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大事回顧】劫後睡婆婆放下執著棄守報檔 院舍老弱無聲吶喊

最後更新日期:

一年快將過去,政府不停自傲於增加福利開支的同時,老弱傷殘的悲劇仍年復年地發生。今年夏天,堅守亡母報攤的「睡婆婆」再度被劫,前來關心的人絡繹不絕,從大眾反應可見一絲溫暖,卻讓人反思何謂關懷長者。睡婆婆期後因傷入院、退休,獲安排入住安老院。當社區支援不足,院舍彷成有需要人士的最後一根稻草。然而今年爆出多宗私營院舍醜聞;長者與殘疾人士在院舍,是受到保障,抑或更受剝削?

關愛睡婆婆現象 惹港人反思

堅守亡母報攤多年的「睡婆婆」今年再度被劫,更因而弄傷頭部,不少市民紛前來探望。(資料圖片/陳焯煇攝)

睡婆婆終告退休入住安老院

「佢(睡婆婆)日日瞓喺度,風吹雨打都唔走……跌親都未必係壞事,起碼有地方住。」
睡婆婆報攤旁的涼茶店東主劉先生

七旬的陳復興獨個兒在旺角山東街,守着亡母留下的「阿美報檔」超過半個世紀,因常在報攤睡着,被稱「睡婆婆」。「試過偷偷放涼茶喺佢個檔口,佢知道後就硬要畀返錢……佢叫我唔好掂佢報檔啲嘢;叫佢不如退休,佢又唔應」,劉先生認識睡婆婆一年多,眼中的婆婆不貪小便宜,對人和氣,卻十分固執,劉常為她感到擔憂。

市民的「熱心」,讓人反思何謂真正的關心。睡婆婆最終獲社署安排入住安老院舍(資料圖片)

報攤已被社署清場

今年7月,睡婆婆因被搶劫的賊人推倒而撞頭受傷,翌日卻仍堅持開鋪,熱心市民捐款如雪花飄來,市民送來的物資鋪滿一地;有人拍醒婆婆,有人自拍,有人硬要婆婆收下外賣食物。有心人的「熱情」,反倒引起何謂關懷的反思。

期後婆婆失足跌傷,康復後獲社會福利署安排入住安老院,勞頓大半生,終於退休;小報攤則被社署職員清走。沒有人知道婆婆最終入住哪間院舍,熙來攘往的街道,睡婆婆的故事,似是一陣風般吹過。但還有多少無依長者的故事,揮之不散?

智障院友 無聲吶喊

「國寶之家」涉虐待院友,伙食只得燒賣青菜,更違規將智障及自閉男院友雙手反綁於床位及坐廁。(資料圖片)

睡婆婆入住院舍,但入住院舍是否長者或殘疾人士的最後歸宿?津助院舍輪候時間長,私營院舍質素參差,今年《香港01》先後揭發葵涌私營殘疾院舍「國寶之家」,一年內五度加收宿費,伙食卻只得燒賣青菜,院方更違規將智障及自閉男院友,雙手反綁於床位及坐廁上,同時因疏忽照顧,導致其雙腳遭灼傷。

「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涉性侵智障女院友,惟張一直否認,引起社會震怒。(資料圖片/鄭劍峰攝)

康橋之家前院長涉性侵院友

兩個月前,另一私營殘疾院舍「康橋之家」爆出前院長張健華涉性侵智障女院友,因女事主不宜出庭作供,律政司撤控。期後本網進一步揭發該院舍疑因人手不足問題,導致六名院友於八個月內,先後因鯁死、墮樓及自殺等離奇死亡,血淋淋地揭示私營院舍質素良莠不齊,和社署豁免證明書制度兼監管不足的問題。

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去年被控與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最終控方因事主不適宜上庭作供被迫撤控,事件喚起社會關注精神障礙人士的法律權利。(資料圖片)

康橋釘牌後院友生活未改善

社署期後撤銷康橋之家的豁免證明書,成本港首間被「釘牌」的殘院,79名院友雖搬遷至其他院舍,但據記者了解,不少院友只被安排轉往同集團的「沐恩之家」總院;另至少4名院友又被遷至「國寶之家」。惟據知情人士透露,國寶之家的院友還是睡在破爛的床墊上,飯餸亦未有改善,一眾院友其實仍未脫離人間煉獄。

睡婆婆的故事,院舍的醜聞,一再提醒社會關懷微小的弱勢社群;他們,確應享有足夠的保障。

2016年度勞工及福利事件

手機APP用戶,請按閱覽時序。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