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醫院拒上載植物人病歷至醫健通 惹家屬不滿 食衞局無收投訴

撰文:李恩慈
出版:更新:

現年81歲的王老太,6年前因腦幹出血變成植物人,在聖母醫院留醫。她的子女擔心母親無法表達感受,遂向私家醫生索取醫院上載到公私營健康紀錄聯網系統「醫健通」,以諮詢客觀醫療意見。2016年初,兒子王先生向主診醫生反映私家醫生的意見,主診醫生大為愕然,並停止上載王老太的健康紀錄到醫健通,至今已4年多。疫情期間,王先生偶爾致電醫院以詢問母親的情況,但形容接聽的職員儼如「人肉錄音機」,對於問題置若罔聞,僅稱「我哋會照顧你媽媽。」
醫管局回覆表示,劃一在住院病人出院時才將醫療紀錄上載至平台。王先生認為此做法令他感為難,「即係以後都唔會上載,因為媽媽係無可能出到院。」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表示,病人有權索取第二醫療意見,「但係滯後個幾兩個月先拎到(病歷)報告,仲點樣問得切?」他促請當局讓病人家屬盡快閱覽健康紀錄。

王先生與姊姊向私家醫生索取醫健通健康紀錄,以諮詢客觀醫療意見。(羅君豪攝)

延伸閱讀:兒女10個月無法探望植物人媽媽 感心酸 社協促公院放寬酌情探訪

王老太於2014年初,在聖母醫院接受胃鏡檢查後腦幹出血,自此留院臥床,完全無法表達自己、控制身體和與人溝通。王先生與姊姊由該年開始,向私家醫生索取醫院上載到醫健通系統的健康紀錄,以諮詢客觀醫療意見。

王老太現胸腔積水 私醫建議引流 

2015年初,王先生從醫健通發現,王老太感染肺炎後胸腔出現積水,其後醫院觀察到她的胸腔積水增多,醫生認為她需做超聲波檢查,但最終不了了之。至同年12月,王老太經醫院電腦掃描證實胸腔有積水,家屬諮詢了私家腦神經外科及心胸肺外科醫生,均建議為王老太進行引流,或者以大針筒抽出積水。而當時的電腦掃描報告亦顯示,放射科醫生亦建議引流。

主診醫生聽私醫意見後愕然 停止上載​健康紀錄​

然而,王先生將這些建議轉告母親當時的主診醫生後,對方未有跟從私家醫生做法,且大為愕然,並質問王先生「點解你會睇到(病歷)?」至2016年1月下旬起,聖母醫院便停止上載王老太的健康紀錄到醫健通。

王老太於2014年,在聖母醫院接受胃鏡檢查後腦幹出血,家屬已於2016年12月入稟法庭追討索償,案件至今仍然審議中。(資料圖片)

失去醫健通途徑,家屬認為無法得知王老太的真實病情,感到無助。王先生稱,「正正因為媽媽係植物人,醫療紀錄先代表到佢把口講嘢。」他多次詢問醫院職員為何不上載母親的資料。職員起初聲稱有上載,或者稱「唔關我事」迴避問題;院方後來指王先生無監護令,不能代表王老太及查看病歷。為取母親病歷,王先生隨即申請監護令,但不成功,原因是醫院可向家屬透露王老太病情,家屬亦可處理王老太的財務事項。

醫健通系統網站顯示,醫護人員應適時(in a timely manner)上載病人的資料到醫健通。(醫健通網站截圖)

醫健通系統網站顯示,醫護人員應適時(in a timely manner)上載病人的資料到醫健通,又建議他們完成每節治療後盡快上載(as soon as possible and reasonable after each episode of care),但並無列明日數限制。

醫管局:劃一病人出院時方上載​紀錄至醫健通 住院病人可申請醫事報告​

醫管局回覆表示,於2016年1月起,劃一在住院病人出院時,將相關醫療紀錄一併整合及上載至平台,以確保有關紀錄更全面和準確。病人於住院期間,如有特別需要可根據既定機制,向醫院的醫事報告部申請有關紀錄。

而食物及衞生局和電子健康紀錄申請及諮詢中心回覆表示,由醫健通啟用至今年10月底,並沒有收到有關資料上載的投訴個案。

王先生認為醫院的做法令他感為難,「即係以後都唔會上載,因為媽媽係無可能出到院。」

聖母醫院指家屬拒接電話 王先生:職員講電話如人肉錄音機

病人住院始終有醫療需要,尤其今年因疫情關係無法探訪,令王先生倍感擔心。王先生間中會致電醫院,但指醫院職員常因忙碌而拒答問題。他形容接聽的職員儼如「人肉錄音機」,對於維生指數等問題置若罔聞,僅稱「我哋會照顧你媽媽。」

聖母醫院曾向王先生發信表示,曾於3月至6月間多次致電王先生,但遭掛線;職員亦曾留下口訊,但亦沒有獲得回覆。而聖母醫院回覆事件稱,該院醫護人員不時約見家屬會談以交代病人近況,又多次以電話主動聯絡家屬,惟對方多次拒絕對話,並要求院方以書面溝通,因此該院因應家屬的書面查詢,而綜合回覆及交代病人的身體狀況。

王先生稱,他間中會致電醫院,但指醫院職員常因忙碌而拒答問題。(羅君豪攝)

彭鴻昌:醫事報告需時兩至三個月 ​費用近千元​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坦言,家屬查看醫健通的做法「擲界」,但明白背後原因是為病人著想。他指出,病人每份病歷費用約為數十元,但需時一個月;而醫事報告是病人的健康報告撮要,需要醫生額外撰寫,由申請至寄出需時兩至三個月,費用近千元。他強調病人有權索取第二醫療意見,「但係下下滯後個幾兩個月先拎到報告,仲點樣問得切?」尤其對於長期住院的病人,此做法更加不合理。他認為當局應讓病人家屬盡快閱覽健康紀錄。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表示,平日病人住院期間,醫院未必會上載其手術或化驗報告,「睇唔到紀錄都係合理」。她強調,臨床團隊無法左右醫院選擇上載哪些病人的紀錄。她又稱,偶爾有病人家屬會索取私家醫生意見,形容情況算是常見。她認為最恰當的做法,是由私家醫生直接去信公院醫生溝通,避免誤會出現。

就王老太於2014年在聖母醫院接受胃鏡檢查後腦幹出血,家屬已於2016年12月入稟法庭追討索償,案件至今仍然審議中。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