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埔九巴車禍一周年】倖存者到現場哭悼亡友:爬過屍體先出到嚟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2月10日,大埔公路發生奪命車禍!一輛由沙田馬場開出往大埔的872號九巴巴士,駛至大埔公路大埔滘段時突然翻側,造成19死66人傷。今日為車禍一周年,在肇事地點位置,有人擺放大型橫額,並寫上「願安息」字句,悼念亡魂。

車禍中的倖存者,今日亦到場悼念亡友,每每憶述起當日情景便數度抽泣。他表示當日與友人搭上出事巴士,由感覺有異到翻車,僅僅是數秒間的事,形容翻車後滿身沾上其他乘客的血,「我差唔多要爬過屍體先出到嚟」。而原本坐在自己旁邊的朋友卻遍尋無果,即便事隔已一年,「一過呢個位,個心就會震一震!」

憶車禍數度抽泣 身上沾滿同車女死者血迹

當日搭上奪命巴士的生還者,今日到車禍肇事現場悼念去世的友人,即使已事隔一年,他憶起事件時仍然心有餘悸,更數度抽泣。他表示,自己當日與朋友於離開馬場後便乘搭該車,然後於車上睡覺,由感覺出事到翻車「只係兩三秒間」,巴士翻車後,當時有一名男人表示︰「我老婆死咗!」而他目睹該名女死者頭部近乎「甩出嚟」,又指「我下半身差唔多都係佢啲血!」

他憶起事件仍數度落淚。(梁銘康攝)

遍尋友人不果 近乎爬過屍首才逃離車廂

該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倖存者指,以往每次上車,自己都會負責選擇座位,平時均喜歡坐上層的座位,車禍中離世的朋友,平日則會坐靠窗位置,「佢鍾意望住出面」,而因為當日右邊座位均坐滿了人,他們遂選擇坐左邊座位,「如果揀咗右邊,都係我出事多」。他表示,平日一上車他便會睡覺,當日「架車戟一戟嗰吓醒咗」、「一落斜,我就知車身個轆離咗地。」他當時第一個反應,便是撳按前面的把手,惟翻車後發現友人失蹤,「一落地我就唔見咗我朋友,點搵都搵唔到」,又指前座的乘客「差唔多死晒」,「我差唔多要爬過屍體先出到嚟。」

「一落地就唔見咗我朋友,點搵都搵唔到。」
大埔九巴奪命車禍生還者

他憶述意外時仍數度落淚。(梁銘康攝)

事發後不曾入馬場 經過現場心有餘悸​

事件至今已發生一年,惟他的傷口仍未能撫平,他表示自己以前經常進出馬場,惟出事後直到到今天,因陰影揮之不去,一整年沒有進入馬場,現時亦需看精神科治療情緒問題,沒有抗抑鬱藥及安眠藥,根本不能入睡。他現時任職的士司機,盼能以工作作為寄託,減少胡思亂想,惟每次經過上址仍心有餘悸,「一過呢個位,個心就會震一震!」

「一過呢個位,個心就會震一震!」
大埔九巴奪命車禍生還者

有網民今早經過意外現場,拍下有心人製成的悼念橫額。 (‎香港交通突發報料區Lo Sho圖片)

車禍現場悼念亡魂

車禍肇事現場地下擺放著一張悼念橫額,並寫上「願安息」字句,上面放有一些悼念物品,包括生果等以悼念亡魂,有網民拍照,放上社交媒體並寫上「大埔公路一周年 RIP」,不少網民留言悼念死者。

候車乘客:入夜後車速仍偏快

在巴士站侯車的乘客李先生指,平日乘車不時會經過意外位置,他認為車禍後當局將上址車速限制降至50公里每小時,以及加裝快相機,均具有阻嚇性,車輛經過上址彎路時速度「慢咗啲」,惟入夜後車速仍會偏快,有私家車高速行車,「過咗(車禍現場)個彎咪快返!」他表示乘車經過上址時仍有少許擔心,「19個(死者)咁走咗!」

附近居民陳先生則質疑加裝防撞欄等措施的作用,反而認為司機自律更為重要。他對安全不太擔心,「因為始終單嘢涉及司機同乘客嘅爭執,因為(司機)情緒失控先會咁」,亦不覺事發位置特別危險。他指車禍發生後,有部份司機有改善,「但飛車啲人都仲係有,嗰啲人無論你做幾多嘢都唔會改」。又認為通常發生意外後的一段時間會較留心路面情況,「我覺得個情況過多一排,過多幾年之後個情況會變返一樣」,認為政府可做更多宣傳、推廣。

+2

大埔公路19死車禍 司機被控37宗罪

去年2月10日下午6時許,一輛872號九巴巴士駛至大埔公路大埔滘段分站時,突然向左翻側,左邊車頭及上層位置嚴重損毀,事件造成19死66人傷。30歲九巴車長陳浩文,被控19項誤殺罪,以及18項危險駕駛引致他人嚴重傷害。

872號改單層巴士 肇事路段車速降至50km/h

肇事的九巴872線為馬場賽馬日散場的特別服務班次,於尾場完場後一小時,客滿即開。車禍發生後872線改為單層巴士,九巴又另設路線相近的872X線、改經吐露港公路行駛。車禍後政府成立專責小組進行調查,大埔滘段由赤泥坪、雍宜路交界處的路段,車速由原本的每小時70公里下調至50公里,措施已於去年4月實施;而其他措施包括於附近增設快相機、防撞欄及擴闊巴士站停車彎等,亦於去年年底前陸續完成。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