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禁堂食清潔工垃圾房進食 地盤工聽眾:班官試嚟感受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昨日(29日)為首日的推出「限堂食令」的工作日,下午時間下著雨,不少外出工作市民狼狽的找地方吃飯,不少食環署管工職系工會秘書劉偉德出席一電台節目時表示,收集各區負責街道清潔的工友所說,限堂食令下,街道清潔影響不大,惟不少人改到公園進食,垃圾的確有增加,飯後時間要再作打掃。

亦有從事地盤行業的電台聽眾指昨日找地方進食非常困難,斥:「你哋班官試下嚟地盤只係企,唔使做任何嘢戴口罩企喺度呀,感受我哋係點生活?」

昨日不少外出工你的市民均對「食餐安樂飯」而煩惱,有人憤指政府「離地、不知民間疾苦,不關關口卻唔俾市民食飯」。(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5
+5
+5

他提到,工友用膳問題上,由於部份垃圾站地點偏僻,員工買飯盒後,要步行一段時間才有其他地方午膳,所以最後都留在垃圾站進食,「其實好難揀,一係好趕好趕但坐得好啲,一係時間鬆動,係無得選擇,其實做嘢辛苦都想休息一下。」

地盤工:感受我哋係點生活

另外,現時不少巿民留在家中,單座式家居垃圾數量因而大增,有人會將垃圾棄置街上,令清潔工的工作量增加,加上抗疫下要增加清潔量,慨歎,「員工士氣低落」。

昨日不少外出工你的市民均對「食餐安樂飯」而煩惱,有人憤指政府「離地、不知民間疾苦,不關關口卻唔俾市民食飯」,從事地盤行業的電台聽眾憤指昨日找地方進食非常困難,地盤沙塵多又熱,非常難耐,並斥「你哋班官試下嚟地盤只係企,唔使做任何嘢戴口罩企喺度呀,感受我哋係點生活?」

昨日不少外出工你的市民均對「食餐安樂飯」而煩惱,有人憤指政府「離地、不知民間疾苦,不關關口卻唔俾市民食飯」。(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此外,多個市民斥開放社區會堂予市民吃飯意義不大,不知跟堂食有否分別,有於柴灣工作的市民說,「東區得天后海邊一個會堂,你叫我搭車去一去再返柴灣?你覺得會唔會呀?」亦有市民感慨小型餐廳生存困難,明白餐廳出現多個確診個案,但不少為多人聚餐的慶祝群組,卻賠了餐廳生存。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