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裕民坊3月23日清場 商户批市建局回遷方案苛刻 誓死守家業

撰文:林穎嫺
出版:更新:

觀塘市中心2007年開始重建,至今已14年,惟仍有商舖和工匠仍拒接受市區重建局安排搬入對面凱匯商場的回遷方案,揚言誓死守住家業,亦有古董錶匠未獲發工匠牌,無法獲得安置資格。目前仍有3間商戶及兩名工匠,未能與市建局就搬遷方案達成共識,他們本月23日將面臨市建局的清場行動,或被封舖、抬離堅守數十年的祖業。
協助街坊的活在觀塘發言人袁智仁批評,曾有街坊拒絕搬遷,最終被執達吏抬走,市建局對最後一批街坊的態度,亦未有早前積極,對此感到失望。他擔心裕民坊內的店舖被視為非法構築物,最終賠償可以「一蚊都冇」。他促請市建局直接與商戶對話,並參考衙前圍村方案安置街坊,並盡快向區內工匠發出工匠牌。
市建局澄清本月23日清場屬於誤解,但指執達主任在昨搬出限期過後,會繼續按法庭判決及命令,向有關佔用人發出第二封通知書,具體執行安排由執達主任決定,現時未有具體日期。

+4

裕發果汁︰希望守住間舖

裕民坊裕發果汁店負責人董利平已年屆70歲,她表示,其先生在60年代購入店舖,與她一起將台灣果汁引入香港,成為首間賣台式五青汁的果汁店。她憶述,婚後一直與先生在店中默默耕耘,年中無休、養育兒女成才。其夫數年前撒手人寰,她一度哽咽說:「佢走嘅時候,叫我守住呢間舖㗎」、「我乜都冇㗎喇」,其住所早前已被市建局收回,現時只想守住與丈夫的最後回憶。

她又指,市建局除建議她回遷外,未有提出其他方案,但無論如何,她只想守住果汁店,不考慮接受任何回遷方案。被問到月底有可能被執達吏強硬清場,她慨嘆現時已無力思考任何計劃,對未來感到徬徨。

許先生慨嘆,「市建局趕我哋,但我唔想走,希望原區繼續做」,守住已離世父親留下給他的家業。(盧翊銘攝)

安記皮具︰希望可以「舖換舖」

鄰近果汁店的安記皮具亦面臨清拆逼遷命運。與兄長一同承繼父業的許先生,今午亦與買皮帶的老翁寒暄,為對方揀選合適的皮帶,氣氛融洽,是社區人情冷漠下少見。他表示,其父60年代購入此店,他從少便在這裏長大,目睹裕民坊的興衰,至近年一幢又一幢地標拆去,不禁感到唏噓。

他直言,「市建局趕我哋,但我唔想走,希望原區繼續做」,他每日「朝10晚12」工作,只希望為情同老友的街坊服務。他續指,市建局賠償300多萬元,惟回遷到新商場需要先拿出數十萬裝修,租金動輒一、兩萬元,又要配合商場的格調等,「補償都唔夠我退休,驚做唔嚟,租金又貴」。他希望可以「舖換舖」,讓他繼續原有生活,與街坊親歷觀塘的變遷。

佘永盛至今未獲食環署發放工匠牌,令他無資格獲安排遷入凱匯商場內的永久小販市場。(盧翊銘攝)

鐘錶匠佘永盛︰無工匠牌無法獲安置到小販市場

在裕民坊街角開檔的鐘錶匠佘永盛,專門維修古董錶,已在觀塘開檔十數載,惟近年區內重建,他不斷搬遷檔口,只能在地盤旁邊落腳。他自2009年與食環署商討發放工匠牌,12年過去,至今毫無寸進,令他無資格獲安排遷入凱匯商場內的永久小販市場,對未來感不知所措。

袁智仁指,觀塘重建後,這些店東淪為租客,批評市建局的回遷計劃極為嚴苛,商戶需先繳交一半的市值租金,租金由5,000元至2萬多元,對小商戶造成沉重負擔。他建議當局參考衙前圍村方案,在首3年收取600元月租,隨後2年再逐步加至6,000元。他同時希望當局向檔販發出工匠牌,並有繼承權,讓工藝得以傳承。

市建局:佔用人清場行動前願遷出 仍可獲發適用津貼

市建局表示,與4個拒絕接納搬遷方案和遷出的構築物佔用人溝通方面,自2018年以來至今,與每位佔用人進行了超過20次不同形式的接觸,溝通從無間斷,現階段只能透過法律途徑收回仍被佔用的政府土地。發言人表示,指佔有人提及法院執達主任計劃在3月23日清場屬於誤解,重申執達主任在3月2日向構建物的佔用人發出通知書時,只要求佔用人在7日內,即3月9 日的遷出期限前遷出,若限期後仍未遷出,執達主任會繼續按法庭判決及命令,向有關佔用人發出第二封通知書,但具體執行安排由執達主任決定,現時未有具體日期。

發言人表示,在清場行動前,若佔用人接納方案及願意遷出,市建局將安排發放適用的津貼及協助搬遷。至於裕民坊街頭工匠的發牌和搬遷工作,局方指乃屬政府政策,由食環署及相關部門負責,但如果工匠經營時遇有迫切的需要,該局會視乎個別情況提供可行的協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