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催生線上交流 長者孖中學生打電競 解悶兼破世代隔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長者」跟「電競」聽起來是兩個世界,但當美國天后珍妮佛.羅培茲(Jennifer Lopez)都會「攻擊別人的村莊」,世上還有什麼不可能?萬鈞匯知中學、香港浸會大學及靈實長者地區服務於疫情期間,合作推出長者電競培訓班,又以「學生加長者」組合舉行比賽一決高下,希望達至「社交有距離、關心零距離」。有參與學生坦言,透過幫助長者間接令自己學懂待人處事及面對困難的方法;有長者則在過程中,更了解到新一代的生活困境,一改「打機即廢青」的刻板印象。

彭翼寰及鄭賽珠兩人已分別踏入花甲及古稀之年,加起來年逾130歲,不過玩起手機遊戲《荒野亂鬥》時,左手負責遊戲移動角色,右手兼顧發射技能等等,皆難不到他們,全因他們倆連月來透過Zoom,與其他長者及廿多名中學生及大學生,互相交流對戰心得,以迎戰4月9日的比賽。

「打機」當然考起長者的手眼協調及轉數,不過於萬鈞匯知中學讀中三的勞皓朗同學卻直言老友記們身手比想像中好得多,「英雄角色識選擇哪一隻會比較好,一些『大技』要何時用,他們都懂,我覺得這群長者真的很厲害」。同年級的梁詩敏同學原本亦預計,要花兩至三堂教學堂,即最少三至五小時,才能教懂長者前進及「走位」,但最終對方只花了一個多小時已經完全學懂。

+3
+3
+3

讓小孩「打機」對不少家長而言是噩夢,但對勞同學及梁同學而言,卻是其成長過程中的「救生艇」,他們小學時都經歷被同學排擠,對部分不擅長的科目心生恐懼,向師長求助無門,甚至有自殘傾向,但升上中學後,透過參加義工服務及接觸電競,兩人都找到新的社交圈子,及解決自身窘境的方法。

長者在練習中戰敗,很易就說出氣餒的說話,例如「不行了、輸了、要退出」,勞同學回想自己學習過程常常碰壁,自然感同身受,「因為對他們而言很困難,根本控制不了遊戲中如何走路移動,我明白這個感受是非常大,唯有慢慢地教他們……就像我對數學有陰影,剛好組員中有大學生修讀數學系,我都可以問他如何克服學習數學」,「我在遇到困難時有人幫我,都希望我可以幫回別人」。

為了增加小組的勝算,學生及長者都各自寫下攻略向對方分享,例如彭翼寰寫下的長者四大策略,分析了長者生活習慣,什麼時段最機靈、什麼時間則應休養生息;而同學就自製PowerPoint及錄影片段,給健忘的長者們溫故知新,窩心無比。鄭賽珠指,「很多謝眾多學生,知我們手腳慢,都不厭其煩慢慢講解」。

萬鈞匯知中學、香港浸會大學及靈實長者地區服務推出長者電競培訓班,「學生加長者」組合將舉行比賽一決高下。(林頌華攝)

今次打機切磋,更令兩世代之間多了諒解。鄭賽珠表示,以往不理解,看見孫兒打機打到廢寢忘餐,「現在自己經歷過,才發現真的會停不了手,想追求及挑戰更高層次」。彭翼寰亦指,一直覺得年青人不應該沉迷遊戲,但參加活動後,「(心態上)似乎有點戲劇化,現在改觀了」,認識了電競都可以成為專業,可以是年輕人新的人生目標。他又認為電競是一種媒介,讓長者融入年青人的世界,體諒年輕一代面對的困境及難處,不是如此草率地,單以「電競」跟「廢青」掛鈎,定義誰是廢青。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