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愛滋藥PrEP|香港藥價高昂 多數人泰國買藥 回港缺支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日(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這個傳染病未有藥物根治,未有有效疫苗,但已經有藥物治療,令感染者檢測不到病毒及無傳染性,亦有預防藥物「PrEP」。一般PrEP需要每日用藥,香港只批准專利藥註冊,每月藥費近6,000元,藥價昂貴令不少人會去泰國看醫生和買藥。

男同志Billy四年前已經到泰國買藥,每半年一次,機票酒店連藥費每月只需500元,他批評本港藥費高昂之餘,對海外購藥者無身體檢測等配套措施。中大防治傳染病研究中心2017年起開展PrEP三個階段研究,探討在本港如何推行,負責的李瑞山教授直言,港府支援遠落後於其他地區,希望政府先做從檢測、教育入手,再試行向特定人群資助藥物。

PrEP專題報道:

預防愛滋藥PrEP|香港藥價高昂 多數人泰國買藥 回港缺支援

預防愛滋藥PrEP|中大研究指可助HIV在港傳播 受惠泰國推廣成效

香港只有註冊PrEP專利藥Truvada,每粒188元。(歐嘉樂攝)

PrEP的原理是用治療HIV(愛滋病病毒)的藥物,來預防感染,只是與治療的劑量不同,需要長期、定時服用,使用者必須無感染HIV病毒,否則會令感染者產生抗藥性,劑量達不到治療效果。PrEP的阻隔HIV病毒的成功率最高達96至99%,比安全套的82%高。

泰國藥價僅為香港5% 衍生「PrEP遊客」

PrEP藥物「TDF / FTC」2012年獲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准使用,專利藥品牌名為「Truvada」,由藥廠Gilead Sciences生產,根據不同國家或地區的經濟水平定價,香港每粒188元,30粒一樽,本港只批准註冊的專利藥,每日用藥每月就要近6,000元,並無納入公共醫療的藥物名冊。

泰國紅十字會或私家診所的專利藥每樽約300港元,亦有泰國政府認可、成份稍有不同的副廠藥,每樽約150港元。因為藥價低廉,處方予外國人亦同樣低價,令泰國逐漸成為東南亞國家的PrEP處方中心,有一批不同國家的「PrEP遊客」。

Billy爭取同志平權多年,2016年開始在泰國看醫生購買PrEP。(羅君豪攝)

泰國一站式服務 連機票每月僅500元

任職獨立翻譯的Billy Leung,曾在英國和加拿大生活,一直有關注PrEP的資訊。2016年首次到泰國紅十字會診所看醫生和購買PrEP。「香港買實在太貴,要私家醫生處方,還要診金,每月7,000至8,000元,我是負擔不起。我去泰國每次取六個月藥,連機票買藥每次只是3,000多元。」

Billy形容泰國是「一站式服務」,先看醫生,做性行為問卷調查,檢測HIV、肝腎功能,一個多小時後有結果,無問題就可獲醫生處方藥物。不過泰國紅十字會規定,非泰國居住的藥物使用者,要每三個月提供HIV和肝腎功能的身體檢測報告,確認無感染HIV、無副作用。

香港無PrEP配套檢測

因為香港藥價高昂而去泰國,但Billy即使回港亦遇到不少麻煩。衞生署向HIV感染者和愛滋病患者提供服務治療的綜合治療中心,只有HIV測試,並無肝腎功能檢測。

Billy在公立門診遇到熟悉PrEP的醫生,很快就可以做三種檢測,但他的不少朋友就遭到醫生冷眼,亦難以一次過做完所需檢查,「香港用現在這個辦法安排測試,要去不同地方做測試,兩個星期後再寫信取報告,很費時麻煩。」

今年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各國封關,Billy亦與不少「PrEP遊客」一樣,無法再去泰國購藥,他稱因為疫情而減少性活動,亦將每日用藥改為按需要服用的「2+1+1」方案(詳見另稿)

僅少數人本地正價買藥

衞生署2017年「香港男男性接觸者愛滋病風險及流行情況調查」(PRiSM),在曾接受過愛滋病毒檢測及並非陽性結果的受訪者中,有3.6%正服用或曾服用過PrEP。其中73.2%的人每月花費少於1,000元購買PrEP;48%從海外獲得藥物,其次是本地私人診所(26%)和通過網上購買(22.8%)。

