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每周工作逾百句鐘 貪靚社工施麗珊:幫人容易拍拖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網上搜索施麗珊的相片,發現這些年來她嘗試過不少髮型——黑長直、大波浪、甚至還有空氣瀏海和丸子頭。問起施麗珊,她也毫不否認,說自己是一個貪靚的人,但凡要出門見人,總會花不少心思在自己的造型上,從髮型到服飾再到配色,都是悉心搭配。作為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幹事的她,若是要參加記者會,她甚至會放棄睡眠,早早起身梳妝打扮,絲毫不怠惰。

試探她是否是「女為悅己者容」?她則耍手擰頭,說自己仍是嫁杏無期,一直同信佛的母親住在一起。雖然有時間打扮自己,但是每周工作超過100個鐘頭,根本不夠時間同人拍拖,「我覺得幫人容易,拍拖好難」,仍然保持形容亦因為「社工是需要形象的,你是一個model,你出去見街坊,對方會看你這個人是不是樂觀、是不是尊重自己,對待生活是不是比較正面!」

社工的工作繁瑣,除了落區見街坊,更要長時間處理書面文件,向不同部門起草不同的建議書等等,施麗珊常常是「有開工無放工」,每日常常只能睡4、5句鐘。計一計每周的工作量,結果令她都驚訝——平均一日要接過百個電話,每個星期工作時間有100個鐘頭,一個月要見過千人,當中不少都是需要長期跟的個案。

私下裡喜歡打扮 犧牲睡眠也要執靚自己

高強度的工作容易使人憔悴,但是若是翻查施麗珊的相片,卻從來看不到疲倦的神色。服帖的頭髮、淡淡的妝容、精心的配飾——施姑娘貪靚是個不難發現的秘密。施麗珊自己也不否認,自己的確喜歡打扮,私下喜歡穿著「one piece(連身裙)」,亦會花不少時間打理自己的形象。她所在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不時召開記者會,往往都需要連夜準備,她都寧可睡少幾個鐘頭,也必定要早起梳洗,絕不允許自己邋邋遢遢出現在別人面前。

疫情期間,不少人倦怠,戴上口罩後便不再化妝,施麗珊卻不是如此。淡妝不改之餘,口罩亦成了新的配飾——粉色的口罩配粉色的牛仔褲,她說這樣比較襯,「我鍾意粉紅色吖嘛,同事朋友出面見到邊度有賣,都會話我知讓我去買,可以襯下啲衫褲。」

施麗珊的工作非常忙,常常每日只能休息4、5個鐘頭。(羅君豪攝)

保持形象傳遞正面的生活態度

問她工作這麼辛苦,為何情願犧牲睡眠也要保持形象,施麗珊十分堅定地說,「社工是需要形象的,你是一個model,你出去見街坊,對方會看你這個人是不是樂觀、是不是尊重自己,對待生活是不是比較正面。」

做社工經常需要去各區「洗樓」,向基層的街坊介紹工作,當中有些是劏房戶、籠屋住戶。施麗珊說經常見到一些基層的老人家過得十分絕望,甚至有「等死」心態,有病都不願意去醫,但亦有一些街坊雖然生活拮据,但永遠將自己的住所、形象保持得乾淨整潔,這些都可以看出一個人的生活態度,「你可以很窮困,但是不能好污搲,可以不要名牌,但一定要企理。所以我提醒自己,你不是一個普通人,你一個社工俾人見到你的生活、做事態度都好緊要。」

施麗珊說雖然工作中自己是一個「多嘢講」的人,但生活中卻較沉默寡言。(羅君豪攝)

遺憾未能多陪病重父親 未結婚因「幫人容易拍拖難」

做街坊的工作,常常很瑣碎,稍不注意就過了下班時間。說起這些,施麗珊語中透露歉意,提及剛過去的中秋節說好陪母親吃飯,但還是忙到晚上9點才回到家中。問她工作之餘會做些什麼,施麗珊卻說自己很少娛樂,早些年會多些時間與家人朋友吃飯,近些年則都用在看中醫會調理身體上了。打趣問她有沒有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她急急耍手擰頭,「無家庭,得阿媽咋。」

施麗珊說雖然工作中自己是一個「多嘢講」的人,但生活中卻較沉默寡言。父親在生時,她「最怕」陪父親飲茶,因為父親總是催促她多放假,問她為何一直不結婚。言及此處,她顯得有些遺憾,憶說十年前父親突然患病,從發病到離世只有短短一個月,而自己忙於工作,少了時間陪伴,「其實爸爸係好需要人陪的,佢得病時也講過,問我做咩總是咁忙……」

施麗珊說,工作忙碌是一方面,另外她也沒有將結婚當成一定要做的事情,雖然每日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她卻說自己不容易和人建立關係,更曾被指「緊張街坊多過緊張戀人」,她嘆道,「幫人容易拍拖難」。問她喜歡什麼樣的男士,她提及的不是外貌、家世,而是「關心社會和時事」,她說:「唔係唔知要同佢傾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