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理大】由踏入燒焦味校園 到看見食物短缺不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理工大學激烈警民衝突後,警方今日(19日)於校園各個出入口及附近的街道「重兵」佈防。記者於今日早上7時,由尖東一個指定傳媒出入口,經過最少三重的警員檢查、搜身及核實身份後,「一個換一個」方式與同事接更,十分深嚴。一路上嗅到陣陣催淚彈味及燒焦廢物的氣味,以往由暢運道走到理大的A層,只需數分鐘的步程,今天卻要經一個個路磚堆、燒焦的雜物堆、汽油彈堆、催淚彈堆,以及地下滿佈玻璃與雀鳥屍體,一步一驚心,花多一倍時間才能走近。

理工大學今早(19日)其中一個校園出口,曾出現「雙彩虹」。(梁煥敏攝)

+5
+4
+3

記者在內所見,印象最深的,是當中的三類示威者。一是看來若無其事但擔心前路的無輕人,飢餓得放下個人尊嚴的年輕人,堅決認為自己能夠脫險的準被捕中年人。

便利店食物被掃光

理大現場守衛森嚴,進出麻煩,記者帶備一定乾糧入去,隨時充飢。一大清早先到學校四周視察環境,途中不時見到三人一組、兩人一組的年輕人徐徐步過,以往有不少學生逗留進行課外活動的VA座,一樓便利店玻璃牆被打破,「覓食」的人不少,留在食物一早被掃光、空空如也的店內,顯得絕望。記者看到有年輕人將手上僅餘的麵包狼吞虎嚥,經常發生廚餘問題的香港,難以相信一向給予別人「揀飲擇食」年輕人,會出現眼前一切。

留守的馮先生在飯堂幫手。(梁煥敏攝)

到了中午,不少記者走到餐廳內稍為休息及準備,已臨停營業的快餐店裡,中年的馮先生留守準備食物。他説自己是一名紮鐵工人,對煮食毫無概念,問他曾否擔心過將來,「我冇人冇物,冇得擔心,我無上前線,只係留喺餐廳幫手幾日。成日話暴徒,我頂多係廚房裏面嘅暴徙,如果我唔肯做,人人都唔做,邊個得食呀?」強調未有「上戰場」的他,坦言有一定心理準備因此坐監,但他強調不後悔。眼看雪櫃的食物越來越少,他檢查後向記者說:「今日就夠嘢食㗎啦,聽日我哋仲有命留喺度先算啦。」

校園內的7–11便利店,所有貨架已空空如也,仍不時有人走近「覓食」。(梁煥敏攝)

記者見少女啜泣 年輕人找方法逃走

記者曾經於校園內的公園一旁,看到有年輕少女在啜泣,當有人發現後,她若無其事地帶回黑色口罩行開。校園外四處有防暴警察包圍,校園內雖然寫滿熱血字句、塗鴉,反差的是他們顯得疲乏,絕望。這一整天,不時見到三五成群年輕人在各個出口附近徘徊,想着能否成功逃離,忐忑又擔心仿如寫在面上,昨日曾經有人成功於一個出口離開,記者眼見不時有人走近張望,看能否經此逃走。

校園內滿佈以噴漆寫上的字句,有Victory(勝利)。(梁煥敏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