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三餐都要走? 亞洲女揭Google歧視問題:我看不到任何機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所有人都想在Google工作?

應是理所當然吧,因為這科網大企既包員工三餐,又有彈性的工作環境,最重要是它的發展前途無可限量。亞裔女生Qichen Zhang在2013年時也是這樣想,更曾為能在Google工作而感到無比興奮,但在入職1年後,她卻離開了這人人都渴望能走進的公司,甚至在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更說「在那裏看不到任何機會」。

在Google工作是不少年輕畢業生的夢想。(網上圖片)

「你必定很輕易便得到這工作,因為你是個亞洲人,而大家都假設你很擅長數學。」這是Zhang在訪問中覆述一名白人男同事在Google辦公室內跟她說的一句笑話,但這番言論卻彷彿變成一把利刀,刺進了她的心。

作為一名有色人種,她曾試過在一次會議中成為全場唯一一名女性,而且當時其他人並沒有讓她參與討論。在她於Google工作的那一年,管理層級數的芸芸都是一張雪白的臉,亞洲女性更是少之又少。她指很多人認為Google內並沒有性別與種族歧視,但她認為同事間沒有爆出一些歧視的言論,並不代表他們沒有抱持歧視的態度。

【M痛請假】經痛請假被老闆炒 醫生、HR點睇應否放假? (按此進入)

這科網巨頭早前對美國勞工部指控企業出現「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待遇時予以極力否認,然而企業近日卻被爆出有員工發表性別歧視的言論:一名男員工曾指「女性因生理上抑制壓力的能力較低,所以無法成為Google高層」。公司及後已辭退了這名員工,但這事卻就如企業無聲地承應了內部存在着一股不喧諸於口的文化。Zhang指, Google對很多人來說是科技界的巔峰,亦有很多企業會嘗試仿傚,但當由這巨頭所設的待遇標準是那麼低時,業界其他單位有着怎樣的光景就更是難預料。

對Zhang來說,Google工作的經驗試一次便足夠。(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

Zhang的感受並不主觀,因此另有一名黑人女士在《衛報》的訪問中透露,Google所提倡的共融其實只是一種企業形像。曾為企業僱員代表的她透露,但身邊的同事中只有她一名黑人,而且自己每天亦在經歷被冷待、忽視,甚至有同事不想去記下她的名字時,她認為自己要在企業推動共融是有心無力的。她表示經理有無數次會因為應徵者不夠「Googliness」而拒絕聘請,即申請人未必符合企業文化要求,但她心內卻反問,為什麼在每次面試都總挑選一個能夠融入白人圈子的應徵者。

根據Google的官方數字,公司內從事科技有關的工作的員工,有8成以上為男性,領導層的男性員工亦佔上75%;全公司內只有2%員工為黑人、4%為拉丁美洲及西班牙裔、35%為亞洲人,而白人卻擁有56%。

Google現任環球多元化主席Yolanda Mangolini對於Zhang及其他人的故事感到痛心,但指公司已經盡力去改善來提供一個共融的環境。

(資料來源:衛報)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