而2018年的「愛滋病預防項目指標調查」(HARiS)中,訪問了2,000名正接受非政府機構服務的男男性接觸者,66.0%有聽過、但未有服用過PrEP,只有20人曾經服用過,2020年的調查數據正在統計,將於明年發布。

愛滋病顧問局發布的《香港愛滋病建議策略2017至2021》中提到「PrEP」,指出:強烈建議在本港進行實施性研究,以獲取多項重要資料,包括最適合的服務提供模式、接觸目標人群的方法、以及可達到的藥物依從性。

中大何鴻燊防治傳染病研究中心李瑞山,從事愛滋病治療和研究多年。(歐嘉樂攝)

中大400人參與研究 學者嘆香港支援大落後

中文大學何鴻燊防治傳染病研究中心,亦在2017年起開展關於PrEP的研究計劃,目前已進入執行研究階段,希望能設計適合高風險人士的PrEP服務模式等,至今已有約400人參與計劃。

負責計劃的李瑞山教授非正式估算,全港約2,000人服用PrEP,本地醫生處方的可能只佔1至2%,其餘大多數人均為海外購買。

他數年前與新加坡、台灣等地區的學者開會,探討推行PrEP,現時其他國家已有政府資助或與非政府組織合作的較大規模計劃,但香港仍停留於大學研究階段,進度遠落後於其他地區。「香港政府可能怕用太多錢,但其實並非每人都要食藥食一世。政府可以做什麼?不要局限政府要提供PrEP就要好大規模,提供PrEP的意見也可以是很好先例。」

+2
+2
+2

關懷愛滋推PrEP配套檢測

關懷愛滋從去年開始提供低價PrEP服用前後的檢測服務,包括醫生諮詢,HIV、性病和肝腎功能測試。項目經理李啟龍表示,其機構調查有約10%服務使用者正在或曾經服用PrEP,亦看到趨勢正在上升,希望有意或正服用PrEP的人士定期做身體檢查。

李啟龍認為香港放重資源在治療多於預防,「社會衛生科有提供HIV測試,如果加肝腎測試,就可以滿足到服用PrEP人士的身體檢查,奈何港府做不到。」他覺得降低HIV感染率長遠對本港整體的健康有好處,亦降低政府的財政負擔,值得推廣PrEP。

關懷愛滋項目經理李啟龍覺得港府值得推廣PrEP,降低HIV感染對社會有好處。(黃舒慧攝)

台灣每年資助1000人平價用藥

台灣政府將PrEP作為預防愛滋的策略之一,雖然專利藥正價昂貴,但設立政府主導的補助計劃,每年1,000個名額,性伴侶是HIV感染者以及30歲以下的民眾,每月1,000元新台幣(約272港元),已包括藥費、診金和身體檢查的費用。

衞生署認無支援

但本港不但沒有藥物資助,更無身體檢查配套。衞生署發言人回應《香港01》查詢時表示,衞生署現時採納愛滋病及性病科學委員會於2016年12月發表的臨時聲明中所提出的建議,「在未訂定有關暴露前預防藥物的有效公共衞生方針前,如何平衡成本與效益,是須處理的問題之一。」

衞生署又承認,轄下綜合治療中心,主要為HIV感染者及愛滋病患者提供一站式臨床治理,並未有支援自行購買及服用暴露前預防藥物的人士。

PrEP藥物在本港是處方藥物,轉售屬違法。(APCOM)

可個人行李攜帶合理自用數量回港 轉售違法

對於海外購藥的法律問題,衞生署發言人指,進口需要許可證,但可豁免在個人行李內攜帶合理數量自用的藥品。任何人非法管有或售賣醫生處方藥物均屬違法,最高罰款十萬元及監禁兩年。

延伸閱讀「Chemfun系列報道」:

【Chemfun・一】性、冰毒、愛滋病交織 過來人冀走出負面標籤(附影片)

【Chemfun・二】實地考察派對探討空間 學者:緩害非「鼓吹」

【Chemfun・三】小童群益會推支援服務 讓求助者不再孤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