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回顧】文憑試生投身反修例半年:不想後悔 成績倒退成代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回顧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以及隨之而來的連串反修例事件,為香港帶來史無前例的衝擊,影響着每一名香港人。《香港01》於年終訪問不同人物,透過他們的故事,回顧過去一年的社會大事。

反修例運動一直持續至今,當中不乏年輕人的身影,他們身穿校服在各區拉起人鏈、集會,以和平方式表達不滿。

應屆文憑試考生Zac,暑假理應備戰公開試,不過一場反修例風波,令他自5月起,放下書本執起大聲公和文宣,當上中學生組織的召集人,每日策劃及出席連場學生示威活動,「溫書變咗唔係一個priority。」

代價是曠課太多,無法取得中學畢業證書、校內模擬試成績大倒退未知能否升讀大學,以及被父母形容為「又唔讀書、又唔做嘢」,借社運逃避現實。

回望過去,Zac自言一直周旋在社會事件、組織社運、以至學業和家庭之間,至今感到身心俱疲,曾數度想抽身,但一種「責任感」令他難以放下,「如果因為我嘅自私,今日只係掛住讀書,未來我會後悔。」

(2019年回顧人物訪問系列之一)

延伸閱讀:【2019回顧】青協半年收700多宗修例求助 一成有高度情緒困擾

反修例風波持續六個多月,Zac坦言,當初積極參與學生示威活動,是憂慮修例令香港變質。(歐嘉樂攝)

首參與社運發聲 初衷:憂修例致港變質

「文憑試仲有年半開考,當時已經係作戰狀態,諗住chur爆佢,博入大學讀物理治療。」應屆文憑試考生Zac,年初的生活和許多文憑試生一樣,每日放學後補課或補習,追趕課程進度;假日在咖啡店或家裡瘋狂做歷屆試卷,迎戰明年3月底的考試。

為了考入大學,作為籃球健將的他,已減去一半訓練,但每周仍會有三至四晚練波,不時出戰學界比賽或友誼賽。他未有完全放低學校籃球隊、校外甲組球會成員的身份,「唔想停低,想保持個水準,入到大學籃球隊。」

Zac同時兼任香港學生罷課聯盟召集,8月下旬曾獨自開記者召待會,公布取消罷課集會。(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上半年是一個備戰文憑試的普通中五學生,下半年卻近乎成為「全職社運人」。Zac當上關注反修例的中學生組織召集人,後來更另組學生團體,現為香港學凝召集人。這半年間的轉變,他說從未想過。

《逃犯條例》修訂於4月立法會進行首讀,當時社會反對聲音漸增,一直關心時事的他,「有強烈感覺會令到香港變質。」修例的隱憂、對未來的不安,驅使他5月初上網報名參與中學生組織,首次走上街頭擺街站和派發文宣,「我要喚醒更多嘅人,做政治唔係同溫層,要去改變其他人立場。」

在整場反修例運動,一直有人推動勇武派跟和理非「拍住上」,創了這個新字。(資料圖片)

全身參與學生運動 成績大跌、頻曠課失畢業證書

這半年多的時間,不只他,許多中學生密切關注反修例事件。8月底,各校學生發起的反修例關注組織如雨後春筍般成立。開學後各區均有學生築起人鏈活動,學生手拖手表達不滿。另外又有「和你返學」、「和你lunch」等行動,希望政府能聆聽年輕人的想法,並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Zac說,各式各樣的學生運動,他都有份參與、統籌及策劃,幾乎從不缺席。每日放學後,他均要與不同地區的學生代表、民間組織開會,討論行動當日的安排,又要設計、印刷文宣標語、撰寫會議紀錄等工作,每晚深夜才回家。試過有示威活動在清早舉行,他生怕自己倒頭大睡,每晚在床上眼光光,等待晨曦來臨後就出門去,「驚自己瞓着,有次試過三更半夜坐的士,去到學校門口瞓。」

