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度智障男錯配入嚴重類院舍 專家:事主無法適應 議員促調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7歲輕度弱智的華仔(化名),因意外須困坐輪椅生活。他被編配到政府津貼殘疾院舍--被認為質素較私營更好的院舍生活,但他並不快樂。

因為院舍專為嚴重智障人士而設,服務以照顧為主,無論日常院舍活動,或膳食安排,均以嚴重弱智人士優先,與輕度智障兒華仔的需求,大相逕庭。

殘疾人士是否配得豐盛的生活?他們有些被當成小孩,甚至是對外間沒有反應的個體,要求合適膳食、看電視等娛樂,是否要求太多?

位於沙田大圍的「保良局鄭翼之中心」,屬已領牌的政府津貼殘疾人士院舍, 專門照顧嚴重弱智人士。(梁鵬威攝)

殘疾人士院舍醜聞近年時有發生,有身體嚴重傷殘及輕度智障的院友華仔(化名),年初懷疑被「保良局鄭翼之中心」院舍職員掌摑。記者與他深入訪談,發現他在錯配下,入住不適合的院舍,生活並不如意。

院舍錯配 華仔:食唔飽

2012年於社工安排下,華仔從沙田一間專門照顧嚴重肢體傷殘人士的院舍,轉至大圍的政府津貼院舍保良局鄭翼之中心居住。雖然華仔於沙田的院舍生活不錯,但由於社工稱新院舍更適合華仔,故亦依從建議行事。

不過,保良局鄭翼之中心專門照顧嚴重智障人士,屬輕度智障的華仔無法適應:「電視都不能看,晚上七時多便要上床睡覺。」更甚的是,院舍為防止院友於吞嚥時發生意外,所有飯菜一律切碎,華仔難以習慣:「星期一至四就食唔飽,好多時都要餓住瞓,因為啲麵成日剪到碎晒好難食。」

 

由於華仔經常在院舍「食唔飽」,所以華母一接他回家,便會煮大量餸菜給華仔果腹。(梁鵬威攝)

錯配情況萬中無一

華仔院舍生活並不如意,但為免媽媽擔心,只敢悄悄向記者形容院舍內的生活。 「我唔敢同媽媽講,因為媽媽會流眼淚,佢係一個連睇電視都會流眼淚嘅人。」而華母對於各種類型的院舍認識亦不多,只能依靠社工等專業意見,亦不知華仔入院了不合適的院舍。

根據社署最新資料,嚴重智障人士宿舍平均等候時間為17年,而嚴重肢體傷殘人士宿舍僅為5年。換言之以「華仔」個案為例,「排啱隊」入住較合適他的嚴重肢體傷殘人士院舍,排隊年期更短,入住機會更高;要入住錯配的保良局鄭翼之中心反而更難,但最後竟被錯配。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指華仔屬嚴重肢體傷殘及輕度智障人士,入住嚴重智障人宿舍明顯不恰當,「華仔需特別專門的物理治療師為他加倍鍛練肌肉,但嚴重智障人士宿舍的設備與人員,其實不足以應付及滿足他的需求,加上華仔只是輕度智障人士,社交及溝通能力都比嚴重智障人士高,錯配之下,令他生活得不如意。」(資料圖片)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指殘疾人士家屬在長期受壓或無助的情況下,容易有求死念頭,建議政府加強求救資訊的渠道,例如在電視、電台及社區增加資訊站。(資料圖片)

錯配加速院友退化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指,「錯配」現象非常奇怪,近十年鮮有聽聞:「嚴重智障人士宿舍根本唔啱輕度智障人士住,因為佢哋的生活要求遠比嚴重智障人士高。」他解釋,嚴重智障人士院舍以照顧為主,甚少康樂活動,「輕度智障人士入住呢類院舍,會令佢地長期處於被遺忘及孤獨既狀態,長久落去,佢哋生活得唔如意之外,更會加速退化,拒絕同外界接觸。」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亦形容情況萬中無一、不可思議:「明顯是錯配!院友被編派至什麼類別的院舍、哪一間院舍,過程中必定有社署介入,署方無可能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安排一個輕度智障的殘疾人士,入住一間嚴重智障人士的院舍,社署應該立即調查清楚,究竟中途出現什麼問題。」

社署在2001年成立了「檢討殘疾人士住宿服務督導委員會」,制定了一套評估工具,包括護理需要、功能缺損、行為問題及家人/照顧者的應付能力,以識別不同殘疾人士的需要,從而配對合適的住宿服務。記者就事件向社署查詢,對方指社工已按現有機制為他作出評估,並根據評估結果輪候所需的住宿及日間訓練服務,沒有出現錯配的情況。 

身患癌症、糖尿及抑鬱的華母,慨嘆前路茫茫,不知道如何為兒子取回公道。(梁鵬威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