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醫簽空白約束衣醫生紙 張超雄:情況普遍 刑罰無阻嚇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社會福利署控告六名私家醫生,於2016年在未經恰當評估,亦未確定資料已填妥的情況下,為老人院舍院友簽署使用約束物的表格。醫委會早前裁定他們專業失當罪成。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今日(12日)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上稱,醫委會判決的刑罰無阻嚇性,而相關情況多年來極為普遍。他稱,曾到訪安老院,有被綁的長者甚為「精靈」,批評現有指引猶如廢紙。

六名私家醫生,在未經恰當評估,亦未確定資料已填妥的情況下,為老人院舍院友簽署使用約束物的表格。(左起:曾廣文醫生、羅肇衡醫生、辯方律師)(張浩維攝)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稱,使用約束衣原為保障老人家的安全,避免他們跌倒、扯下喉管等,是為最後的手段,應先用盡其他處理方法,包括加強行動指示、使用助行器、甚至需要心理學家等介入,而使用約束衣前需要獲得醫生、院友、家屬三方同意。不過,他批評有關指引猶如廢紙,而有醫生簽空白醫生紙的情況極為普遍,而醫委會的判刑無阻嚇性。

院舍做法傷害院友的身心

他稱曾探訪安老院,與被綁的院友對話時發現對方甚為「精靈」,甚至向他表示不知為何被綁,但卻已習慣了。張超雄說對情況感心痛,批評院舍做法傷害院友的身心,「唔係一個人的生活,被迫放棄生命。」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資料圖片)

指若院友有一貫自殘、傷人問題才會使用約束衣

對於院舍指人手方面有難處,需要用約束衣協助照顧,張超雄批評說法多餘,指若院友有一貫自殘、傷人問題才會使用約束衣,不過如果為突發情況,則要用其他方法,包括由多名職員看顧下傳喚醫生協助。他又說,有院舍以院友失自理能力為由,未取得院友同意下使用約束衣,家屬亦被迫妥協。

醫務委員會早前就西醫簽空白約束衣醫生紙案件展開紀律聆訊,裁定六名涉案醫生專業失當罪成。其中三人接收警告信;兩人被判停牌一個月,緩刑半年;一名曾三度被裁定專業失當的醫生,由於犯錯性質與過往相似,被判停牌一個月,不獲緩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