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囚指控懲教署放假紀錄被消失 提司法覆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社會近年關注囚權問題,曾在白沙灣懲教所服刑的釋囚陳先生(化名),過去多次投訴懲處署,指在服刑期間曾連續工作兩個月,完全沒有休假;之後更懷疑有人疑偽造紀錄指他在有工作的日子放假。

陳先生於周三(17日)申請司法覆核,指懲教署就「所員休息簿」一事與懲教署職員說法有出入,又指獲釋後投訴極為艱難,直言「坐係入面個啲點投訴到」,形容司法覆核為其「最後一着」。

懲教署回覆查詢指不評論個別個案,強調任何在囚人士或釋囚向署方索取相關資料時,署方會根據相關機制跟進及回應。

陳先生過往曾多次就事件向懲教署投訴。(黃偉倫攝)

陳先生認為,「所員休息簿」是事件的關鍵證物,去年6月12日,首次申請要求取回在白沙灣懲教所服刑期間,由2017年5月7日至9月15日紀錄於廚房「所員休息簿」的放假資料,惟於同年7月中,只領了一叠「廚房所員放假紀錄」,認為其資料並不準確,與其當初眼見,由人手寫的「所員休息簿」有異,故到8月15日,他再向署方要求,清楚列明索取「所員休息簿」。

不過到9月懲教署回覆陳先生時,卻指白沙灣懲教所並無持「所員休息簿」。於是陳先生再申請索取署方在處理其投訴時,向所有員工錄取的供詞。到11月,陳生終獲得25份供詞,當中全部指明,白沙灣懲教所廚房確有一本「所員休息簿」,更有供詞稱該簿由其作紀錄,並以鉛筆編寫。

陳先生展示25份懲教署職員的供詞。(黃偉倫攝)

陳先生表示,曾就兩方說法有異,而向懲教署投訴調查組及投訴上訴委員會查詢,惟始終不得要領;又曾希望與懲教署署長會面,但未獲答應。他表示,過往曾就被剝削放假,及懷疑署方人員偽造文件,而向警方及廉政公署報案,但最終對方表示懲教署拒絕提交所需文件,調查難以繼續。

陳先生指,本周三就事件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承認為其「最後一着」,由法官決定「所員休息簿」是否曾經存在。對於為何一直堅持投訴,他表示,由投訴的第一日已被壓,即使釋放後都仍困難重重,直言「坐係入面個啲點投訴到?」

邵家臻表示,事件由最初只是涉及偽造紀錄,到現時將證物「所員休息簿」被毀滅,已經演變為制度上的問題。(黃偉倫攝)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表示,事件由最初只是涉及偽造紀錄,到現時將證物「所員休息簿」被消失,已經演變為制度上的問題。

懲教署回覆表示,不評論個別個案,任何在囚人士或釋囚如對服刑時的待遇有任何不滿,可從不同途徑作出申訴,當中包括尋求其他執法機構協助,就執法機構的調查,署方會協助,並配合有關調查。該署又稱,任何在囚人士或釋囚向署方索取相關資料時,署方會根據相關機制跟進及回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