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上水藥房街現倒閉潮 職員哀號:聽日可能冇工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疫情持續惡化,旅遊及零售業首當其衝,大受打擊。過去上水龍琛路、新康街、符興街等一帶有不少藥房、化妝品店、兌換店等,大量水貨客到此購貨轉運至內地,亦有不少旅客購物及兌換外幣。

記者本周四(7月30日)到上水觀察,發現水貨客已消聲匿跡,街道上一片死寂,多家藥妝店關門大吉。有兌換店老闆轉型尋求新出路,亦有藥房職員表示心灰意冷,指自己隨時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

7月30日所見,上水街道上人流稀少,將近一半的藥房、化妝品店、兌換店已結業,亦有部分在鐵閘外貼上暫停營業的告示。(歐陽德浩攝)

本周四在上水舊區所見,街道上人流稀少,將近一半的藥房、化妝品店、兌換店已倒閉,亦有部分在鐵閘外貼上暫停營業的告示,水貨客亦已消聲匿跡,「藥房街」不再像昔日熙來攘往。

兌換店從月賺6位數銳減至5位數

金禾兌換店老闆陳先生表示,現時的情況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短期內仍繼續經營。「總之一句話啦,慘不忍睹。」他透露,街上約有6成的兌換店為內地人經營,疫情下店主不能往返中港兩地,惟有「劈炮」蝕按金關門,造成兌換店的倒閉潮。

他續指,親自到兌換店的顧客已大減7成,生意亦由高峰期每月賺6位數,跌至目前的5位數。他決定轉型為代購商與客戶的中間人,「有啲客係用人民幣賣貨,咁收到錢換返港紙,佢就會將化妝品寄畀個客。」

陳先生透露,街上約有6成的兌換店為內地人經營,疫情下店主不能往返中港兩地,惟有「劈炮」蝕按金關門。(歐陽德浩攝)

對於區內市民認為「藥房街」影響生活,他卻有相反的意見:「返唔到轉頭㗎喇,城市一直在變,以前兩蚊串魚蛋都有八粒啦,冇可能倒退恢復返當年8,000蚊租個舖,唔通叫上水賣返文具膠袋咩?」他亦提出反問,當社區恢復寧靜時,工資是否符合物價水平呢?

兌換店職員:連洗衣舖都不如

兌換店的職員亦無奈表示,政府最近兩次的補助基金,並不包括兌換店,擔心情況持續將會失業。「連洗衣舖都有份拎基金,我哋連洗衣舖都不如!」

+9
+8
+7

藥房職員指樽裝水最多人購買

兌換店仍可轉型冀求一線生機,惟封關後水貨客已消聲匿跡,藥房首當其衝大受打擊。不願上鏡的藥房職員馬先生聲調慵懶說,「心灰意冷,冇喇,堅持唔住。」他身旁的同事亦擔心將成為失業大軍的一員,哀號「可能聽日就冇工返喇!」

馬先生指,2月至今區內已有約4成藥房陸續倒閉,他的老闆亦已縮減人手,辭退所有兼職員工,餘下的員工則輪班工作,變相每月減薪數千元。

問到顧客現時最常購買的貨品,他指著門前的樽裝水說「買水囉!」而記者在訪問期間,店外路人屈指可數,僅一名顧客購買6元的罐裝咖啡。

胡先生為維持生計只好每日從觀塘到上水「睇舖」,指「冇計啦,搵食艱難,都要食飯㗎。」(歐陽德浩攝)

3,000元日租賣時裝「散貨」

有危便有機,有店舖選擇藥房街倒閉潮之際,以短期租約的形式「散蟹貨」。時裝店職員胡先生透露,店舖剛於本周一開張,日租3,000元維期7日,若簽署長租約則每月14萬元。雖然租金尚算便宜,但他無奈表示生意仍不理想,「30蚊件、50蚊兩件都冇人買,一日做得嗰500蚊,租金都蝕埋。」

他續指,本來是私人會所及酒吧的合夥人,為維持生計只好每日從觀塘到上水「睇舖」,「冇計啦,搵食艱難,都要食飯㗎。」但他對未來抱持樂觀,認為生意會逐漸好轉,「希望在明天,等疫情好轉就會好返嘅。」

▼全日禁堂食實施兩日 政府急撤回▼

+15
+14
+1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