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志活:已去信港大要求召開聆訊 冀將「國殤之柱」運離香港

撰文:胡家欣 孔繁栩
出版:更新:

港大早前去信要求支聯會今日五時將「國殤之柱」移走,支聯會今(13日)在限期前回覆港大指,「國殤之柱」由高志活擁有,得悉對方正委託律師跟進,認為由校方直接與高志活代表律師接洽較為合適。
雕塑創作人高志活今晨亦向傳媒發聲明,確認已在港委聘律師,昨日向港大發出律師信,要求召開聆訊(hearing),又稱冀擁有權可獲尊重,以將雕塑運離香港,強調,若果雕塑被破壞,校方有責任作出賠償。港大回覆查詢稱,校方仍就此事繼續徵詢法律意見,並會與相關單位按合法合理基礎處理。
「死線」過後未見校方有行動,有港大學生批評,校方不能夠容納「國殤之柱」,象徵學校自我審查,自我閹割,打壓校園討論空間。

延伸閱讀:國殤之柱去留未明 支聯會重申藝術家高志活擁有 校方應聯絡處理

港大限國殤之柱今日移走 支聯會:港大與擁有人高志活接洽較合適

▼港大要求限期內移走「國殤之柱」▼

+3

踏正下午5時,港大黃克競樓外有不少學生駐足,等待見證校方移除國殤之柱一刻,不過,接近傍晚6時,校方未見有任何行動。

土木工程學系簡同學是港大舍堂代表,他指,每年新學期都會向新生介紹國殤之柱,了解歷史背景,該他們對時政作出討論。簡同學形容移除國殤之柱,象徵學校自我審查,自我閹割,打壓討論空間,令學生不敢言,製造寒蟬效應。

土木工程學系簡同學是港大舍堂代表,他指,形容若校移除國殤之柱,象徵學校自我審查,自我閹閹割,打壓討論空間,令學生不敢言,製造寒蟬效應。(孔繁栩攝)

雖然移除限期已過,校方未見有動作,但簡同學認為「今日唔拆,都係遲早嘅事」,指出舉辦六四集會已經有困難,連一件具歷史意義的雕塑都容不下,「第日大家都係歌照唱,舞照跳,對時政無咁上心」。

四年級的呂同學就認為,校方今次開先例移除國殤之柱,日後都可能會用相同手法,處理具敏感的物件,「校方係敵視、唔容納學生討論政治議題的聲音」。

每年港大學生會均會洗刷「國殤之柱」。(資料圖片)

雕塑創作人:已向港大法律師信 冀將「國殤之柱」運離香港

港大上周四(7日)去信支聯會,要求支聯會於昨日下午五時前,移走「國殤之柱」,否則視之為放棄。支聯會今日在限期前回覆港大指,「國殤之柱」屬於原創者高志活,對方近日已公開表明他是「國殤之柱」擁有人,亦得悉對方正委託律師跟進有關情況,故支聯會認為,由港大直接與高志活代表律師接洽較為合適。

港大早前去信要求支聯會今日五時將「國殤之柱」移走,雕塑創作人高志活今晨再向傳媒發聲明,已成功在港委聘律師。(資料圖片)

「國殤之柱」雕塑創作人高志活今晨向傳媒發聲明,稱已成功在港委聘律師,昨日本港時間早上11時已向港大發出律師信,要求召開聆訊(hearing)。他指與律師力求妥善處理事件,盡可能滿足各持份者。他續指,希望其擁有權可獲尊重,以將雕塑運離香港,過程中確保有序及無任何損毀。他強調,若果雕塑因此被破壞,校方有責任作出賠償。

高志活續指,一旦「國殤之柱」被毀,促各人盡快到港大收集雕塑的碎片,越多越好,又指碎片可用作將象徵「帝國滅亡,但藝術永存。」(Empires passes away - but art persists)

高志活又表示,已聯絡多位丹麥議會的議員,對方表達對事件關注,並促丹麥外交部長介入和聯絡中國大使館,要求他們保護丹麥的資產。

港大下午回覆查詢稱,校方仍就此事繼續徵詢法律意見,並會與相關單位按合法合理基礎處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