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宵花市2020】商戶憂突然取消不投檔 市民批「無法好好過年」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風波持續,食環署昨日(8日)指,考慮到目前社會情況,明年全港15個農曆年宵市場將不設乾貨攤位,即只有濕貨攤集中賣年花,更明言不排除在攤位競投成交後,基於公共安全或其他理由而暫停或取消年宵市場。

有經營十多年維園年宵的濕檔檔主致電商台電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直言,政府過往一直沒表態令大家覺得「有得傾」,擔心年宵突然取消招致損失,將不會參與競投;另有花商估計家庭客及年輕客將大減,致年宵客源少兩至三成。

有市民形容逛年宵是傳統活動,對政府決定取消乾貨感不滿,「行花市不只是想買花,而是想享受一下氣氛」,批評政府令市民無法「好好過一個年」。

食環署公布,2020年宵將不設乾貨檔。有濕貨檔主擔心政府突然取消年宵會招致損失,決定不競投攤檔。相中人與報導內容無關。(資料圖片)

已在維園年宵開濕檔十多年的李小姐直言,擔心政府突然取消年宵會令年貨囤積,故將不會考慮競投攤檔。她指,反修例運動由六月至今,目前仍未見有解決跡象,「大家有得傾,都話一月可能有希望」。她又稱,若臨時取消年宵,即使場租可退,已取的年花亦難以處理:「租金是銀碼、貨都是銀碼,做不成生意,批貨怎處理?」

市民:行花市不只是想買花 而是想享受氣氛

有女聽眾認為,行花市是傳統活動,對政府是次決定取消乾貨感到生氣:「很多地方都可以買花,可以訂或者幫襯花農......行花市不只是想買花,而是想享受一下氣氛,想好好過一個年......想感受氣氛都不可以?」

她憶述自己早前與小朋友在公園吃雪糕時,未有見到衝擊或縱火等情況,「當時是很平靜,無衝擊、無縱火」,惟警方卻施放催淚彈,幸得黑衣人提醒,她才能及時離開。她直言,現在「自己感覺是出街見不到警察是很安全,黑衣人(行為)是有針對性,行在他們旁邊都不會驚。」

年宵是港人傳統慶祝農曆新年的活動之一,不少市民都會「一家大細」地參與。(資料圖片)

花商料家庭及年輕客會大減 料年宵客會少兩、三成

花墟商戶賴先生形容,年宵是合家歡活動,估計沒乾貨攤檔者後,「一家大細」及年輕人客源將會減少,亦會有不少人選擇外出旅行,減少出席公眾場合,估計年宵人潮會減兩至三成人。

支聯會李卓人:年宵必有諷刺時弊產品 政府欲杜絕討論政治

支聯會過去多年均有在維園年宵攤檔,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質疑政府取消乾貨檔,是希望杜絕港人討論政治的機會、封殺政治信息的傳遞:「香港大氣氛都對政府不滿,年宵必定有諷刺時弊的產品,今年更加是有最多題材的一年,市民亦可以宣洩情緒,但政府是不想給香港人聚集一起講政治,遊行無,年宵都無。」

他直言,過往每年年宵籌款金額可高達30至40萬元,或考慮競投濕貨檔賣「自由花」,並研究將檔位內部佈置成展館。坊間醞釀發起「黃色經濟年宵」,李稱,維園人流多、易接觸港人,仍是支聯會年宵的首選。

區諾軒:禁大型活動隨時令氣氛更壓抑 應由政黨帶頭承諾不生事

而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副主席區諾軒亦在港台節目中批評,食環署只准競投濕貨及食物攤檔,令年宵變得不再是年宵,預計人流會大減,他認為,政府部門可以安全理由取消大型活動,但質疑「政府要驚到幾時?」,「即使社會存在不少矛盾,亦應舉辦公眾活動讓市民有些『細藝』,否則氣氛只會更壓抑。」

區諾軒又指,不同政黨在維園內擺攤位的確有潛在風險,以往亦發生不同政見人士到某些攤檔「踩場」的情況。但此類「踩場」行為不被社會接受,亦會受懲處,建議各方考慮約法三章,由政治輿論領袖和議員等帶動風向,承諾不在某些場合生事,才是社會處理公眾活動的出路,否則只因風險問題,而不把公眾利益和願望先行,並非好的出路。 

乾貨檔主:憂客少、被縱火 理解政府決定

另有自1997年已在年宵賣玩具、模型等乾貨的檔主指,擔心有人「搞破壞」、縱火,理解食環署的決定。他解釋,攤檔多由帳蓬、竹枝等易燃物料建成,若遇到縱火將牽連甚廣,直言即使食環署沒取消乾貨檔,亦不會競投。他指,過往不少外國遊客會在早上逛維園年宵,惟目前遊客大減,故客源亦有所影響,又認為近年愈來愈多政黨參與年宵,試過被夾在泛民及建制的攤檔中間,深受影響:「維園市場是太政治性,愈來愈難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