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釘牌真相】曝光:康橋院友的5種死因 離奇喪命無通報社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無聲吶喊》描述了一班無力為自己發聲的弱勢社群,任人魚肉而又無力呼救反抗的故事,當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情節,想不到竟在香港不斷上演。

殘疾人士院舍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屢次捲入多宗性侵院友案,脫罪後向各大傳媒露骨地敘述案件細節,惹起人神共憤。《香港01》追查下,更發現這間康橋之家,不但稱不上是殘疾人士的家,更是日復日折磨他們身心的地獄。在短短8個月間,康橋已出現6宗院友離奇死亡事件,其中一名14歲自閉童於院舍內開窗跳樓。

社會各界壓力之下,社署昨午宣布擬撤回臨時牌。最可悲的是,康橋結業之後,不少院友竟只可遷往同一集團的沐恩之家,面對同一批員工,關閉康橋之家,是否就能拯救這些無能力保護自己的殘疾人士呢?

每當遇上突發事故,即使院友受傷需要即時入院,均不得致電999報案,以免被傳媒追訪,以免社署追查。
康橋前員工及現職保健員指,負責人不容許將院友的死亡情況紀錄在案

《香港01》發現康橋在短短8個月,已出現6宗院友離奇死亡事件,包括2個月前14歲智障童開窗跳樓。(陳焯煇攝)

【康橋性侵案專頁】張健華專訪:強辯未釋疑點 警方謀變陣再起訴

吃飯鯁噎至死

皮帶箍頸自殺死

傷口發炎並發症致死

原因不明的病死

墮樓跌落後巷死

保健員羅姑娘指康橋與沐恩之家嚴重缺乏人手,令部分院友因疏忽照顧而死。(梁鵬威攝)

死者一:沒有牙齒的唐氏綜合症院友,遭餵食麻糬

從事護理行業十年的羅姑娘,2014年起在康橋之家的姊妹院舍沐恩之家當保健員,去年開始因人手不足,經常沐恩、康橋兩邊走。她憶述過去8個月,已有一男一女院友於康橋內進食時鯁死。兩人同樣50多歲,分別有唐氏綜合症和抑鬱症,均有吞嚥困難的問題。

「女院友鯁死是因為被餵食麻糬所致!全行都知道不能向吞嚥困難的院友餵食湯丸、蒟蒻、麻糬這些食物,但偏偏就有到場探訪院友的義工,餵她吃麻糬,聽其他職員說,當日現場未有人手為她急救,最終令她鯁噎至死。」據羅稱,這名黃姓唐氏綜合症院友沒有牙齒,平日需要職員特別餵食,她認為是院舍職員沒有巡視義工帶領的活動,加上無人為她急救,失救致死。

死者二:本應要吃切碎餐點的男院友,誤食正常飯餐鯁死

另一名梁姓男院友,平日亦需要食用刻意切碎的餐點。8月初一個晚上,因誤食正常飯餐而死亡:「他吃飯吃得很急,經常未吞便不斷將飯餸往嘴裡送。同事指他那天拿了未有切碎的飯餐來吃,而且食得非常急促,最終鯁死。」記者日前到康橋之家,有男院友亦透露目擊事發經過,「就在這裡(客廳一角),剛剛吃完飯,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鯁噎。」

有康橋之家的男院友向記者透露,曾目擊梁姓院友早前在客廳一角吃晚飯時哽噎至死。(香港01記者攝)

死者三:男院友床上皮帶箍頸自殺

另一名在康橋工作多年、今年2月始離職的前資深護理員吳姑娘(化名),亦揭發今年1月,一名約40歲的黃姓精神病男院友,在房內自殺身亡,「那天下午5時左右,我在2樓接到3樓同事電話,指有人在3樓自殺。我去到他的房間,發現他斷了氣,衣衫整齊躺在床上,頸上被皮帶箍實,被鋪蓋至胸口,右手在被鋪內,明顯發紫的左手則垂在床邊。」

死者四:患唐氏綜合症男院友傷口發炎,保健員從來不替他護理,因併發症致死

死者五:病死,原因不明

事隔不久,又有兩名患唐氏綜合症的王氏兄弟先後死亡。「哥哥早前被院友推跌,後腰有一個大傷口,需要多次出入醫院清洗護理。出院後,間中都有社康護士專程到院舍為他洗傷口,可惜我們的保健員從來不替他護理,即使看到紗布脫落,都只是叫護理員隨意找東西覆蓋,最終令哥哥傷口發炎,出現併發症致死。」吳姑娘透露,哥哥死後不久,弟弟亦因病於3月死亡,具體死因不明。

記者現場所見,康橋之家沒有太多活動空間,院友只能選擇在床上睡,或在客廳坐。(香港01記者攝)

死者六:14歲少年院友墮樓

一名患有過度活躍症的14歲梁姓少年,於2016年8月23日下午近5時,在康橋所在的大廈墮樓,伏屍在後巷位置

院方指引:遇事不打999

連同早前墮樓身亡的14歲少年,康橋之家8個月內已有6名院友身故,而同集團的沐恩之家,今年竟也因人手不足問題,有院友失救而死,羅姑娘說,「該名黎姓男院友早上突然在客廳抽筋至反白眼,但當時在場只有一個護理員在場,而且根本不懂得急救,最終該名男院友在等候救護車時失救致死。」

