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義診中醫見盡示威者傷痕累累 後遺症接踵而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6月起,反修例警民衝突席捲全港,更愈演愈烈,受傷的人也愈來愈多,有部分傷者憂到醫院求醫會被捕,轉而向「地下醫療」求助。從示威初期已提供義診服務的註冊中醫李家麟,一年間治療過受到棍傷、防爆彈槍傷、化學中毒等傷者,有人的皮肉傷雖已結痂,惟活動、工作能力大受影響,後遺症無窮;有人記憶力受損、皮膚反覆發炎,懷疑因長時間曝露於催淚彈氣體所致。

站在前線的示威者、躲在社區的市民,以至防暴警員都受傷。李家麟作為治病者,坦言不希望示威者與警察「硬碰硬」,盼港人「唔好再受傷」。他認為求診者的身心創傷涉及警察濫暴,惟相信並非每個警察都是「黑警」,反問示威者:「如果有一日你發現你傷害嘅係個好人,咁點呢?唔好做返唔到轉頭嘅嘢。」

李家麟稱,有求醫者記憶力受損,皮膚反覆發炎,疑因長時間曝露於催淚彈氣體中。 (李澤彤攝)

傷者憂醫院求醫被捕 選擇「地下醫療」

現年37歲的中醫師李家麟,早於2011年已投入義診行列,為長者、露宿者、劏房戶等基層人士義診。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他走到街頭,為示威者提供骨傷、扭傷等即時治療;去年6月反修例風波爆發之際,他也再次背起藥包,到示威現場救急扶危。

李家麟開放中醫診所「懸壺善學堂」為受傷的市民及示威者診症,又與7、8人組成義診團隊,每當有示威的日子都會出動,由於擔心會被滋擾,團隊每次都借用不同地點看病。他表示,傷者由初中生到72歲的長者都有,他們大多害怕到醫院求醫會有被捕等風險,而選擇「地下醫療」,團隊在這一年間曾治療200至300名傷者,若計及覆診,求診人次多達逾千。

李家麟透露,有人的皮肉傷雖已結痂,惟活動、工作能力大受影響,後遺症無窮。 (李澤彤攝)

示威青年嚴重化學中毒拒到醫院 需施針急救

李家麟指,示威初期最多人因中了胡椒噴霧或吸入催淚彈等化學物質而求醫,也有不少人被警棍打傷。後期則較多是被橡膠彈、海棉彈等子彈槍傷;亦有部份人因與警察、立場不同人士起衝突時,拉扯受傷;也有人被其他示威者扔出的磚頭擲中而受傷。

最危急的個案,是一個嚴重化學中毒的青年。李家麟憶述去年8月一名青年在前線示威,數小時後卻開始神志不清,被人救走。該名青年呼吸困難、心悸,說話時氣若游絲,無法睜開眼睛,醫師着他舉高手,他卻只能動動手指,「我都驚佢死啊!」惟該青年堅拒去醫院,他也只可嘗試用藥及針灸為他治療,一、兩小時後情況才有好轉,脈搏轉為穩定。

多番唇舌勸服中防暴彈年輕人去醫院

李家麟稱中醫會透過用藥、針灸、艾灸等治病,但若遇到複合傷口,即傷口同時有骨折的情況,需轉介西醫協助;倘發現傷者維生指數不斷下降,就會力勸他們到醫院求診。他曾遇過被防暴彈(未能判斷種類)射中頭部的傷者,出現腦震盪症狀,「講嘢唔清楚,只講到斷句,又行唔到直線,持續一星期以上。」另外他亦接過有人電話求助,指身邊一個年輕人頭部中防暴彈,不斷嘔吐,引述對方說「佢隔幾個字又嘔一次,面青口唇白,但都唔肯去醫院。」他不斷遊說對方,「我就話『咁樣唔得,唔知有無腦出血,會死㗎』,一、兩個鐘後佢(中彈者)終於肯去醫院。」

