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放榜|長短腳遭歧視 陳志恒用努力克服殘障獲大學有條件取錄

撰文:曾凱欣
出版:更新:

DSE中學文憑試本周三(21日)放榜,就讀香港耀能協會賽馬會田綺玲學校的應屆考生陳志恒,自幼患有輕度痙攣性截癱,兒時更因此被朋輩的歧視。雖然讀書的道路充滿荊棘,但亦無阻他追尋自己的道路,不斷接受挑戰。

疫情下應考DSE,對殘障學生更是好不容易,志恒不時提醒自己要集中精神溫書,直言「疫情最考自理能力」。現時他已獲得城大專上學院的商業管理榮譽文學士有條件取錄,考獲33222及積點15分以上便符合取錄資格升讀。

香港耀能協會賽馬會田綺玲學校應屆考生陳志恒,自幼患有輕度痙攣性截癱,長短腳亦令他日常走路時難以平衡。(曾凱欣攝)

走路時難以平衡 小學時遭受歧視

志恒因出世時腦部缺氧,自幼患有輕度痙攣性截癱,長短腳亦令他日常走路時難以平衡,因此在小時候經常趺傷,需要時常出入醫院,「由一歲到九歲全部時間,喺深圳兒童醫院做復康訓練」,。

在內地出世的他,於內地主流學校完成小學課程,不過因為遭受朋輩的歧視,媽媽最終決定讓志恒來港讀書,「佢哋(同學)可能會講『點解你行路咁差』、『你講嘢可唔可以正常啲』、『你隻腳係咪有咩問題』」。雖然被歧視,但志恒亦沒有因此感到氣餒,「可能佢哋唔理解,好似我哋呢啲殘障人士需要咩協助」。

日常靠睇NBA球場學英文發音

來港讀書後,志恒能夠跟自己同樣患有殘障的同學相處,「內地同行得走得嘅同學一齊相處」,在田綺玲學校讓他感覺自己不再是「異類」,不時都會幫助身邊有需要的同學。除此之外,自幼在內地讀書的志恒,語言亦成為他的一大挑戰,不過他仍屢敗屢戰,培養了不少獨有的讀書心得。

志恒直言最重要「睇自己肯唔肯努力地練習」,為了改進英文和中文的發音,他在日常經常聆聽純正的英文讀音,以及觀看中、英語新聞報道。因為深受爸爸影響,球類運動成為他的興趣,故此會一邊看NBA球場,一邊聽英文旁述,「喺腦入面試吓翻譯(旁述)」,並學習旁述的英文口音。在寫作方面,他說「睇英文文章,唔明嘅生字查字典,抄低佢」。

身兼中文科老師的班主任王老師提到,每次收到志恒的作品都會感到驚喜,「(文中)有好多比喻、四字詞,係高水平嘅作品。」

曾一度打算回到主流學校 最終被家人說服

志恒讀書的道路充滿荊棘,他在中三時期曾經想回到主流學校繼續升讀高中,但被家人說服,認為他應該在非主流學校的環境中「訓練吓再出返去,因為好多嘢未知點應對」。2019年反修例事件期間,志恒曾經一度回到內地升讀高中。

初中時期的班主任何老師提到,「志恒喺成長過程中經歷唔同嘅掙扎,好多想法去安排自己嘅未來」,最終「覺得呢度(香港)啱啲又返嚟」。

志恒提到,曾一度打算在內地完成中六課程並升學,但親友向他道「你知唔知國內高考難度幾大」,細思後最終決定返港繼續升學。

王老師亦提到,他在內地讀書期間,學校的老師繼續不斷跟他保持聯絡,回港後各科的老師亦都「幫佢追返(學習進度)」,因此在銜接上問題不大。她又說,志恒在中、英文科的成績都十分好,不過因為病情影響,在邏輯思維上相對較困難,「諗嘢比其他人需要多啲時間,講嘢慢少少」,都令他不擅長數學科。

志恒熱愛國際象棋,不時會參加不同的國際象棋交流活動,現時更是業餘的四級棋手。(學校提供圖片)

熱愛國際象棋 成業餘四級棋手

雖然天生殘障,但志恒亦沒有因此局限自己,熱愛國際象棋的他,不時會參加不同的國際象棋交流活動,現時更是業餘的四級棋手。2018年的暑假,志恒曾經試過獨自乘搭飛機到海南島參加交流會,「訓練中識到相同興趣嘅朋友」,捉棋的過程亦令他在面對失敗時比以往更為冷靜。

疫下不再做跨境生 留港迎戰文憑試

文憑試放榜在即,今年不少學生的校園時間都在疫情之中渡過,志恒說,情緒亦因疫情受影響,「上堂時間少咗,令溫書時間少咗,要逼自己努力溫習」,又直言「疫情最考自理能力」。停課期間,他不時提醒自己要集中精神,溫習最有信心的科目。長居深圳的志恒原是跨境學生,不過為迎接文憑試,加上疫情,決定留港居學校宿舍,老師亦不時為他在課餘時間補習不擅長的數學科。

志恒預料文憑試成績可達積點11至19分,其中中文和英文科最有信心,期望可以達到4至5級成績。他已獲城大專上學院的商業管理榮譽文學士有條件取錄,考獲33222及積點15分以上便符合取錄資格。雖然準備升讀主流大學,但志恒亦不擔心無法適應,「點都要面對新環境,唯一可以做嘅係適應環境,唔係環境適應你。」對語言學習充滿興趣的他又期望,在大學的生涯可以學習不同的外語,如西班牙文和日文,亦都十分期待有機會到外國交流,增廣見聞。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