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禮人】供不應求 主持證婚可月賺65萬? 「最盡一日踩9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根據上年統計處的數字,2016年在港登記結婚有5萬宗,若如報導指一對新人平均花上30萬元,面對這一年便有150億的生意,不少人都想分一杯羹。有人選擇賣婚紗、辦喜帖,亦有一些人選擇零成本,賣口才。一句:「我宣布二人結為合法夫婦」,便令一位婚姻監禮人月賺65萬。

Anthony指自己都是「玩得之人」,所以會想到拋新郎這些特別的情節。(張浩維攝)

1.5小時收費7000元 費用不菲仍有捧場客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中午,從酒店的花園套房向外望,維多利亞港盡收眼底。兩位新人在眾目睽睽下進場,鎂光燈閃過不停,不過當新郎掀起新娘頭紗時,鄰旁卻傳來一把男聲,「慢點慢點」,原來是婚姻監禮人林志達(Anthony)見新郎的動作太快,攝影師未能捕捉到精彩的鏡頭,所以便出聲提醒。主持儀式後,Anthony又與新人大灑香檳及與兄弟姊妹團一起拋起新郎,好玩是好玩,但這樣45分鐘的儀式,連同婚禮前1小時向新人簡報流程,加上事前有2、3次諮詢時間,Anthony單靠一把口便能在2小時內收取約7,000元的費用。

Anthony經想自稱為「導演」,因為他指揮新人擺pose拍照。(張浩維攝)

收費不菲,因他是行內數一數二收費較高的婚姻監禮人。由於政府未有規管婚姻監禮人的收費,所以市場上這方面的收費可從2,000多元至7,000元不等。面對記者說「你很貴」的評語,在行內工作了11年的Anthony笑說:「其實情況就如你開車從這裏到元朗,你喜歡坐勞斯萊斯、Toyota、的士、巴士,都可以到達目的地,只是看你想如何享受過程,你想要什麼而已。」儘管收費不菲,但仍有大堆新人慕名而來,名人如有「神奇小子」之稱的桌球手傅家俊、藝人徐天佑等都是由他見證婚禮;試過跟數對新人預先安排日程,讓他可以在4小時內走5場婚宴。Anthony指他在事業最巔峰的日子,試過一個月主持100場婚宴,「試過最盡1日走9場,那簡直是體力的極限」,以平均一對新人付6,500元來算,Anthony月薪隨時高達65萬元。雖然現時未有再走那麼多場,但找他證婚的新人已經預約至2019年,「接下來的星期六、日都是走5場」。

訪問當日有灑香檳的環節,Anthony動也不動,反而兄弟紛紛逃走。(張浩維攝)

換來的是襯衫都弄濕了,Anthony氣定神閒,指汽車早有替換,「這周末只有4件是等閒事。」(張浩維攝)

拋新郎、灑香檳 律師為儀式添玩味

不過並不是人人都能吃這行飯,因法例規定,只有符合有關法定條件的執業律師和公證人才能申請當婚姻監禮人,而有關律師是需要執業7年以上,並修畢有關課程才可持牌。Anthony以往曾從事刑事及樓宇買賣的工作,後來因想做點較開心的事情,便轉而投身婚姻監禮人的行列,亦算是第一代獲委任作監禮人的律師。時至今日,全港獲委任的婚姻監禮人共有2,070位,但身分相同,有些監禮人卻如婦科醫生一樣,是千金難求。「一般監禮人來到,為你簽個名,宣個誓,實際過程其實只是10多分鐘的事」,Anthony說。

