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檢測|為抗疫救生員上前線助檢測:望重見沙灘歡樂景象

撰文:袁澍
出版:更新:

在早前結束的普及社區檢測計劃中,除了大批的醫護幫手採集樣本外,亦有不少政府公務員報名,在檢測中心支援行政工作。常年在海灘擔任救生員的Rickie(黃德峰)說,最初政府內部招募時,她有過許多憂慮,包括自己同長者同住擔心將病毒帶回家等,不過幾番猶豫之後,最終還是決定報名參加。
被分配到香港仔體育館擔任登記員,Rickie的工作包括幫市民登記、維持秩序、帶位等等,常常忙得不可開交。有幾日臨時入場的市民暴增,場地運作一度混亂,她亦被情緒失控的市民以粗口指罵,她雖覺得有些氣餒,仍然堅持工作。她說一方面希望可以透過計劃累計防感染控制經驗,另一方面她也懷念往年沙灘的熱鬧景象,希望疫情早日結束,市民恢復正常的生活。

+14

講起以往在海灘工作的日子,Rickie臉上流露出一絲懷念——人群、海浪、歡笑聲……然而第三波疫情以來,海灘關閉,四圍都拉上封鎖線,沙灘上除了偶爾停留的小鳥,沒有一點生機。在海灘工作日子十多年,這樣的日子令Rickie感到一絲落寞。

Rickie被分配在香港仔體育館擔任登記員,她有時需要在入口處維持秩序。(黃舒慧攝)

與長者同住 曾被反對參加

不僅僅是海灘,全港因為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已經持續了逾兩個月。政府於是在本月1日開展了全民自願參與的普及社區檢測,在全港18區設立141間檢測中心,希望找出社區隱型患者,切斷傳播鏈。除了負責採樣的醫護之外,政府還大範圍招募公務員,承擔中心的行政工作。Rickie說自己8月22日時已經收到政府招募的通知,她承認當時十分猶豫。

她說疫情以來,救生員隊伍雖然一直與大量人群接觸,但是並沒有得到很好的防感染控制的培訓,她擔心在檢測中心要接觸大量的市民,「難免會有隱形患者,我自己屋企又有80多歲的老人家,佢哋都反對我去。不過最後我都係被同事說服咗,我哋救生員其實是應該企出來,希望個疫情可以早啲完,康文署下面的設施可以盡快恢復正常運作。」

從上午7時半到晚上8時半,Rickie作為登記員工作十分忙碌,午餐的一個鐘頭是她可以稍微放鬆的時間。(黃舒慧攝)

曾被市民無端指罵 一度感氣餒

用自己的假期去申請,Rickie最終獲批6日在香港仔體育館擔任登記員,但除了幫市民登記之外,她還需要負責維持秩序、協調排隊市民入場、為等候市民帶位等等,一日13個小時常常忙到沒有時間坐下休息,「試過整個館入面都是人,館內的人還沒有做完檢測,樓下排隊的人又打蛇餅,壓力都幾大。」

工作負擔重是一方面,常年在海灘工作的Rickie還能頂得住,她覺得有些氣餒的還是被市民無端指罵。她說記得第二天在中心工作,當日中午下了很大的一場雨,樓下排隊等候的市民顯得鼓譟,當時有一名長者臨時前來做檢測,因排隊時間較長而累積怨氣,對着Rickie就是一頓「粗口問候」。

Rickie說作為公務員,只能耐心向老人家解釋情況,負責為登記員安排工作的主管亦聞聲前來,惟該位市民仍不罷休,直到做完檢測離館時仍罵罵咧咧。當晚工作結束的簡報上,這件事還被主管提及,提醒中心幫手的同事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氣,Rickie想起這件事仍覺得有些氣餒,「係會唔好受嘅。」

最初Rickie曾經猶豫是否要參與其中,尤其家中還有一位長者同住。不過最終她被說服,加上自己又有興趣透過計劃累計防感染控制的經驗。這次計劃中,她一共服務6日。(黃舒慧攝)

想學習防感染控制 懷念沙灘熱鬧景象

Rickie說,除了服務市民之外,她亦有少少私心。作為救生員,在第一、二波的疫情中,仍然需要與大量市民接觸,惟一直未有機會學習如何做好防感染控制;而參與成為登記員,在這樣一個大型的檢測中,相信能累積到一些經驗,帶入到之後的工作中。她說往年的夏天,沙灘總是很熱鬧,今年卻尤為冷淡,「希望疫情早啲結束,希望見到以前的景象。」

在海灘執勤的阿棠。(梁鵬威攝)

好爸爸救生員擔任登記員:社會安全、個人才安全

像Rickie一樣的懷念沙灘景色的還有救生員阿棠(江賀棠),已經46歲的他亦報名成為登記員。他憶述,當得知政府推出普及社區計劃時,他一度擔憂參與的醫護人手或許不夠,「我識急救知識,如果真係無人去的,我都可以幫手取樣!」

阿棠是兩個孩子的爸爸,報名時他曾致電妻子,問是否同意他報名幫手、怕不怕風險,妻子則鼓勵他參加,「只有社會安全了,家庭成員才真的安全。」

第三波疫情以來,公共海灘已經關閉,雖然仍然需要在海灘出勤,但不如以往有趣味。他說擔任登記員的日子有意思得多,當然有時也不免疲累。他被分配在荃灣體育館工作,這是8月31日時就已經預約爆滿的一間中心,阿棠說有時一日企足13個鐘頭,更有幾日臨時前來的市民增加一倍,調節物資時如同打仗一般。他說也都會覺得辛苦,不過認為值得,「如果真的可以幫到社會手嘅,我義不容辭。」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