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抗疫基金|劏房戶做地盤失業兩個月 獲一筆過7500元不夠交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本港經濟大受影響。政府推出兩輪「防疫抗疫基金」,為影響的企業及市民提供援助。不過,有做地盤的劏房戶曾失業約兩個月,僅獲一筆過7500元資助,連交租都不夠,一家四口生活雪上加霜。

失業多時、花光儲蓄,作為社會最基層的一群,他們只能向公益金申請資助及借錢交租,「再無工返,唔知點再開口問人借錢。」

在疫情下,不少劏房戶或基層失業,生活更加逼人。(資料圖片/鍾偉德攝)

僅百平方呎的劏房,月租連水電約7,000元。屈居在此,對一家四口而言並非易事,「6月可能又加租,有(劏房)朋友2、3月都被加租。」

業主話「你哋艱難,我哋都好艱難」。
劏房戶Amy

失業近兩個月

不過,即使不加租,Amy一家的生活仍然水深火熱。雖然收入不高,但他們每月仍然努力儲錢。從事地盤散工的丈夫,因為疫情「無工開」,在1月中至3月中失業近兩個月,手上拿着約一萬元儲蓄,租金連計生活費,儲蓄已經所剩無幾,「嗰陣真係好驚,唔知點算。」Amy憶述。

丈夫一直想自力更生,不願申請綜援,但生活逼人,最終只能問朋友借錢。

水費多一倍 兒子生病不敢求醫

住在劏房林立的大廈,在疫情之下住戶更惶恐。任何開支都能慳,唯獨清潔上卻不敢輕率,Amy寧願在飯菜上更清淡,亦不敢省下水費,「不斷抹,係咁洗地,有時一日要洗三次,水費多咗一倍。」

兒女被逼停課,每天只能被困在家,即使Amy想幫補家計,但亦無法找兼職。她坦言,在非常時期,即使兩歲兒子生病仍無力求醫,最終只能靠「自然療法」,每天飲食更清淡,幸而最後康復。作為母親,她也無可奈可,「無辦法中嘅辦法。」

▼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 多項措施▼

+10
+10
+10

政府一次性資助「交租都唔夠」

因應疫情,政府早前推出第一輪「防疫抗疫基金」,包括向建造業註冊工人發放1,500元一筆過補助,並將學生津貼額增至3,500元。Amy說,即使他們一家合共獲5,000元資助,但卻連交租都不夠。

在絕望之處,公益金下的「公益金及時雨基金」成為救命錢。他們一家在2月申請基金,最終到得9,300元資助,「無咗筆錢,可能連租都交唔到,無嘢可以食。」

受疫情影響,政府雖然推出兩輪「防疫抗疫基金」,但有團體表示,不少基層都未能受惠。(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團體:基層未必可受惠

靠「公益金及時雨基金」及朋友借貸,Amy一家終於渡過難關。不過,循道衛理亞斯理社會服務處單位經理(社區發展)薛家進表示,根據規定,「及時雨基金」資助的人士及家庭成員在六個月內不得再次申請援助,換言之,該資助只能作短期援助。

雖然政府早前推出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表明會向合資格建造業工友發放一次過7,500元資助,但Amy一家交租後,資助都「歸零」。薛家進說,不少劏房戶或基層希望自力更生,故一直未有申請綜緩,但現時許多人已失業,希望政府能成立「失業救濟金」,為基層提供短期援助。

同時,政府早前曾宣布再推「N無津貼」,薛家進希望,政府能盡快推出計劃,以解燃眉之急。而因應疫情,現時不少基層的工作時數被逼減少,他希望在職家庭津貼能暫時放寬工作時數,使更多人受惠。

疫情不見盡頭,丈夫日後隨時有機會再次失業。對於未來,Amy坦言不敢想象,「真係好艱難。」Amy無奈地說。

▼限聚令升級延長▼

+10
+10
+10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