案陳詞指,香港賽馬會提供3種會籍,包括「競駿會會籍」、「賽馬會籍」及全費會籍,只有合資格的全費會員及賽馬會員才可擁有馬匹作康樂用途或參與馬會賽事,而只有全費會員才有資格被馬會董事選為「遴選會員」,在同一時期,「遴選會員」不超過200名,馬會委託「遴選會員」提名和附議適合成為「賽馬會員」及「全費會員」的人選。

申請「賽馬會籍」或「全費會籍」的候選人須從可作提名的「遴選會員」獲申請表,並由一名「遴選會員」提名,另一「遴選會員」附議,以及3名全費或賽馬會員支持,但馬會不容會員借提名或支持會籍申請索取利益。

表明申請過程涉金錢及違法行為

被告為傲群會籍有限公司的經營者,負責協助客戶申請本地著名會籍。廉署卧底於2016年5月27日致電聯絡被告,被告表示可協助有興趣人士申請賽馬會籍,但當中會有「灰色地帶」,可在「枱底」處理,而獲會籍過程涉及金錢,屬違法行為。

指68萬由簽署的馬會會員瓜分

2016年6月10日,另一廉署卧底與被告見面,被告稱會就申請「賽馬會籍」向申請人「明哥」收取68萬元,而費用會由替「明哥」簽署申請表的5名馬會會員瓜分,而他須先付34萬按金。

繳款後會安排與該5會員見面

被告又稱就會籍收費屬違法,為免被捕,「明哥」必須以現金繳按金,申請表會在另一場合交予「明哥」,而稍後將會安排「明哥」與該5人認識,但期間不得提付費一事,否則5名會員會立即離開。被告後來又表示,若會籍申請成功,馬會將會收取12.8萬入會費。被告最終在2017年1月10日被捕。

自稱只是「駁腳」

庭上播放廉署於2016年6月10日透過監視鏡頭拍下的片段,被告當時對廉署卧底形容,他在申請會籍一事上只是「一隻棋子」或「駁腳」,收錢後會安排該5名馬會會員與卧底友人的明哥「食下飯、摸下杯底」,及後便要「你地自己溝通make friends」。被告又稱若有案底,就無法申請會籍,又舉例指「楊乜乜就無」。

透露粉嶺高球會會籍逾1500萬

被告遊說時又稱:「要超越一條線就要付出。」並指加入會所猶如給予他人「係識入面啲人」的感覺。被告透露粉嶺高爾夫球會的會籍也要價達逾1500萬元。卧底一度質疑政府或會收回該地方,被告則說:「佢拗得贏Hong Kong Golf Club先講啦,人地咁多年歷史,李生喺入面、彤叔喺入面、劉生喺入面。」被告續說:「就算李國寶裁員,政府都係要靠佢地,唔會得失佢地。」被告又自稱認識「四叔」李兆基的兒子李家誠(Martin Lee)。

指面試或會被考提名等會員是誰

另外,被告指曾跟過客人到馬會就申請會籍面試,得知原來面試官會向申請人展示8張相片,要求申請人認出提名、附議及支持他的會員。

控方下午再播放另一透過監視鏡頭拍下的片段,廉署卧底人員假稱其友人「明哥」對購買會籍有猶豫,並質疑為何馬會只有200名會員有權進行提名。被告突然向卧底人員說:「你估楊受成同何鴻燊妥唔妥大家?之前唔妥。咁邊個有錢啲?以前喺何鴻燊,而家係楊受成。」又稱:「消息來源你就唔好質疑我。」

案件編號:DCCC1170/2018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