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境求存|酒吧停業轉做外賣樽裝雞尾酒 西餐廳賣零售凍肉自救

撰文:陳家怡
出版:更新:

新冠肺炎疫情反覆,3月第二波疫情以海外輸入為主,酒吧群組大爆發,酒吧需要關閉;到7月第三波疫情,以社區爆發為主,未有酒吧群組,不過酒吧仍然逃不不過關門的命運。有酒吧推出樽裝雞尾酒自救,但訂單寥寥可數,難以如餐廳般以外賣幫補租金人工等開支。
晚市禁堂食,以牛扒和賣酒西餐廳新增售賣凍肉,但未有幫補太多,負責人坦言西餐難以做轉做外賣。

+3

在中環士丹頓街的酒吧The Wise King負責人Sandeep Kumar表示,早在年初疫情出現時,酒吧已經開始售賣樽裝的雞尾酒,直至第三波疫情爆發,酒吧只能夠售賣樽裝雞尾酒。

政府由上月中旬起再次禁止酒吧營業,當時得悉消息,Kumar感到無力氣餒。但在本地個案急增情況下,他表示明白和理解政府做法,認為加辣措施有所作用,亦支持政府的防疫工作。

酒吧為了自救向本地酒廠訂購酒類,調酒師在酒吧將雞尾酒入樽,有點像小型工廠,自行貼上標籤出售。(黃舒慧攝)

外賣雞尾酒生意不似預期

Kumar形容這段時間是開業兩年以來最艱難的日子,酒吧為了自救,讓調酒師將調好的雞尾酒入樽,貼上標籤當外賣出售。他表示如果要維持成本的話,每天需售出30支雞尾酒,但上月每星期平均賣得七支,本月每星期更跌至約三支。

雖然獲得防疫抗疫基金和保就業計劃資助,可是他指現時生意額跌了八至九成,只接自取訂單,以積蓄蝕本營運。他指出目前有七成訂單屬熟客,以樽裝雞尾酒留住客人,酒吧也積極使用社交網站開拓客源。他希望盡早可以恢復酒吧營業,表示一旦延長禁令,將會推出外賣酒類和芝士套餐吸引更多生意。

餐廳零售批發入口的凍肉,以超市三分一價錢出售,但反應都不太理想,佔生意額不足一成,當作幫補水電費。(黃舒慧攝)

超市三分一價出售凍肉 反應不理想

另外,位於尖沙咀的西餐廳JUST'er Bar & Restaurant負責人阿邦也批評禁晚市堂食令食肆「搞唔掂」,在沒有封關等防疫政策配合下並不現實。午市客人流失,晚市無法營業,生意額跌了九成半。於是餐廳零售批發入口的凍肉,以超市三分一價錢出售,但反應都不太理想,佔生意額不足一成,當作是幫補水電費。

餐廳以往午市以白領客人為主,近兩個月來附近的旅行社、健康中心等小型公司相繼倒閉,平均每日由有一至兩輪滿場客人,變成只有一至兩枱客人。阿邦表示,疫情前市民在星期五、六「預咗有下場」,現時尖沙咀彌敦道仍有上下班的人經過,但橫街在天剛入黑後如同凌晨一樣人流稀少,彌敦道每十間就有三至四間吉舖。

阿邦指出西餐難做外賣,放久的意粉醬汁和味道質素變差,市民寧願選擇較便宜的茶餐廳。他表示油尖旺和中上環似乎較受打擊,住宅區的食肆生意影響相對小。基於成本效益,餐廳只安排外賣自取,每天餐廳六時關門後,他都等一會兒才看看有否人叫外賣,「做埋先收」,但平均一日沒有一張單,無奈叫部份員工休假。

位於尖沙咀的西餐廳負責人阿邦批評禁晚市堂食令食肆「搞唔掂」,在沒有封關等防疫政策配合下並不現實。(黃舒慧攝)

第二波疫情時,政府推出防疫抗疫基金,食肆可獲資助;不過第三波疫情下,食肆要禁晚市堂食,更曾禁全日堂食兩日,但資助未見蹤影。阿邦坦言,早前的基金讓他應付到約三個月租金,但現時疫情已持續大半年,政府只呼籲業主減租,未有其他紓困措施,加上堂食禁令,令他大受壓力。

他他認為政府呼籲業主減租作用不太大,「減一蚊係人情,按照租約唔減係可以」,他直斥豁免海員檢疫造成防疫漏洞,導致第三波疫情爆發,政府施政缺失導致餐飲業和香港人「埋單」。

對於政府考慮放寬食肆限制,他期望能盡快重開晚市,但若疫情再度嚴峻,他寧願政府採取嚴厲措施壓制疫情,長痛不如短痛,讓城市迅速復甦,好過擠牙膏式措施,令疫情拖拉,拖死小商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