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東北發展案】村民斥判監13個月過重 望學習抗爭者的堅定勇敢

撰文:鄧麗婷 蔡正邦
出版:更新:

13名反東北發展的抗爭者,去年2月被裁定非法集會罪成,判處社會服務令,但在律政司申請改判各人監禁後,上訴庭昨改判眾人入獄8至13個月。東北村民坦言,判刑太重了,認為是「屬於滅聲」,但日後仍會發聲,不放棄抗爭。

馬屎埔因部分土地由地主申請原址換地,變相提早收地。(蔡正邦攝)

村民:當下只想阻止不公義的發生

「今次的刑期覆核,又勾起三年前立法會外的一幕。」馬屎埔村民區晞旻(Becky)如是說。她猶記得,那是新界東北工程前期撥款的第五次集會,在衝擊立法會前,財委會一直都在討論,直至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宣布剪布,付諸表決。就在那一剎,場外抗爭的人被憤怒包圍,當下只是好想阻止表決的發生,阻止不公義的事發生。

Becky表示要向13位抗爭者學習。(蔡正邦攝)

衝擊因見到議會的暴力

早在立法會集會前,村民什麼都做了,遊行、集會、參與公聽會、諮詢會、到立法會日申訴部、帶議員了解情況……但都像不被看見。Becky和抗爭者深知,當下一付諸表決,立法會有建制派、功能組別,議案好容易就會通過,「那一下看到議會、制度的暴力,但你就是沒辦法去阻止」。她認為,打壓或不公越大,反響也越大,那一晚抗爭者的反應不無原因,全因多年的反抗不被看到而憤怒。

望學習抗爭者堅定追求公義

Becky記得去年2月,原審法官判處各人社會服務令,判詞提到13名被告的個人信念強烈,即使判監也改變不到他們的想法。然而律政司要求覆核刑期,「一定要令所有人坐監,無論是學民三子、東北13人,令到其他人都怕,你一出來反抗就會這個結果」。此舉可能會對抗爭者造成壓力,但她相信越大的打壓就會形成民間越大的力量,正如這次判刑,民眾是憤怒的。不過她還是慨嘆:「明明我們在做對的事,為公義發聲,是超級正確的事,但有這種結果,令人感覺好差!」

見到並肩抗爭的戰友坐上囚車,Becky再次哭了。她說,要向這13位抗爭者學習,「見到他們好堅定、勇敢、善良,想學他們一樣好堅定去做認為正確的事」。

古洞北去年3月被強拆,村民一度無家可歸。(蔡正邦攝)

馬屎埔、古洞北,兩個新界東北發展區,村民抗爭多年,只為保住家園、守著農田,政府又聽見他們的聲音嗎?

劉秋碧直言,,只要政府太過過態,自己仍會發聲。(蔡正邦攝)

被強拆古洞村民:叫我放棄(抗爭)無可能

古洞村民劉秋碧斷言:「政府由頭到尾都無聽過。」她指年青人衝擊立法會當下或者急進了一點,但判刑13個月過重,認為法庭應酌情處理。對於律政司的做法,她認為港府施政模稜兩可,「有人嘈就做多些,沒人嘈就做少些」,終於逼到村民出來抗爭,但這次重判等於滅聲,「第二次沒什麼人敢出聲」。

但劉深信,發聲是村民的權利,政府過態,自己就要發聲,直言即使因抗爭入獄也不擔心,「走到這一步,叫我放棄(抗爭)無可能!」

【新界東北專頁】囤地拆遷、示威判刑 我們的土地開發正義嗎: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