或許如劉德華的一句:「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未夠」,Anthony堅持要在婚禮儀式上增添玩味,「我不想令事情變得公式化,在這行打滾便要有一些新的構思,讓那感覺更完美,更開心。」拋起新郎、灑香檳,這些都是Anthony別開生面的構思,憑着他生鬼的構思,與他被人稱與DJ林海峰相似的聲線,Anthony成功獲得不少準新人的垂青。但無論新人玩得多豪放,在進行儀式時,Anthony都是走專業路線,不可低俗或過態,「『咀』、『打車輪』那些說話我真的講不出口,有些監禮人喜歡把新人名字變作對聯,有些喜歡做爛gag show,但我選擇了不這樣做,因為賓客的注意力有限,愈是把事件拖長,他們便愈沒興趣看儀式。」

如證婚地方偏遠或遇上公眾假期,證禮人便可能會收取額外費用,有些情況甚至可以超過1萬元。(張浩維攝)

訪問當天天氣晴朗,儀式在正午舉行,由於怕天幕會影響拍攝效果,所以一堆新人及親友只好在陽光下暴曬。Anthony說這已是小兒科,如參與夏天在戶外舉辦的婚禮,衣服隨時可扭出水。(張浩維攝)

拋新郎、灑香檳並非監禮人職責 本來只為避免婚姻登記處在吉日排長龍?

「現時監禮人都會主持交換結婚戒指、揭頭紗等環節,但其實正統一點的說,這些都不是監禮人的工作來的;其實監禮人就等於從前那個婚姻登記處的登記官,他們不會做那麼多事,因為他們的工作很趕,新人一對對在出面等」,Anthony說。

政府未推出婚姻監禮人計劃前,沒有宗教背景的市民只能在全港5所婚姻登記處註冊結婚,但每年結婚的新人數以萬計,加上最早只能在婚禮前3個月前預約,所以為求在吉日結婚,真的隨時爭崩頭。為了讓新人不需再「排餐懵」,可以有更多選擇和方便,政府便修訂《婚姻條例》,自2006年3月13日起,授權婚姻登記官委任婚姻監禮人,容許監禮人在任何時間及在任何婚姻登記處以外的香港地方主持婚禮。而根據統計處的數字,單單在2016年經有45.2%的婚禮是在監禮人的見證下舉行,差不多達一半,說明這行業大有空間發展。

在繁忙日子,Anthony需在一日內走遍港九各地,說是多勞多得,但其實所耗的體力也不少。(張浩維攝)

婚嫁行業不盡是美麗

閒談間,Anthony能輕易數出港九各酒店不同宴會廳的名字,而在這11年的經歷裏,他也目睹香港婚嫁行業的競爭與另一面:看似喜氣洋洋的景象,背後亦有着一些爾虞我詐。試過他推薦攝影師予新人後,該攝影師反過來將客人撬走,亦有攝影師提出與律師彼推薦以收取回佣的犯法行為。Anthony他說在近2、3年,還見到有酒店會私下舉辦類此婚展的攤位,攝影師、監禮人或其他提供婚嫁服務的公司可以藉付錢在場內擺攤位作宣傳,然後做成是酒店精挑細選的假象,Anthony形容這是行內「污染的畫面」,「我覺得這樣很『小圈子』,我自己不會這樣,亦不喜歡用金錢衡量服務的價值。」

選擇走「獨家村」,Anthony也自言最風光的日子亦已過去。儘管他現在仍是某些酒店的推薦列表上,但他說體能不能再如從前一樣,所以已接少一點工作,「以前覺得只要『這部車』行駛到就可以接,但其實會很累,所以現在寧願接少一點,投放多些時間在每一個客人身上,將每場婚禮做得好一點。」

證婚不只是「簽個名」,原來還不時要幫手「拆彈」? (按此進入)

【喜帖設計】硬頸夫妻檔創業 事無大小拗一餐:試過為打印機嗌交

各自上班亦會誤中地雷,那全天候24小時相處便無法想像?柯芯妍(Coby)與羅偉城(阿Roy)便挑戰「大佬」:夫妻檔拍住上創業,實行工作拍檔是你,枕邊人又是你。這樣的感情生活究竟是天天開火,還是愛得火熱?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