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校教師】全港唯一聾人學校 副校長:上年暑假忙到只放3日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般而言,考試前夕是教師們的「工作旺季」,要準備學校查簿、出卷之餘,還要趕緊把堆積的作業批好。

然而當記者問及在全港唯一一間聾人學校任職副校長的朱素霞(Penny)時,她卻笑道:「這裏的老師全年都在高峰期,上年暑假我放了多少日?放了3日!」

路德會啟聾學校為學生設計了一個清幽的校園。(黃寶瑩攝)

走入供聽障學童入讀的「聾校」路德會啟聾學校,看到樓高3層的校舍牆身全漆上了明亮藍色,內部的牆壁則畫上色彩豐富的壁畫,還有一個感覺閒適的中庭,本以為這裏會是一個很安靜的環境,誰不知它卻如一般學校一樣,有老師的授課聲音,也有學生的歡聲笑語;有一班學生正在上體育課,另一班學生則在上生活技能課。

眼前嬌小的女教師潘靜華(Heather)負責任教體育科,她說:「主流學校學生在體育課上不專心,跑走了,老師還可以大聲叫喚他停下,但面對聽障學生就不行了,你必須用盡方法吸引他們的眼睛,將專注力都集中在你身上。」她指,在普通課堂上,學生都會配戴可接收FM頻道的耳機,老師透過咪高峰可以把聲音直接傳到學生的耳中,因此在上課的時候,老師和學生也不會只是「指手劃腳」,反而是「手口並用」,以說話配合手語授課。

Heather為特殊學生上生活技能課,「手口並用」教他們做家務。(黃寶瑩攝)

+2

入職不諳手語 更遇驚險事!

其實,Penny和Heather二人在初入聾校的時候都不懂得手語,今天能與學童融洽相處,皆是「在職培訓」。副校長Penny說:「剛任教時,有高年級的學生會教我手語,也有在職手語培訓,近年學校也有手語字典的影片給我們,常用字都很快上手。」

說着說着,Penny回想到剛入職時遇上的「驚險事」:「那時我擔任五年級生的班主任,又剛懷上了第一胎,胎兒處於很不穩定的階段,卻被學生無意地撞跌,我更暈了過去!」當時她立即被送入醫院,幸好大小平安,「我跟那位學生開玩笑地說,要保留7年追究他的權利,他果然之後都表現乖巧,畢業後也有回來探望我,我們談回此事已變回笑話一則」。一件讓人驚心動魄的往事,就這樣被Penny輕鬆化解,更演變成一場很有意思的「生命教育課」。數數手指,她已在聾校任教了12年,也成為了三女之母。

如何不用聲音吸引學生?

聾校的學生均是雙耳確診為嚴重至深度聽障的小朋友,而且會按學習程度分組上課,因此Penny和Heather坦言要在教材的準備上多花點心機。「在主流學校,教了很多年的老師或許可以重用一套教材和教學法,但我們每年每班的學生,程度上都有參差,所以不單只是教學法和教材,連出卷也要按程度剪裁修改,一個級別可能就要出幾份深淺不一的試卷。」Penny解釋說:「而且,我們在設計課堂和教材上會多些運用顏色、圖案和文字輔助,用PowerPoint、多做示範和活動,比較注重視覺教學。」

Penny正在教授視藝課,學生們正製作色彩繽紛的圖騰飾品。(黃寶瑩攝)

+4
+3
+2

特殊學生也要求分數?

還以為特殊學校「讀書不用求分數」,Penny和Heather卻說:「在剛推展TSA初期,教育部門還希望我們的學生考TSA!」她們指,聾校的中學生也會考DSE,但他們會報考自己較有信心的科目,「但叫他們與全港學生一起考TSA,意思何在?」因此,啟聾的老師教學生追求的不僅是分數,同時更着重追求快樂和正面的價值觀。

「他們能夠突破自己,我們已經好開心。」Heather記得去年帶學生參與西九龍文化活動,一眾喜愛跳舞的學生只用了8小時便跟專業的排舞老師學會和記熟舞步。在表演當日,很多活動的參加者都到台前駐足,期待他們的表演,誰知在音樂響起一會兒後,音響出現了問題,明明聽不到音樂的學生們竟也紛紛停了下來,等待指示重新開始,最後都能順利完成表演。Heather事後問表演學生是否聽到音樂故障,他們說:「聽不到呀,不過看到台下的人表情很怪,所以便停下來了。」既然聽不到音樂,到底是如何記住舞步?「就是在自己心中數拍子啊!」此事令Heather發現,學生的潛能是能夠衝破天生的缺憾,這亦令身為特殊兒童教師Heather感欣慰,「見到他們有正確價值觀、正向做人,比成績好更重要」。

【聾校教師.下集】
聽障學童投身社會的狀況如何? (按此進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