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荒|一傭難求僱主月花萬元請家務助理 「跳工」爭拗定義不清

撰文:陳嘉慧 黃詠榆
出版:更新:

「禁飛令」影響外傭供應,全城爭聘外傭,有僱主表示,現時聘請家傭過程甚為困難,料到年底才能聘請到,故請朋友母親幫忙照顧兒子作為「過渡」,但每月花費可達1萬元。另有僱主不滿外傭疫下單方面解約「跳工」,雙方仍正在勞工處進行談判,保守估計待新年後,才可聘請到來自海外的外傭。
有關注外傭權益的團體則認為,正常僱傭關係中,雙方皆有權終止合約,「唔會話個僱主唔可以炒人,只係要跟住個機制賠償」,單單以「跳工」形容辭職外傭並不公平。

▼外傭假日於添馬公園、遮打道聚會▼

+8

Ada與丈夫育有一子,兩夫妻均有全職工作,於是聘用菲傭幫助照顧5歲兒子及料理家務。不願上鏡的她說,家中菲傭姐姐已為一家穩定工作了5、6年,但姐姐因要回國照顧自己家人,最近提出辭職,將工作至6月初。

多次到中介公司碰運氣

Ada表示,自己4月開始接觸中介,希望聘請新的家傭,但過程甚為困難,曾面試過一名菲傭,本想稍作考慮,但兩小時後中介即致電指,已有人願意出價5,000元聘用姐姐,她不欲和其他家庭競爭,因此作罷。她其後到另一間中介公司碰運氣,對方提醒,要盡可能早到,否則姐姐都「俾人揀哂」。Ada說,當日有提早到達,但中介公司門口已大排長龍,不少人即場面試,場面墟冚,她亦無功而回。

▼全港外傭作第二次強制檢測▼

+2

避免聘請斷約外傭

疫情加上停飛影響,有指外傭薪酬因而「搶高」。Ada表示,看過不少外傭履歷,均要求至少5,000元月薪,且要求僱主提供獨立房間,指定放假日期,更有人表明不欲照顧老人、長期病患者或初生嬰兒。

Ada表示,不太考慮加錢聘用外傭,因未能確定對方表現如何,只會因應對方工作表現加人工。她續指,不少應徵者都有「斷約」紀錄,又認為聘請斷約外傭有風險,「斷得1次,就會有第2、3次」,恐會白白浪費萬多元中介費。

延伸閱讀:外傭荒|禁飛實施逾月 近3000外傭無法抵港 本地保母需求增三成

▼外傭荔枝角公園排長龍等檢測▼

+1

請朋友母代照顧兒子 月花1萬元

Ada預料難以在短期內聘請到外傭,「估計要搵到今年年尾」,於是找來朋友的母親作為過渡,幫忙照顧兒子。她說,朋友母親一星期工作5日,每日工作半天約5小時,時薪100元,即月薪1萬元。

她慨嘆,本地家務助理人工較外傭昂貴不少,加上暑假將至,小朋友全日在家需由大人照顧,但朋友母親只能兼職半天,另外半天時間仍需由家人幫忙。Ada無奈道,長遠還是希望找到外傭,否則自己或要辭職照顧兒子。

▼外傭首次強制檢測▼

+5

另外一名僱主,一家三口、育有一名4歲女兒的洪太指,因丈夫不時往返內地工作,故聘請外傭分擔家中工作,主要工作包括照顧女兒、打掃家務等。她稱,去年9月經中介公司聘請外傭,當時中介不斷向她遊說,稱外傭短缺宜盡快「扑槌」,便即場與一名外傭簽約。洪無奈指,合約原簽署了兩年,惟姐姐工作半年後,4月份便提出單方面解約「跳工」,目前雙方仍正在勞工處進行調解。

洪太表示,聘請的外傭姐姐只工作了半年,便於4月份突然離職,令她大失預算。(黃舒慧攝)

寧待疫情緩和後才聘請新姐姐

洪自言,對於聘請斷約外傭失去信心,曾向中介打探「行情」,不少中介已向她明言,目前難聘請來自海外的姐姐。她估計,至少待菲律賓等地疫情稍緩後,新年後才可聘請到來自海外的外傭,亦指願出價至5,500元。

洪太表示去年簽約時,原預料外傭會工作兩年。(受訪者提供)

被問及會否考慮聘請家務助理,分擔家務工作時,她直言性質不太相符,「女兒平日都是很有規律性,如上午便會去上課等」,加上聘請外傭,希望有人可陪伴女兒,而非處理家頭細務,故不會考慮。

拒批疑涉「跳工」簽證達695宗 為去年兩倍

入境處回覆《香港01》查詢時指,在2018年至2020年,每年分別有1,184、1,709及1 ,776宗外傭簽證個案的申請因懷疑「跳工」被轉介至特別職務隊跟進,職務隊分別於該三年拒絕了165、267及319宗涉嫌「跳工」的申請。不過,單單在2021年首4個月,因懷疑「跳工」被轉介跟進申請有1,574宗,而被拒絶的申請則有695宗,數目超過去年全年被拒申請總數的兩倍。

外傭團體:正常僱傭關係 雙方皆有權終止合約

外勞事工中心社區關係主任唐曉昕認為,在正常僱傭關係中,雙方皆有權終止合約,「唔會話個僱主唔可以炒人,只係要跟住個機制賠償」,單單以「跳工」形容辭職外傭並不公平。

唐亦質疑,入境處未有清楚說明「跳工」定義,通常拒批簽證時,僅解釋不符僱傭手冊,有外傭反而因此擔心被當可疑個案,即使遭到不公待遇,亦不敢提出解約,促政府釐清準則。

外勞事工中心社區關係主任唐曉昕。(資料圖片)

勞工處:與外傭輸出國家駐港總領事館保持緊密聯繫

問到如何紓解外傭人手荒,勞工處回覆指自去年初,一直實施多項協助外傭及其僱主,如容許僱主延長其即將離任外傭的現行合約有效期限,呼籲僱傭雙方「開心見誠,互諒互讓」,商討合適安排,政府會密切留意情況,並與外傭輸出國家駐港總領事館、外傭及僱主團體、職業介紹所組織等保持緊密聯繫。

入境處回覆查詢時,僅重申在審核外傭是否「跳工」時,特別職務隊會詳細考慮多方面的因素,包括外傭提前終止僱傭合約的次數及原因、外傭過往的行為操守、外傭及前僱主的紀錄等。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