一名20多歲青年被警方用海綿彈射傷大腿外側,表面灼傷,深層出現瘀腫。 (李家麟facebook專頁相片)

青年大腿外側中海綿彈 翻風落雨日子疼痛​

一些傷者新傷舊患交疊,李家麟表示,曾經皮開肉綻者傷口大多已然癒合,但或會有後遺症。他舉例,一名20多歲青年被警方用海綿彈射傷大腿外側,表面灼傷,深層出現瘀腫。最終經過約五周治療後,瘀腫才慢慢消散,但該位置的組織卻出現纖維化,「變成一舊好似肉咁嘅嘢,硬嘅、凸出嚟,黏住啲筋膜,可能一、兩年都唔會好,以後跑同跳嗰陣無咁順暢,翻風落雨會痛。」另有傷者的牙齒被警棍打斷,完成矯形後卻不能修復受傷的神經,頭痛一直伴隨。

相片是該名青年在五周內傷口的變化,瘀腫慢慢消散,但該位置的組織卻出現纖維化。 (李家麟facebook專頁相片)

逾十曾頻密接觸催淚彈學生記憶力退步

有人因曾逗留在催淚彈發射現場,反覆出現皮炎、濕疹等皮膚問題,連記憶、情緒亦受牽連。病徵擾亂他們的生活、學業,「有人本身成績ok,但之後話記唔到入腦,讀唔到書。」李家麟回想曾治療過的10多名中學生及大學生,都懷疑因頻密地接觸催淚彈,變得無記性、無動力,「佢哋(傷者)話記憶一忽忽,示威現場發生嘅事都會忘記,又咩都唔想做,神志淡漠。」

他認為10多人都有共通症狀,絕不是個別事件,被問到「無記性」的情況會否是傷者不願記起示威的畫面,李家麟坦言他不能確定,「因為無人公布催淚彈究竟有咩物質,全世界相關研究好少,唔知中咗咩毒,無解毒方法,我哋只可以令佢身體不良反應消失。」

警民衝突的煙火也間接波及示威區的居民,李家麟說,有求診者是住在深水埗、黃大仙的居民,因不時聞到催淚氣體,即使過了3個月,仍不時有氣管敏感的情況,另有求診者精神受創,出現抑鬱、焦慮傾向。

警方一直不肯披露催淚彈的成份。有鑽研催淚彈影響的中文大學醫學院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指出,在室內投擲催淚彈有機會令人窒息死亡;而一般在室外環境,聞到催淚煙的人可能會急性哮喘發作而呼吸困難,但只要離開該環境及適當清洗,通常症狀都會逐漸消失。

+5
+4
+3

反問示威者當傷了好警察會怎想

李家麟自稱是「左膠」,認為未必所有警察都是示威者口中的「黑警」。對於有警員在示威前線受傷,他說不認同示威者攻擊警方,「我識得一個人(示威者),警察拉人時,有警察捉到佢,但最後都放手。另外有時一啲警察情緒激動,隔離都會有警察拉走佢。」他相信有「非黑警」,反問示威者:「如果有一日你發現你傷害嘅係個好人,咁點呢?唔好做返唔到轉頭嘅嘢。」反過來看,他亦認為示威者的傷患涉及警方濫暴。

反修例運動已屆一周年,前瞻香港的未來,李家麟形容為「相當黯淡」,他寄語港人要更勤力,「如果想個世界變好就要勤力,因為壞人好勤力,勤力先唔會覺得唔甘心。」他期望示威者能更深入地思考參與抗爭的原因,「個信念係咪夠細緻?對未來嘅願景係咪有detail(細節)?」他在訪問中也多次強調港人應考慮移民,「我成日叫人走得就好走。」作為義診團隊的聯絡人,他稱得悉被人密切關注動態,他亦感到無形的壓力,近來家人有意移民,他也打算跟隨家人離開,照顧年老的雙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