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宵花市|年花批發市場連續兩年煞停 花農嘆被遺忘:苦況無人知

撰文:陳淑霞 房曉彤
出版:更新:

新冠變種病毒Omicron疫情嚴峻,港府宣布取消全港年宵花市,檔販叫苦連天。不過,有花農表示,除官方主辦的年宵花市以外,位於旺角的花農批發市場,更是連續第二年被煞停取消,令一班傳統老農血本無歸,苦況無人知曉,花農梁日信說:「去年已無晒棺材本,諗住可以重生,點知最後都係幻滅。」
他又指,批發市場近年備受制肘,規模不斷萎縮,憂慮日後無以為繼,令老農失卻傾銷渠道,他批評港府重商輕農,加速本地傳統農業衰亡。

+2
全港15個年宵取消有人知,我哋係第16個,就無人知道。
信芯園園主梁日信

花農批發市場原在旺角大球場停車場舉行

元朗新田信芯園園主梁日信(信哥)表示,他歷年均有參與由港九花卉職工總會主辦、位於旺角花墟的花農批發市場,參與的花農會將花卉運抵現場,並即場批銷及「落貨」予散客,例如花店等,已有數十年歷史。

不過,有別於政府主辦的年宵花市,批售市場近年面對的官方制肘續年增多,規模不斷萎縮,更由批發及零售,限制至只可作批發用途,亦只能遷至旺角大球場停車場舉行。翻查資料顯示,批發市場近年屢被地區人士批評阻街及造成噪音問題。

政府去年以防疫為由,取消新界花農批發市場,連同今年,已連續第二年被取消。(資料圖片)

料今年蝕達6位數金額

信哥提到,去年花市得以重開,但批發市場則已遭政府以防疫為由,連續第二年被取消,惟老農困況無人知曉,「全港15個年宵取消有人知,我哋係第16個,就無人知道。」他續指,不少傳統老農因而血本無歸,損失慘重,估計今年自己亦損失達6位數金額。

去年已無晒棺材本,周圍借貸,希望今年可以有個重生,點知最後希望都係幻滅。所以點解呢度有個鼓?(現場日式打卡場景)就係要擊鼓鳴冤。
信芯園園主梁日信

斥政府重商輕農:個個老農都有尊嚴,唔想靠政府

信哥續說,即使有賠償亦無補於事,認為問題癥結出於港府重商輕農,「係咪畀一萬幾千抗疫基金佢哋(老農),可以養到佢哋長命百二歲?但個個老農都有尊嚴,唔想靠政府。」他又說,為向合作伙伴有所交代,唯有改邀他們透過視像對話看花,「最多運輸費由我支付」,但他謂,不少老農年紀老邁,亦非人人有能力變陣。

某某單位領導人好叻,話班老農識得散貨,但我想講,識得散貨係班商人。你哋班高官有無顧吓班老農,我心入面真係有團怒火,唔該好好用頭腦反省。依家政府你又話良政善治,咁樣對付我哋呢班老農㗎咩?
信芯園園主梁日信

他指,花農批發市場是歷史遺留問題,一直無人解決,「當年政府拎咗我哋花墟,無安置老農,令到佢哋顛沛流離,不知何處是吾家。」

政府在上周五(14日)公布取消花市,食衞局局長陳肇始在記者會上強調,政府有汲取去年復辦的經驗,得悉有花農會自行「散貨」。

元朗新田信芯園園主信哥估計,今年自己損失達6位數金額。(鄭子峰攝)

花田收入場供打卡 平市價三分一賣花

失去主要批銷渠道,他選擇於園內零售自救,位於元朗新田的信芯園,近年積極轉型,有逾3萬平方呎的花田外,亦設有特式場景供遊人「打卡」,園內的百合及劍蘭亦「當時得令」,可供即場購買。今日適逢周末,有不少市民到場參觀花海及拍照留念,亦有人購買年花應節。他表示,雖然疫情猶在,但並無加價,反而選擇將花價降低,以百合為例,一枝10元、劍蘭則50元3枝,較市面最少便宜三分一,冀回饋市民,共渡逆境,「一齊撐返起香港佢。」信哥又指,會向遊人收取入場費50元,以壓低花價及平衡成本。

他又認為,港府既以防疫理由決定停辦花市,理應一視同仁,現時人流湧往旺角花墟,且不設防,非但沒有如花市般設人流管制,亦毋須使用「安心出行」,形同打開防疫缺口,「依家18區都無年宵,(市民)迫入死胡同,一旦花墟爆疫,隨時要全民檢測。」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