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院舍涉西醫簽「空白」約束院友醫生紙案 張超雄:冰山一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社會福利署舉報六名私家醫生於2016年向十多間安老院舍,簽發「空白」醫生紙,允許職員對院友使用約束衣。醫務委員會昨日(10日)展開紀律聆訊,裁定六人專業失當罪成。其中三人接收警告信;兩人被判停牌一個月,緩刑半年;一名曾三度被裁定專業失當的醫生,由於犯錯性質與過往相似,被判停牌一個月,不獲緩刑。

一直關注院舍濫用約束衣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醫生簽發「空白」約束衣表格情況普遍,由於院舍人手不足,認為「綁起院友最安全」,張批評社署對院舍監管隻眼開隻眼閉,以致院舍及醫生鋌而走險,認為今次事件非冰山一角,相信尚有不少醫生仍未被控。

六名私家醫生,在未經恰當評估,亦未確定資料已填妥的情況下,為老人院舍院友簽署使用約束物的表格。(左起:曾廣文醫生、羅肇衡醫生、辯方律師)(張浩維攝)

三間涉事院舍有參與社署「改善買位計劃」

涉案的院舍共有九間。翻查社會福利署長者資訊網,與案件有關的院舍中,部分有參與社署的「改善買位計劃」,包括愛群理療護理有限公司及廣安護老之家,松柏老人院於油麻地及筲箕灣均有院舍,後者獲社署購買宿位,三間院舍職員昨接受查詢時均覆稱不清楚事件後掛線。

其餘主愛護老院-萬寶、健安長者之家、驕陽護老有限公司、穩健(綜合護理)敬老院、新屯門劍橋護老有限公司及Telford Home For The Elderly Limited則未見有參與「改善買位計劃」。

社署:巡查時發現不當

社署回覆《香港01》查詢時表示,根據《安老院條例》發出《安老院實務守則》,就安老院的經營和管理列出原則、程序、指引及標準;就使用約束物品方面,安老院應盡量避免使用,只有在嘗試其他折衷辦法失效後或在緊急的情況下,才可考慮使用,並必須遵照《實務守則》所列的程序及詳細指引,包括必須取得註冊醫生、住客及/或其監護人/保證人/家人/親屬的書面同意,並須最少每6個月1次或因應住客的情況轉變,重新評估住客是否需要繼續使用約束。此外,社署要求安老院須為使用約束物品的住客進行持續評估及緊密監察。

社署表示,安老院牌照事務處督察到安老院突擊巡查時,會抽查院舍使用約束物品的情況,查核安老院有否遵照《實務守則》的規定。就有關事件,牌照處督察在巡查事涉院舍時發現涉事醫生的做法不當,因而轉介衞生署跟進。署方指牌照處已提醒院舍如為住客使用約束物品,必須遵照《實務守則》的程序及指引。

外展醫生須定期到院舍到診

社署自2018年10月起為所有私營及自負盈虧安老院和殘疾人士院舍的住客安排提供外展醫生到診服務。根據相關的服務規定,外展醫生須每星期最少到每間院舍到診2次或每年104次,處理住客的偶發性疾病、為住客進行體格檢驗,以及按他們的健康狀況就使用約束進行評估。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出,院舍主管或負責人往往為圖方便,都會依賴約束衣表格將院友綁起。(資料圖片)

張超雄:社署隻眼開隻眼閉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醫生簽發「空白」約束衣表格於院舍情況普遍,過往都曾收過類似投訴,據他了解,由於不少院舍人手不足,未能照料長者,主管或負責人往往為圖方便,都會依賴約束衣表格將院友綁起,「唔得閒睇住啲院友,覺得綁住最安全」;院舍又可以隨時用表格告知院友家屬,相關安排已取得醫生簽署,「家屬根本無得拗」。

張又質疑,社署在監管院舍上「隻眼開隻眼閉」,令醫生及院舍有機會鋌而走險,在巡查時未必盡細審視院方使用約束衣的情況。張批評社署過往在監管私營院舍投鼠忌器,對今次控告涉事醫生的決定感驚喜;但認為醫委會懲處過輕,又指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相信仍有不少醫生有簽發「空白」約束衣表格。

根據《安老院實務守則》,安老院可以基於防止住客傷害自己或他人、防止住客跌倒,或防止住客除去醫療器材、尿袋、導尿管、餵食管、尿片或衣服等原因進行約束,但院舍應盡量採用折衷辦法,以約束以外的處理方法。

6私家醫生專業失當罪成

社會福利署早前控告六名私人執業醫生,包括劉海彬、陳業宏、麥德華、羅肇衡、曾廣文及何廣志,於2016年在十多間安老院舍,在未經恰當評估,並未確定資料已填妥的情況下,為老人院舍院友簽署容許使用約束物的表格。當中三名醫生,包括陳業宏、麥德華及何廣志,亦於同年在未經恰當檢查情況下,為老人院舍職員或院友簽署健康檢查表格。

醫務委員會昨就此案件展開紀律聆訊,裁定六人專業失當罪成。其中三人接收警告信;兩人被判停牌一個月,緩刑半年;一名曾三度被裁定專業失當的醫生,由於犯錯性質與過往相似,被判停牌一個月,不獲緩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