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批foodpanda車手罷工因政府三不管 倡學內地保障外賣員權益

撰文:歐陽德浩
出版:更新:

疫情自去年爆發後,市民減少在外進膳,為外賣平台提供擴充的機會。惟近日有foodpanda外賣員不滿公司政策,發起至少六區工業行動,集體上線休息不接單。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組織幹事何鴻興指,問題歸根究底在於政府「三不管」的態度,並無明確定義自僱人士的標準,以致外賣員於送餐途中,若不幸發生意外亦不受保障。
何鴻興建議,政府可傚法內地的規定,如外賣平台須為外賣員投保,並制定最低時薪。至於勞工處亦應「一錘定音」,以釐定外賣員是否屬於自僱人士。他亦稱,本港外賣員已忍無可忍,相信於接下來將會繼續發起工業行動。

+1

外賣員屬「自僱人士」缺保障 遇意外將得不償失

foodpanda外賣員罷工表達訴求,並非首次爆發,但今次的人數及規模較以往大。何鴻興認為,外賣員反覆爆發的罷工,歸根究底在於政府「三不管」的態度,過度強調「大市場,小政府」,依賴市場調節薪酬,並無明確定義自僱人士的標準。

外賣員曾是合約工 其後改自僱

何鴻興指,foodpanda最初進軍香港時,外賣員為合約員工,受僱傭條例保障,享基本時薪及額外的訂單分成。不過政府的灰色地帶,讓外賣平台有機可乘,後來「鑽法律罅」更改制度,轉為聘用自僱人士,舊制員工則以投訴等名目取消合約。

不受僱傭條約保障的外賣員,缺乏法律保障,除了沒有法定假日、有薪年假及強積金供款外,若送餐途中遇到意外,隨時得不償失,例如被執法人員「抄牌」罰款、交通意外以致電單車損毀及住院等。

foodpanda無視車手路面困難 新設「棄單停賽制度」

因此何鴻興狠批foodpanda是無良公司,「大石砸死蟹,叫人做阿四,聲稱大家係外賣團隊,但有事嗰陣CS係完全幫唔到手。」他亦稱,不時有外賣員發生意外送院,惟多個月後仍未獲得外賣平台的補償。即使外賣員上訴至勞資審裁處,亦需花費以年計的時間才能解決,「大公司一定同你周旋到底。」

是次外賣員罷工的主因,是foodpanda聲稱員工可自由接單,不再計算接單率,卻突然新設「停賽制度」。在新制度下,若外賣連續棄單,將被強制禁止上線約15分鐘。何鴻興指出,騎兵於馬路爭分奪秒之時,又如何立即停車接單呢?

而「步兵制度」更是香港獨有特色,雖然外賣平台建議,步兵的運送距離為1公里內範圍,事實上分派的地點位於數公里以外。此外,foodpanda的薪酬調整機制,亦一直受外賣員垢病,因薪酬僅資方自行決定,外賣員每次均被蒙在鼓裏,往往於工作後才得悉收費調整。

何鴻興認為長遠解決亂局的方法,只能交由政府插手,如傚法內地規定外賣平台包括美團,必須保護外賣員權益。(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料外賣員聖誕節、除夕將繼續罷工

然而,雖然部分人以外賣賴以維生,亦有部分只為賺外快,不願與外賣平台構成僱傭關係。但何鴻興認為長遠解決亂局的方法,只能交由政府插手,如傚法內地規定外賣平台包括美團,為外賣員投保,並制定最低時薪等。至於勞工處亦應「一錘定音」,以釐定外賣員是否屬於自僱人士。

何鴻興預料,若政府出手解決事件,不排除屆時外賣平台將撤出香港。他以台灣數年前,相繼發生多宗外賣員交通意外事件為例,指外賣平台在當地修例後,立即將罰款改為獎金,取消外賣員身穿制度的規定,以此逃過政府的規定。他亦稱,本港外賣員已忍無可忍,相信於接下來的聖誕節、除夕等,會繼續發起工業行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