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巴聯營過海線未申請 車費已被動上調 政府袋走4000萬回水無期

最後更新日期:

新巴城巴去年1月獲批加價,與九巴聯營的86條過海線,亦在九巴未獲批加價的情況下而上調。換言之,當乘客搭乘相關聯營線的九巴班次,其實一直繳付額外票價,因為九巴營運的班次本應維持原價。

運房局回覆查詢指,截至今年1月,九巴因聯營過海路線加價獲取的額外收入約4,060萬元,涉及約6,800萬乘客人次,相關額外收入已全數存入其「專營巴士豁免隧道費基金」,用作日後減低加價幅度,九巴未能因加價而獲得額外收入。

有議員批評,將款額撥入基金,對已繳付額外車費的乘客不公,建議政府於疫情期間,調減相關聯營線車費至原價,令乘客直接受惠。

新巴城巴去年1月獲批加價9.9%,雖然九巴加價申請未獲批,但政府當時容許新城巴與九巴聯營的路線加價。(資料圖片)

新巴城巴獲批加價9.9% 九巴聯營線同加

現時九巴與新巴聯營過海路線共有45條;與城巴的聯營過海路線則有41條。政府在2019年1月批准新巴及城巴加價9.9%時,雖然九巴的加價申請未獲批,不過當時政府容許新城巴與九巴聯營的路線加價,九巴與城巴的聯營過海線票價調高約7.0%;與新巴聯營的亦上調約5.6%。

翻查資料,九巴於2018年9月申請加價8.5%,不過至今未獲批,即本應不能加價,惟由於政府在2019年1月一併調高聯營線車費,令相關路線的九巴班次亦突然加價。例如來往上水及銅鑼灣的678號線,為九巴及城巴的聯營過海路線,2013年開辦時,全程票價為21.6港元,到城巴獲批加價時,聯營線調高約7.0%,故其票價無輪是九巴,抑或城巴班次,都劃一增至23.1港元。另一條由新巴與九巴聯營的601號線,亦由於聯營線加價,由9.8元調升至10.4元,即乘搭九巴班次的乘客,額外繳付了0.6元。

現時九巴與新巴聯營過海路線共有45條;與城巴的聯營過海路線則有41條。(資料圖片)

運房局:九巴額外收取車費撥入豁免隧道費基金

678號線由兩間巴士公司「梅花間竹」出車,乘客搭乘城巴經營的678號線時,當中新增的車費(1.5元),城巴會「直接落袋」。運房局承認,當乘客搭乘九巴經營的678號線,其新增車費,會全數存入九巴的「專營巴士豁免隧道費基金」。截至今年1月,運房局表示,九巴因聯營線獲取的額外款項約為4,060萬元,涉及約6,800萬乘客人次,基金整體滾存金額約為1.87億元,估計可降低九巴之後的車費加幅約3%。

對於未批九巴加價,卻仍調高聯營線票價,運房局表示,在專營巴士豁免隧道費基金於2019年初成立之前,只有在所有相關巴士營辦商皆申請加價時,聯營線的票價才會調高,以免相同路線,卻因不同營辦商而車費有異,令市民混淆。

運輸及房屋局回覆查詢指,九巴的專營巴士豁免隧道費基金整體滾存金額約為1億8700萬元。(資料圖片)

運房局續指,由於各營辦商申請加價時間未必一致,在2008至2018年期間,城巴及新巴只曾在2008年加價,九巴則曾在2008年、2011年、2013年及2014年加價;換言之,九巴與新城巴的聯營路線,在此期間只曾加價1次,而九巴非聯營路線則已加價4次。 

額外收入非回饋指定乘客

然而,九巴獲得的額外收入,僅由搭乘相關九巴聯營線的乘客付出,當局卻將約4,000萬元的額外收入,存入九巴的豁免隧道費基金以回饋全體市民,而非針對性回饋相關的乘客。

運房局解釋,巴士營辦商是按其整體經營成本,而非個別路線,向政府申請加價;政府在批准票價調整時,亦是因應其整體經營成本及一籃子因素考慮,並非考慮個別路線經營成本,因此豁免巴士使用政府隧道及道路收費而所節省的開支,以至因聯營路線獲批加價而所得的額外收入,均屬於該專營權下的整體營運成本下降,應用於該巴士公司的所有路線,以惠及旗下所有乘客。

九巴獲得的額外收入,僅由搭乘相關九巴聯營線的乘客付出,當局卻將約4000萬的額外收入,存入九巴的豁免隧道費基金以回饋全體市民,而非針對性回饋相關的乘客。(資料圖片)

九巴:無從中獲得額外收入

運房局又稱,針對特定客群給予回饋,反而與上述票價調整機制的原則和考慮因素不符;並重申基金是減輕巴士營辦商的加價壓力,在獲批加價時,營辦商需先利用基金的結餘抵銷加幅。另外,基金亦設置上限,如個別專營巴士營辦商在未來數年沒有加價壓力,營辦商會將超越上限所滾存的金額,透過票價優惠回饋乘客,該上限為營辦商年度車費收入的10%。

九巴則回應表示,從來沒有從有關的聯營線加價中,獲得額外收入,相關額外票價收益必須存入獨立帳戶。九巴稱,聯營過海線票價安排以及專營巴士豁免隧道費基金的運用,巴士公司需依從政府設立的機制。

陳恒鑌:乘客無辜辜畀貴咗車費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副主席陳恒鑌表示,2018年時,九巴根本未有申請加價,認為即使聯營路線車費多年未有加幅,政府都不應批准加價,「佢有需要就會申請(加價)」。

對於因加價已額外收取的4,000萬元,陳恒鑌表示金額不少,認為直接撥至專營巴士豁免隧道費基金的安排不妥,因為之後受惠的的不止是額外繳交車費的乘客,「無辜辜咁畀貴咗車費」,對他們不公。他認為在疫症期間,政府可更善用該款項,例如將相關聯營路線的車費,減回加價前的幅度,盡量令已額外支付車費的乘客受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