學業與社運之間,他捨棄了學業。這半年間頻頻曠課,出席率不足四成,將不獲中學畢業證書。校內成績倒退,原本推算文憑試六科成績可考獲25分有望讀大學,但9月校內模擬試,他「空槍上陣」,六科僅獲17分,中文只有2級,未達入讀大學要求最低3級,可謂與大學止步,「都冇溫書,我接受囉……呢個係個人選擇,條路自己揀,乜乜唔好喊。」

唔夠膽話自己犧牲好多,真係唔夠膽,個個都係咁樣。
Zac

矛盾:抗爭者責任重 抽身會自責

無悔抉擇的代價,但走在這條路上,殊不輕易。擔當中學生組織召集人,Zac自覺要高度參與社運,才算是合格的抗爭者。 他緊貼社會狀況,眼見不少事實被歪曲,政府沒有認真處理一些警員違規濫用暴力問題,許多示威者流血被捕。凡此種種,他的情緒經常被牽動,在憤怒與悲傷中徘徊,渡過無數個失眠、落淚的晚上,「有時會收埋自己、抑鬱得好緊要。」

情緒起伏不定,他亦多次萌生「抽身」的念頭,但Zac依然掏盡時間與心力,全因一股「責任感」叫他放不下,教人身心俱疲。

「唔夠膽話自己犧牲好多,真係唔夠膽,個個都係咁樣。」語畢他顯得有點難為情,彷彿那股滿腔熱血,純粹得令人難以置信。「為香港、為香港人呢種精神、為未來……好似好官腔嘅嘢,但當你身同感受時,你就會真係講得出。」

半年間,他積極投入社運,坦言身心俱疲,但只有高度參與運動,才令他自覺是合格的抗爭者。(歐嘉樂攝)

被父母斥責「又唔讀書,又唔做嘢」

在責任感與情緒之間,Zac只能活在兩者矛盾之間。特別召集人的身份,令他扛起沉重責任,卻難以卸下,因為若未有與「手足」同行,他會深生「罪疚感」,「過唔到自己嗰關,如果呢一刻放低,會對唔住自己……唔想俾人覺得係政棍,只係識吹水。」

選擇這條路,Zac被迫放棄學業,成績自然一落千丈。他說,父母亦不滿意他放棄學業卻束手無策,曾以一句「又唔讀書,又唔做嘢」來形容他,覺得他是逃避文憑試。校長與老師都不時力勸他要溫書,「唔好執迷不悟。」他不同意全程投入社運是一種逃避,「我唔會逃避文憑試,因為始終都要考,亦覺得應該要讀大學,只不過係遲咗一年。我知道今年考,就唔一定會係自己最好嘅成績,所以都預retake(重考)。」

↓↓反修例風波持續逾半年↓↓

+24
+23
+22
做區議員可以幫到公公婆婆,改善社區生活,都幾啱我呀!
Zac

這場運動令他改變未來志向,他有意從政,考慮當區議員,為社區耕耘。(歐嘉樂攝)

改變志向欲修讀政治 擬四年後參加區選

文憑試於3月底開考,聖誕假是應屆考生衝刺的時機。Zac說,即使學業進度大落後,仍然想爭取考入大學。隨着考試逐漸逼近,加上近月社會漸趨平靜、漫長的抗爭運動未見明確方向,他決定減少投放時間在社運,希望能收拾心情溫書,「我會係咁睇YouTube嘅教學片,同埋會瘋狂做pastpaper啦。」

走過2019年,他對未來人生規劃亦有所改變,大學聯招首志願為與政治相關,取代原先屬意的物理治療。他坦言,今屆區議會選舉泛民大獲全勝,多位年輕政治素人當選,擴闊他對從政的想像,不排除四年後參選做區議員,並已有泛民政黨私下邀請他參與地區工作,藉此探索未來志向。

「做一個勤力、盡責區議員,唔係蛇齋餅粽嗰啲,可以為香港做實事,例如幫到公公婆婆,改善社區生活,都幾啱我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