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真暑假.有片】學校取消傳統作業 告別暑假汗與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學年將至,有多少學子正在拼命追趕作業進度、為開學煩惱?你又曾否想像沒有作業的暑假,可以怎樣過?

即將於9月升讀小六的吳焯婷,跟準備升小四的弟弟吳焯傑不用靠幻想,因學校破格取消暑期作業,終無須補習追進度、「奉旨」盡情玩。每天起床構思玩什麼,是甜蜜的苦惱,拿不定主意便「遊車河」,也不覺白花光陰,因光是沿鐵路來回捕捉小精靈,已夠樂上一整天。

攝影:梁鵬威、黃永俊、林振東

今年9歲的傑仔性格坦率、貪玩,是家中主意多多的「鬼靈精」。沒有暑期作業,除了讓小小左腦可短暫放鬆,對傑仔來說,更重要的是換來真正釋放各種欲望的空間:放任地玩耍、奢侈地揮霍時光,甚至初嘗「走堂」滋味。

今個暑假最開心‧‧‧‧‧捉「Pokemon」!我有5隻「啟暴龍」!只差8隻其他怪獸就集齊全部精靈了!
傑仔

暑假的前半段,傑仔和婷婷都需要按一般上學時間,回校上遊戲英文班,雖然該班主要是寓學習於玩樂,但一向怕英文的傑仔,有時也會有「走堂」的想像。然而他一直「堅持」至英文班尾聲,才終於首次向姑婆開口:「我撞親膝頭、還很痛,想休息」,姑婆當然心知少許瘀傷不致須休息一天,但既遇上無功課、無壓力的悠長暑假,姑且破例容許他偷懶一次。

男孩子多好動「無時停」,前陣子「Pokemon GO」掀起全城捉精靈熱潮,傑仔當然也機不離手。生平第一次「走堂」,傑仔也覺機不可失,要求姑婆帶他沿港鐵線「站站捉」。「膝頭還很痛」的傑仔在東鐵線乘了一個來回,結果是得意的「大豐收」,其後的日子更隨家人到天水圍、屯門、油塘等等鮮有踏足的地區捉精靈。

如果像昔日暑假般天天寫作業,就不會有這些時間了。
姑婆

或許有家長擔心暑假無作業,孩子的進度將落後於人,吳媽媽笑言,自從長女婷婷試過因暑期作業「做到喊」後,已深明快樂童年最為重要。

只要一對子女上學時做好本份便可,不覺得欠暑假那一個月,會差很遠。
吳媽媽

玩樂才是正經事

英文班完結後,婷婷和傑仔玩得更加盡情,活動不再局限於捉精靈、或到附近打球做運動,每天早上思考玩什麼、到哪裡玩,是兩姊弟唯一的苦惱:是婷婷最愛的溜冰?傑仔最擅長的乒乓球?還是一起去打網球、跟鄰居小朋友一起玩「大富翁」遊戲?每天早上即興地商量、決定,光是想想已感受到歡樂。

適逢動漫節,傑仔為見「打機達人」偶像一面、拍張合照,一大、兩小不惜排隊個多小時入場,姑婆事後展示當日拍下的照片,自己也笑得「四萬咁口」,「佢(傑仔)好開心啊!」又例如8月中某一天,兩姊弟原定去溜冰,豈料到場才發現時段只剩1小時,擔心「唔夠喉」而改變主意,打算改往商場裡的遊戲樂園,走到的士站前,兩人才終於決定好,原來最想打保齡球。

暑期何必灑淚?

