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火、越野電單車毀雞公嶺 一年失17個維園植被 山野傷痕纍纍

撰文:勞敏儀
出版:更新:

元朗雞公嶺去年經歷多場山火,其中一場更燒了兩日兩夜,山野頓成一片焦土。禍不單行,疫情下頻繁的越野電單車活動,在山頭劃出一道道傷疤。
有環團近月記錄元朗雞公嶺變化,發現山野傷疤加深及增多,綠地呈沙化,近看如開墾了的田,持續的水土流失造成有半個人高的沖蝕坑。陡峭山坡上,卻如鬧市般出現人車爭路,無車牌的越野電單車在山野如「無皇管」般飛馳。環團促請政府認真執法,盡快修復受傷了的郊野公園山徑。

▼山火過後 雞公嶺餘一片焦土▼

位於林村郊野公園範圍的雞公嶺,是行山熱點之一。去年在重陽節前夕(10月24日)發生山火,一燒就燒足兩日兩夜。根據漁護署資料,去年雞公嶺郊野公園範圍有3場山火,影響面積達334公頃,即波及面積超過17個維園,成近5年影響面積最廣;而整個雞公嶺去年山火達5宗,其中1宗被消防處列為與不小心處理或棄置煙蒂、火柴和蠟燭等有關。

綠惜地球社區協作總監鄭茹蕙慨嘆,一個山頭一年竟承受多場山火。眼看草海消失,換來光禿禿的山頭。她指出,保護泥土的植被燒死後,表土裸露,終致土質變差,遇上大雨容易造成水土流失;即使山野長出野草,若再遇山火隨時將成助燃劑,易令火勢更迅速蔓延,形成惡性循環。

▼三組對比圖 見證雞公嶺衰落▼

近一個半月創傷加劇

雞公嶺尚未從大火後重生,近期頻繁的越野電單車活動,再令山野難以喘息。雞公嶺是越野電單車愛好者練習熱點,近月山頭已被「刨出」一條條「賽道」,近月更趨惡化。綠惜地球對比去年11月15日及今年1月1日的視察圖片,發現該處山徑損耗已編織成網狀,車胎把植被及表土「刨走」,山頭浮沙碎石及沖蝕坑增多,一個半月內迅速崩壞。

行山客除面對人車爭路,途經時顯得狼狽,山頭沙塵滾滾的景觀亦降低旅遊價值。據鄭茹蕙觀察,曾目擊多達10部越野電單車同時在雞公嶺出沒,對方沒有掛上車牌「周山跑」,擔憂一旦發生意外,對方絕塵逃去亦難以追究。

除越野電單車,單車手亦視該處如「單車徑」。林村郊野公園範圍內未有劃設越野單車徑,但有單車手把上月挑戰雞公嶺的短片上載YouTube。從影片可見,拍攝日子在一個周日,數分鐘的片段已見拍攝者相繼遇上逾30名行山客,兩者之間的距離伸手可及,不少行山客要停步「讓單車」。片段中,單車手更幾乎撞到一名市民,而單車留下的胎痕亦加快山徑沖蝕。

有單車手把去年12月挑戰雞公嶺的短片上載YouTube,影片可見與行山客距離伸手可及,更幾乎撞到一名市民。(網上影片截圖)

被評為「被遺忘的郊野公園」

鄭茹蕙形容雞公嶺是「被遺忘的郊野公園」,皆因雞公嶺上沒有正式行山徑,也沒有任何指示牌、地圖、求助設施等,不少市民甚至不知道原來雞公嶺屬郊野公園範圍。她促請當局認真執法,加設警告牌及定期巡視,加重罰則增阻嚇性,亦應檢討及加強防止山火策略,如增設AI系統監察山火,以加快通報。

▼雞公嶺被輾到「傷痕纍纍」▼

+15

環團料修復以年計算

受山火及越野電單車夾擊,雞公嶺如何復原?鄭茹蕙認為,斜坡沙化難復原,必須停止破壞,例如圍封被「刨爛」的地方改善,防止進一步的水土流失及表土沙化,她直言「破壞容易,但修復以年計算」。

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伍世良亦認為,政府必須嚴正執法,打擊頭號敵人(即越野電單車),以及規劃指定行山徑供行山客使用。

鄭茹蕙促請當局認真執法,加設警告牌及定期巡視,加重罰則增阻嚇性。(資料圖片 / 梁鵬威攝)

越野電單車闖郊野公園去年僅4宗檢控 罰款數百元

漁護署回覆指,雞公嶺的管理主要配合自然保育目的,範圍內設有兩塊資訊板,主要提供郊野公園地圖及有關法例等訊息,亦已裝置警告牌,提醒市民有關單車或車輛進入郊野公園的管制。

根據《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第208A章),任何人未經許可不得將單車或車輛(包括電單車)帶進郊野公園,違者最高可被判處罰款2,000元及監禁3個月。去年只有4宗電單車非法進入郊野公園的檢控個案,被判罰款300元至600元,另有14宗相關個案仍在調查。署方稱,十分關注越野電單車違例進入林村郊野公園情況,已派職員到該處視察及了解,亦已加強巡邏。

此外,漁護署計劃在雞公嶺適合的地點增設隔火帶,減低山火蔓延,亦研究應用科技(如山火監測攝像機)的可行性,協助監測雞公嶺一帶地區的山火。發言人又指,受山火影響的地區是優先植樹地點,在執法及防火工作取得一定成效後,會在合適位置種植耐貧瘠、耐燃及生長較快的植物,以加快修復因山火或非法活動而被破壞的植被。

環團慨嘆「破壞容易,但修復以年計算」。圖為2008年的雞公嶺。(綠惜地球提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