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雲道法官逝世|審hello kitty案轟動一時 憶庭內閃燈恍如顯靈

最後更新日期:

前高等法院法官阮雲道今早在寓所突然離世,終年77歲。與他相識多年的資深大狀清洪得悉後,對好友離世大嘆可惜,他讚阮官性情溫和,從不動氣,當大律師時待客態度好,做法官亦公正持平,更透露他們相聚時也會談及案件,阮官亦提過審Hello Kitty案時,被告作供時法庭突然閃燈,猶如控訴被告「講大話」。另一名曾與阮官共事的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亦指阮在回歸前協助香港順利過渡立下不少功勞,並很關注受害人的福祉。

此外,阮官的勤力亦間接帶來刑事司法制度的改變,現在陪審團商議至晚上8時便要休息,亦與阮官有著一定關係。

撞到頭部不適睡夢中離世

資深大狀清洪接受《香港01》查詢時稱,他今早接獲阮雲道的死訊,據他了解,阮雲道昨日在寓所內曾跌倒,並撞到頭部,當時未見異樣,惟今早卻在睡夢中離世。他直言對阮雲道的離世感到「好可惜」,又指阮的身體雖然因年紀問題而出現小毛病,但健康狀況不俗,二人數天前才有過飯聚。

前法官阮雲道今早在碧瑤灣的住所逝世,享年77歲。(資料圖片)

個性溫和公正持平

清洪形容,阮雲道個性溫和,「咁耐未見過佢發脾氣、份人好好。」他指阮尚未成為法官前,多半擔任辯方律師,工作勤勞,對客人很好;為官後對待控辯雙方亦如此,處理案件時秉持公平原則,並十分有耐性;阮退休後仍不時出任公職,包括擔任酷刑聲請上訴委員會成員。阮亦廣結善緣,在行內有眾多好友,膝下桃李滿門。

Hello Kitty案被告作供閃燈

清洪憶述,阮擔任高院法官多年,審理過最深刻的案件莫過於「Hello Kitty藏屍案」。他指阮官不時都會向他提起審訊期間,被告自辯時庭內突然閃燈,猶如在控訴被告「講大話」。

資深大律師清洪與阮雲道分屬好友,二人相聚亦會談及案件的軼事。(資料圖片)

江樂士指阮欣賞英國傳統

接替阮雲道於1997年出任刑事檢控專員的英籍資深大律師江樂士,對阮官亦有高度評價。江在1978年在當時的南九龍裁判署認識阮,他當時任主控官,阮則是剛離開律政署。他指阮很欣賞英國傳統,亦樂與英國的律師交往。當時江初到貴境,人生路不熟,阮給過他不少鼓勵和建議,二人亦成為好友。二人數度在庭上碰頭,阮官表現專業,且盤問技巧更是一流,是業內的「搶手貨」

代表作包括越南難民船案

他指阮的「代表作」之一,要數1979年一宗有關越南難民的案件,該案涉及一隻運載2700名越南難民來港,船長及船員均被控,阮代表辯方,江與現在上訴庭副庭長倫明高代表控方,結果阮官代表的被告全部脫罪。江認為這歸功於阮處理鑑證證供的能力。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指阮雲道在香港回歸過渡期間對港作出很大貢獻。(資料圖片)

任刑事檢控專員關注受害人福祉

阮於1994年加入律政署成為首名華人刑事檢控專員,並為香港這段過渡時期立下不少功勞。阮很關注刑事案受害人的福祉,任內成立易受傷害證人小組(Vulnerable Witness Team),以確保受害人的利益得到優先考慮。

推薦外籍人接任有遠見

阮於1997年離開律政司時,推薦江這名英國人出任刑事檢控專員一職,江認為阮的做法十分有遠見,令人覺得一些投身香港的外國人如他,回歸後仍能在港作出貢獻。

他指阮當上法官後,仍然一貫有禮和有耐性,亦享受處理大型刑事案件的挑戰,更稱阮官其實對商業罪案情有獨鍾。

從不為陪審團設下休息死線

阮官出任法官後,亦為刑事檢控的程序帶來一些改變。事緣阮官處理刑事件時,往往喜歡無限制地讓陪審團商議,從不為陪審團設下休息的「死線」,在他處理的案件,陪審團討論至晚上10時11時亦屢見不鮮。

惟他有次處理一宗毒品案時,陪審團早上退庭,一直商議逾10小時後,阮官未有指示他們休息,並提議他們繼續,更稱:「我試過等到凌晨1時。」最後陪審團在晚上12時有裁決。

終院終定下8時休息指引

惟上訴庭認為阮官說法未能令陪審團放心。事實上,在這毒品案前,終審法院亦留意到阮官的這個「作風」,或未能考慮到讓陪審團的休息問題。法庭認為若陪審團商議至晚上8時仍未有裁決,便應讓他們休息,以免陪審團因休息不足而未能作出公平的裁決,並把這安排定為指引。故現在的刑事案件,陪審團商議至晚上8時,法官便會建議他們休息,至翌日再續。

這個制度的由來,與阮官有著一定關係。可惜這指引定立後不久,阮官便退休,之後亦很少再審理刑事案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