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宵花市取消|桃花加價市民仍爭住買 東主戥同行唔抵:損失慘重

撰文:陳淑霞 房曉彤
出版:更新:

虎年將至,不少人選購時令年花應節。位於元朗錦上路財記花園,桃花花海一片,老闆郭財添表示,疫情無損銷情,雖然輕微加價,但今年客人預訂桃花情況超出想像,甚至供不應求,其中較大株的桃花幾乎售罄,只餘一成貨量,主要以公司客為主,最貴一株價錢達約6萬餘元;較細株的桃花則尚餘約四成貨量,亦有不少街客專程到場選購。
港府今年因疫情取消全港年宵花市,雖然財記花園主要以批發及直銷為主,但郭老闆亦替同行花農感到不值,一番心血恐付諸東流,「用一年時間種出嚟,就係靠年尾幾日,咁就無咗出年生活費,都唔知點樣搵返。」有市民同樣認為,港府「一刀切」的做法令花農損失慘重,「點解唔可以限制花市時段或嚴格控制人流呢?去年都做到。」

+2
財記花園主要種植桃花為主,老闆郭財添表示,不少大桃花的預訂情況超預期,供不應求。(鄭子峰攝)

位於錦上路的財記花園,主要種植桃花,場內種有約600至700株桃花,互相爭豔鬥麗,部分桃花掛上已預留的記號。老闆郭財添表示,今年桃花銷情超預期,其中尺寸較大、企業或商務客心儀的大桃花貨量只餘一成,十多呎的大桃花更早已售罄,最貴一株達6萬餘元,「今年都係唔夠賣,全部都係做熟客,最緊要花開得靚同合時,就自然會返轉頭,做咗兩、三年,都唔會走。」他又提到,雖然疫情仍然持續,但預訂量未見減少,相信各企業未有減省年花應節預算。

至於較細的桃花株,貨量則尚餘約四至五成,並以家庭客為主。他又指,今年街客增加約一至兩成,「遲啲仲多啲都未定,不過我哋都唔夠賣。」

他又指,本港百物騰貴,今年酌量加價約5%,「少於一成,我哋其實都係搵兩餐,最緊要啲人返轉頭,關照我哋。」他續說,大桃花難以種植,需時最少數年培植,亦受天氣及環境影響,「山竹當年吹死好多,浪費好多花,損失好大,今年雖然有打風,但托賴唔係好大影響。」

郭老闆指,今年桃花開得合時。(鄭子峰攝)

郭老闆續指,受惠於良好適中天氣,今年桃花開得合時,「有北風就開得靚,如果吹南風同東風就無咁好。」雖然近月氣溫時暖時凍,但他指亦無損花開正茂,且桃花「好襟擺」,「啲花陸陸續續開,好多鐵花,起碼開成廿幾日,起碼可以擺到過年後。」

「一年時間種出嚟,就係靠年尾幾日」

對於港府取消年宵花市,他亦替同行感到不值,因整年種植心血恐付諸東流,「戥佢哋好慘,無年宵市場,損失真係好大。用一年時間種出嚟,就係靠年尾幾日,咁就無咗出年生活費,都唔知點樣搵。」

居於元朗的李生及李太結伴到場選花,李太指,較常前往花場購買年花,雖然價格較花市貴,但選擇較多。她又認為,受疫情影響,花價有明顯上漲,「蘭花往年賣100蚊左右,今年120蚊,但以往唔駛畀插花錢,今年就每枝收10蚊,咁計返貴左好多倍。不過一年一次,就無所謂啦。」

李太認為,港府取消花市,令花農損失慘重,倘改為限制花市時段或嚴格控制人流,則可平衡防疫及花農生計。(鄭子峰攝)

她又認為,港府取消花市,令花農損失慘重,「嗰幾日就係一年最賺錢嗰段時間。」她認為倘改為限制花市時段或嚴格控制人流,則可平衡防疫及花農生計。不過,她指近年於鄉郊開設的花場愈開愈多,亦有不少市民慕名而至,相信可分散人流,不會一窩蜂湧至花墟。

趙先生指,港府不應一刀切全面煞停花市,令花農陷於損失。(鄭子峰攝)

同樣到場選花的趙先生則指,自己喜歡前往花場,因較為空曠,但他認為,港府不應一刀切全面煞停花市,令花農陷於損失,「將距離拉開啲,原本開100檔,咪只限開50檔,起碼比人做返生意呀嘛。就算唔講花市,花墟都係咁多人架啦。」他又認為,「依家個菌(新冠病毒)無法消滅,全世界都消滅唔到,唔通永遠唔開檔啊?」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