暑假對不少家長和學生來說,可能比上課的日子更疲於奔命,日程充斥著興趣班、補習班,不是個個都能像這兩姊弟般、無後顧之憂地玩。不過,婷婷原來也曾經過著緊張兮兮的繁忙暑假,吳媽媽直言,女兒早於升上小二的暑假,因密集上英文班、鋼琴班,又要兼顧閱書報告、暑期作業和補充練習,為此「做到喊」。

吳媽媽憶述,婷婷當時由「健康肥妹」,一下子就變得「又瘦,又有黑眼圈,又沉默」,直至升上小二後毅然轉至現校,婷婷才回復精神。汲取了姊姊的經驗,吳媽媽也讓弟弟傑仔入讀同一所小學,只求他跟上基本學習進度,並跟姊姊一樣擁有快樂童年。

今個暑假,一對子女的學習壓力盡消,親子關係再進一步改善。婷婷也變得開朗了,會主動跟我分享每天看見甚麼。
吳媽媽

突如其來的自由

婷婷、傑仔就讀的浸信會天虹小學(下稱天虹)今年取消傳統的暑期作業,只要求學生以「暑假的快樂時光」或「我的夢想」為題,提交任何形式的報告。但這種「自由」竟反令小朋友無所適從。好動的弟弟並未有為交報告費太多心神,但較寡言內歛、好靜的婷婷則正好相反,一直掙扎,應否以最有興趣的美甲、化妝,作為報告題目。

從曾經催谷的學校轉至現校,婷婷終於擺脫「日做夜做」,過去幾年也總算有時間鑽研興趣,加上受學校鼓勵要多用科技產物,因此她在相約鄰居好朋友一起美甲之餘,更會拍攝短片上載分享。跟婷婷聊起功課題目,她多半木無表情,但每每說起她的網上短片「作品」,臉上就會露出甜絲絲的笑容,姑婆在旁忍不住「代言」,原來婷婷今個暑假最想學化妝。

幾經追問下,婷婷終承認一度想以美甲、化妝為題拍攝短片,作為今年的暑期報告,她在暑假中期首次嘗試化妝,不論在家、抑或陪伴弟弟打球時都會練習,由初時害羞、到暑期尾聲主動以「完妝」一面受訪拍攝,熱愛不言而喻。然而婷婷最終改以「一次旅遊」為題,紀錄泰國之行便算,問到原因,她只簡單說:「化妝(做功課題目)好似怪怪地。」

吳媽媽亦估計,婷婷或是認為「功課就應該正經」,不敢嘗試破格的題目,子女或許也一時難適應「有得揀」。

對其他正在拼命完成功課的學生、家長而言,婷婷享受的選題自由可謂奢侈,事實上,天虹小學校長朱子穎早聽聞婷婷或以「扮靚」為報告題目,更爽快回應:「好啊!應該幾有趣!」他認為只要乎合題目要求,報告內容不會有限制。然而對婷婷來說,這種「自由」卻似乎來得有點不真實,甚至因為對「功課」的既定印象,無形中為自己設限,這與香港教育制度被批評為「填鴨」又有關係嗎?

記者得知婷婷想學化妝,特意借出一些基本化妝品,萬事俱備,婷婷終在暑假中段起步,到尾聲更主動以「完妝」一面受訪拍攝,熱愛不言而喻。

家長也放假

沒有了功課壓力,婷婷和傑仔固然可以享受「真暑假」,但原來連家長也覺得鬆一大口氣。吳媽媽和姑婆分別表示,不用追趕功課進度,家長也可以抽空休息;姑婆坦言,小朋友平時上學已很累,暑假也要催逼他們做功課,不止小朋友辛苦,作為家長也常因不忍心而難受。

不過,據聞天虹小學也有其他家長對「無作業」暑假感到擔憂,畢竟暑假對不少香港家長而言,是「為升學做準備」或「補底」好時機。問到吳媽媽會否擔心子女在暑假玩得太忘形,導致新學年追不上進度,她笑言,自從婷婷試過因作業太多落淚,已深深體會到快樂童年比學習成績更重要,但她強調「返學一定會要求兩姊弟做好份內事」,例如做功課、溫習等等。

最後傑仔也跟婷婷一樣,決定以泰國旅行為題「交功課」。傑仔更打算直接在媽媽幫忙列印的一疊相片上,只填上名字和題目、綁上橡皮圈便交回學校,如此「作業」,在別的學校也許便很難過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