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墮樓死因 雨衣人手持手機及𠝹刀 警員走近即用刀指自己頸

撰文:陳家怡
出版:更新:

男子梁凌杰前年6月15日身穿黃色雨衣,在金鐘太古廣場墮下死亡。死因庭今(12日)續研訊,數名曾在平台上與梁接觸的人士,包括工人、保安及警員被傳召作供,他們均指當日見穿黃雨衣男子呆站平台不肯離開,各人嘗試與他溝通亦未獲回應,雨衣男更一手拿手機,一手拿亮出刀鋒的𠝹刀,其中一名督察見其雨衣寫有「撤回惡法」、「黑警冷血」及「林鄭殺港」等字,欲走近他時,雨衣男即把𠝹刀指向自己的頸。

死者梁凌杰(終年35歲)於2019年6月15日從金鐘太古廣場4樓外的平台墮下,送院不治。

太古廣場當時正更換外牆雲石

證人張耀雄稱,他事發時為利基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監督人員,是案發地盤的「科文」,負責監管日常工程。他指,案發時太古廣場4樓平台正更換外牆雲石,工程由2018年起施工,該處沒安裝閉路電視。在外牆搭建的兩個工作平台均闊0.75米,外牆和所接駁的工作平台之間空隙約0.4米,故伸延部份共約1.9米闊。棚架垂直設置於金鐘道行人路,地面設有俗稱「圍街」的有蓋行人通道闊約2米。

案發地盤「科文」張耀雄供稱,當日見穿黃雨衣男子站在地盤內,一直站在同一位置好靜,無郁過。(陳家怡攝)

黃雨衣人站著不動

案發當日是星期六,地盤有開工,他於下午約3時半,在太古廣場另一工地收到工人來電,稱有外人進入地盤範圍。他在約一分鐘後進入地盤圍封範圍,見到一名穿著黃色雨衣的男子,該男子並戴有口罩,站在右邊的通架上。

張對該男子說:「先生,呢度係地盤範圍,你唔入得嚟。」但黃雨衣人沒有反應,張見狀通知太古廣場負責人,並叫在地盤的廿多名工人離開。黃雨衣人無出過聲,只站在同一位置,形容他「好靜」及「無郁過」。

所持𠝹刀已經推出刀片

太古廣場保安副主任陳鬯賡表示,他於3時50分收到通知,5分鐘後到場,甫拉開右方入口趟門,見黃雨衣人站在工作平台。陳與該男子正面對望,該男子右手持刀鋒外露的𠝹刀,幾乎和𠝹刀長度相約的刀片有一半已經推出。陳問:「先生,你做咩呀?不如出返去。」但不獲回應。

陳問黃雨衣人旁邊的背囊是否屬於他,他點頭。當工人爬上該層平台探頭,陳解釋他們收工路過,請他「唔好緊張」,他回答「好」,但工人及後返回下層。陳認為他狀態緊張和清醒,因為他沒有轉換姿勢,陳指「任何人半小時唔郁好辛苦」。

太古廣場保安副主任陳鬯賡表示,黃雨衣人右手持刀鋒外露的𠝹刀,幾乎和𠝹刀長度相約的刀片有一半已經推出。

利基監督人員張耀雄供稱,4樓平台地盤以木板圍封,左右兩個入口的趟門分別鎖上,進出須由部分員工開鎖。他指,禁止工人在右方入口附近的花槽石壆跨進外面的工作平台,現場相片顯示該處原本「有個網好似畀人扯低咗」。他不清楚黃雨衣人如何進內,聽聞他由花槽石壆入去。保安陳鬯賡卻稱該兩個入口沒有上鎖,工人幹活時門口都是敞開的,稱若鎖門則為危險,反問「火燭邊個開得切」。二人指出,地盤某些位置有張貼警告告示。

督察走近即舉刀指向自己的頸

警務督察梁宇熙供稱,他當時為中區軍裝巡邏小隊指揮官,當天值勤時接報,下午約4時半到達平台,另一名姓馮督察比他早數分鐘到場,梁督察接手處理後,進入並面對黃雨衣男子,他見對方佩戴黑色眼鏡及口罩,左手拿手機,右手持𠝹刀,其刀片推出了約2至3吋。梁督察表明其身份後,多次問該男子:「有咩幫到你?」以嘗試了解和協助,但對方沒有回應。梁督察遂行近該男子,對方即有所顧忌,並將𠝹刀指向該男子自己的頸項,梁督察不再上前接觸他。梁隨即請消防員盡快展開安全氣墊,及要求安排警方談判組專家到場處理。

警務督察梁宇熙稱,當他走近黃雨衣男子時,對方即把手上鎅刀的刀鋒指向他自己的頸。(陳家怡攝)

雨衣寫有心灰意冷撤回惡法

近個半小時的等候期間,梁曾問該男子有甚麼訴求,該男子默不作聲,無理會警方,又不時望向左手亮着熒幕的智能電話。梁見該男子身穿雨衣前後寫有「心灰意冷」、「撤回惡法」、「黑警冷血」及「林鄭殺港」字句。

聽到有人叫唔好擒出去

談判組到場後,梁督察於5時52分改到4樓平台圍封範圍外協調及維持秩序,數名年約20至30歲的市民當中有人要求見黃雨衣人並說服他,他轉述談判組決定,指為免刺激該男子,拒絕他們建議。晚上9時8分,3至4名談判組專家進入地盤,梁聽到他們高聲說「唔好擒出去」等,其後有不同聲音勸喻黃雨衣人返回安全位置,10分鐘後聞言「跌咗落去」,後來梁得悉黃雨衣人墮樓,以及從他的文件知道其姓名為梁凌杰。

相信非失足墮下

梁督察稱當時不知梁凌杰打算有何舉動,據雨衣及橫額上標語,估計他「有訴求想提出」,認為他持𠝹刀和站於危險位置,有機會傷害自己,畫簿遺物亦有疑似自殺傾向字句。死因研訊主任葉志康提問下,梁督察指工作平台並無地滑跡象,相信他不是失足墮下。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及他有否看過氣墊擺放位置,他指沒有,不知氣墊不能放於行人路,稱消防具專業知識決定。梁督察表示,總督察聶凱鵾到過現場視察,梁有徵詢他意見,包括傳召談判組。

庭上昨展示死者遺物,畫簿寫有「我對呢個香港已心灰意冷 呢幾個月不斷沈思都找不出答案和將來 今日我是個人意願 唯獨是政府促成」。

案件編號:CCDI-481/2019(DK)

案發經過。(詳看下圖)

+7

梁凌杰從平台掉下的過程。(詳看下圖)

+7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