每當遇上嚴重死亡事故,譬如有院友死亡,都必須在事件發生後3天內向社署牌照處報告。
《殘疾人士院舍實務守則》

據前員工透露,為免惹來傳媒追訪,院方叮囑員工每當遇上突發事故,即使院友受傷需要即時入院,均不得致電999報案,而是致電消防處救護服務中心;無論前員工或現職保健員,均異口同聲指負責人不容許職員將院友的受傷或死亡情況紀錄在案,以免社署追查。此舉涉嫌違反《殘疾人士院舍實務守則》。

同集團院舍兄弟遭虐打

除了連串死亡事件,一對曾在沐恩之家短住的張姓孖生兄弟(化名)亦疑被虐打。張母憶述,幼子入住兩晚後,手腕有明顯疤痕﹕「孖仔的情況愈來愈差,今年6月決定將他們送進沐恩之家,頭兩日都相安無事,殊不知第三天早上收到院舍電話,指弟弟在花園散步時被樹木割傷,我到院舍看他,發現他的手腕傷勢奇怪,根本不是割傷的痕跡,而是被綁、甚至疑似被人用火灼傷過,而且腳與尾龍骨均有瘀痕,懷疑被人用木棍打傷。」事後負責人只安排一對孖仔轉院至康橋,但從未向張太解釋道歉甚或賠償。

羅姑娘指曾目擊職員用藤條拍打男院友﹕「2樓女生宿舍會用手兜巴打,3樓男生宿舍則用藤條打。」

沐恩之家男院友:懷疑被綁、被火灼、被木棍打

張姓孖生兄弟(化名)疑被沐恩之家的職員虐打,其母指幼子僅入住兩天,手腕已有明顯傷痕。

張超雄:明顯看顧非常疏忽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8個月內接連有6個院友死亡,完全不能接受﹕「相當誇張!尤其是死因好明顯是疏忽,如鯁死、墮樓死,亦有自殺,好明顯職員看顧他們是非常疏忽。」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抨擊有人只當殘疾院舍是金礦,沒有好好照顧院友﹕「私院即使人手比例不夠津助院舍好,都有方法可以預防這些情況發生,但連這些都不預防,而且是一年6個的話,很明顯這間院舍根本不在乎殘疾人士,只視他們為金礦,除了金錢,什麼都不理。」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批評院舍根本不在乎殘疾人士,「以最低的人手要求,接最大量的住客,只視他們為金礦。」(梁鵬威攝)

康橋的衛生:鼠患嚴重、食物過期、爆發皮膚病

康橋的衛生情況一樣令人憂心。有知情人士直指,負責人曾要求她煮過期午餐肉予院友食用;而一名於同集團院舍沐恩之家居住的女院友接受電話訪問時,亦透露院舍經常派發過期食物,如餅乾及朱古力醬,給院友食用。

記者日前現場所見,大部份床鋪均已發黃,不少床邊的圍欄、床架亦已損毀,而且當日接近30度的高溫竟沒開冷氣,接近30名男院友僅可擠於吊扇下乘涼,環境相當侷促悶熱,傳來陣陣臭汗味,記者只逗留20分鐘,已汗流浹背。

其中一名院友向記者指,院舍經常有老鼠曱甴出沒,即使放置老鼠籠、老鼠藥,仍然「日日都有老鼠走來走去」,院舍更經常爆發疥瘡等高度傳染性皮膚病,惡劣環境可想而知,院友每天猶如置身地獄。

【康橋性侵案專頁】張健華專訪:強辯未釋疑點 警方謀變陣再起訴

記者多次追問6名院友離奇死亡事件,但康橋院長劉潔心(右)卻拒絕回答。(陳焯煇攝)

康橋否認事件聲言追究

記者周四(20日)就事件到康橋查詢,多次追問6院友離奇死亡事件,但康橋職員無回應任何問題,又稱院長劉潔心已離開。身兼香港私營復康院舍協會主席的李若瑟,是康橋之家和沐恩之家的負責人,職員稱他無回過院舍,記者同時亦已將上述情況以短訊形式向他查詢,他回覆指上述所說的全非事實,聲言以法律追究。

社署發言人稱,社署殘疾人士院舍牌照事務處在過去兩年接獲康橋之家所呈報的5宗涉及住客死亡的特別事故報告,已全部交警方調查,到目前為止,警方已完成4宗的調查,無發現有刑事成分或需跟進的情況。至於另一宗有關住客墮樓的個案,警方仍在跟進。就最近接獲傳媒提供的兩個死亡個案資料,牌照處已接觸了個案的家屬,家屬表示家人的離世與其長期病患有關,並無不尋常的情況。社署又稱,根據院舍呈報的資料顯示,自2015年12月至今,已沒有院舍的住客在院舍內任職,惟至昨晚(20日),記者仍見有關院友仍兼任司機一職。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是康橋殘疾院舍出了問題?還是我們整個社福體制出了問題?請購買10月21日出版的《香港01》周報,我們將為讀者揭詳細報道。——《香港01》編輯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