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仙衝突】宿舍高空擲物 街坊轟警多次投催淚彈:有特權?

最後更新日期:

昨日有市民發起「旺角再遊行」,入夜後有示威者包圍黃大仙警署,當中不乏多名街坊,警方多次向群眾發放催淚彈;及後一度有人從紀律部隊宿舍高空擲物,更疑有宿舍居民與示威者爆發衝突。

街坊李女士今日在警署外手持標語,指摘警方多次於居民密集的黃大仙施放催淚彈,「就算隔呢到(黃大仙警署)兩條街,都係聞到啲催淚煙!」又不滿警方對高空擲物人士不予行動,質疑是否「有特權」。另一名街坊陳同學則表示,昨日現場大部份是街坊,「乜都冇,短褲拖鞋好似我(依家)咁」,直斥警方行動「離譜」。

紀律部隊宿舍外圍加水馬

記者今早到黃大仙警署外巡視,發現外牆遭噴上的示威標語,被黑色膠紙掩蓋,至下午2時許,有工人於黃大仙警署外清理塗鴉;另外,昨日爆發衝突的紀律部隊宿舍,門口閉路電視鏡頭損毀,而入口密碼鍵盤亦遭損毀,至下午二時許,宿舍外圍已加設約2米高的水馬。據了解,上午9時許,10多名防暴警察步出警署並登上旅遊巴,但暫時未知去向。

李女士質疑警察宿舍擲物有特權。(鄧詠中攝)

質疑無必要施放催淚彈

黃大仙警署外有市民手持標語,質疑警方對警察宿舍有人高空擲物不予行動。該名市民李女士表示,昨日原在家中看電視,「就算隔呢到(黃大仙警署)兩條街,都係聞到啲催淚煙!」表示想向警察質詢,為何市民「掟嘢掟雜物,要拉要鎖要告」,而警察宿舍內有人高空擲物,甚至擲爆炸物品,警方則不予行動,「係咪佢哋或者佢哋啲家屬有特權?」

此外,她表示附近均為住宅區,又有多間老人院,質疑警方使用過量催淚彈,又指自己本身有鼻敏感,催淚彈令其喉嚨及氣管非常不適,「點解要放咁多催淚彈,係咪香港政府有好多過期催淚彈,所以要用?」李女士續指,認為施放催淚彈行動並無必要,昨日看電視眼見非常多街坊落樓,如警方不是多次施放催淚彈,待街坊撤退,事情早已可解決。

外牆遭噴上的示威標語,被黑色膠紙掩蓋。

現場大部份為街坊 「好多人無口罩,乜都冇!」

街坊陳同學則表示,黃大仙區居民密集,認為警方多次施放催淚彈行為「好離譜」,指昨日經過時「聽到好多催淚煙」、「係咁放」,而當時只有少部份帶上豬鼻口罩,大部份均為街坊,「我見到好多人冇口罩,乜都冇,短褲拖鞋好似我(依家)咁!」;及後她便協助呼籲街坊離開,又指離開時大家均非常有秩序。陳同學續指,反修例事件已延續逾一個多月,原本示威均為和平集會,然而政府一直不願回應訴求,「只係用片面之詞、好婉轉既詞彙去轉移我地視線」,又表示如政府長時間不回應,相關行動只會持續下去。


附近報販陳小姐則表示,認為示威者應顧及自身安全,不要讓家人擔心,又認為警察受薪工作,角色亦很無奈,但「佢地最蠢就係用暴力行先!」。她續指,民怨是自97回歸後累積,「官逼民反」、「話就話特首幫香港人發聲,但係大家有眼睇到!」

街坊:警隊作為專業執法隊伍 當時非常情緒化

現祟山住戶高生及高太表示,認為警方沒有必要「成班人衝落去」,當時街坊「乜裝備都冇,都冇咩沖擊」,認為警方投放催淚彈過份,「我唔係專業人士 ,(但警隊)作為專業執法隊伍,當時係非常emotional(情緒化)」。他又表示,昨日有紀律部隊家屬手持武器,如木棍、鐵通、水喉、警棍,直斥「同元朗班白衫人咁上下」。

李小姐指不清楚昨晚有住戶由高空掉雜物。(鄧詠中攝)

宿舍居民:應理性表達訴求

紀律部隊宿舍居民李小姐指,已居於上址十多年,指宿舍有消防、海關、警察及其家屬居住,認為不應受近日事件影響。李認為,「知道政府有問題,表達訴求係應該,但應該理性」。她績指不清楚昨晚有住戶由高空掉雜物。

一名姓鍾的社工於港鐵黃大仙D出入口派發傳單,呼籲市民支持罷工。

社工港鐵派傳單 呼籲市民支持罷工​

昨日有數百名居民到地鐵站與防暴警對峙,記者今早重返地鐵站,一名姓鍾的社工於港鐵黃大仙D出入口派發傳單,呼籲市民支持罷工。期間,有途人向他加油打氣,亦有持相反意見的女街坊,以手機拍攝鍾,雙方一度發生口角。鍾認為,政府並無回應訴求,只是暫緩而無撤回惡法。鍾績指,香港可貴之處,就是可以容納不同聲音,如體制可容納不同政見,矛盾可透過選舉處理,市民則不用透過示威等方式表達訴求。鍾表示,各人有不同崗位,相信香港人能找到「自己位置」,不論是前線抗爭者,或如他一樣較溫和派。

早前元朗西鐵站多名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乘客,他對警方做法深感憤怒。鍾認為警察專業在於有守則,有自制能力,所以市民相信警察。惟近日警察明顯喪失自制能力,令香港市民難以信任警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