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司迫OT】加班是善意懲罰或剝削? 伍家謙憶與伍晃榮工作往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地體育記者伍家謙日前於社交平台分享自己與恩師,已故體育新聞主播伍晃榮當年的工作往事,並提到當日被伍晃榮刻意要求加班的點滴。

很多上司總是喜歡在臨近放工時間才開會或是向下屬交予新的工作,教打工仔再不情願也只能無可奈何地加班。但在嘆奈何之際,可又想過上司是在剝削自己還是「塞錢入你袋」呢?

伍家謙指伍晃榮平常為人嚴厲,其工作態度對他影響深遠。(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以下節錄一段伍家謙日前在社交平台發布的文章:

有一次,我負責晨早新聞時段,凌晨三、 四時就上班,本待下午一時午更同事接力就功成身退;下班之前,伍生突然把一份外電稿件塞到我手

「搞咗佢吖,寫好稿等我食完飯返嚟睇。」

我當然沒膽量推卻,但也少不免邊做邊忟憎:喂,我夠鐘收工喇喎大佬,仲要等你老人家食埋個飯先?我咪實OT?到他吃完飯後施施然回來已經二時多,午更同事早已上班;他拿起我的稿件看了看,眉頭稍稍一皺

「唔係太好喎,寫多次吖不如。」

他的語氣很平靜,沒有歡喜亦沒有不滿。

不過我就很不滿了。三時多,找其他同事負責不可以嗎?我可是連午飯都未吃呀。

忍住怒氣再寫一次,再給他審閱,他又提出其他問題,著我修改;太過技術性的東西不贅,總之就是不斷改不斷改:這處要用慢鏡重播、說這句旁白時畫面該如何配合等等。那是一個溫布頓網球賽的報道,單是決勝分那球就改了四、五次;到他收貨、再完成剪接,已經下午六時多了,明天......不,七、八個小時後,我又要回到這裏當早班。

回家後累得半死,但睡覺前又忍不住扭開電視看看;看到自己剛才花了一整個下午、邊做邊在心中爆粗的網球報道後......

「咦,好睇喎!」我心想:「同自己以前做嗰啲好似有啲唔同咁嘅?」

我開始有點明白他的用意。翌日上班,他拉我到Canteen吃早餐

「點呀?唔夠瞓呀?係咪好憎我呀?」

「唔係……」心入面那句其實是:邊敢呀大佬。

「我發現你呢排做嘢有啲心散,達唔到我個Standard,」他為自己的熱奶茶撒了自備的代糖:「你明明有能力做得好好多,唔好嘥咗佢啦。」「噚日叫你留低,算係我Punish你;我稍為提一提你你就識得做,證明你係做得到嘅。」

他頓了頓:

「我想話,你噚日做得好呀。」

懲罰與剝削 如何分辨?

以伍家謙今日的成就而言,當然同意當年伍晃榮先生這種做法確為他好,但對日日夜夜OT無間斷的尋常打工仔來說,上司究竟是日日想punish,還是「真剝削」他們的勞力,又該如何分辦呢?或許,可從以下幾點作評估:

懲罰式加班

1) 上司不是經常要求你OT
2) 有事後檢討,並讚賞你哪方面做得較好
3) 明白你的處境,關心你的狀態,例如會問一句:「呢排係咪好唔夠瞓?」或是「見你最近心情唔太好」。

剝削式加班

1) OT 是常識,不用OT那天是世界奇蹟
2) 完成工作後你沒有任何得着
3) 經常覺得自己像是一部機器

日常工作中,總有遇上處理突發或急趕工作的機會,相信很多打工仔都願意為此而加班處理。若閣下是有一位如伍晃榮般的好上司,在懲罰你後也會體貼關心你的話,欣然接受他的punish,並叫他盡情punish吧,這會令人有所得着的!可是若是日積月累長時間地OT,卻可能代表公司/上司給予的工作量過多或是團隊人手不足,或是上司的管理方式有問題。若然老闆因不想再請人,惟有藉剝現時員工來處理狀況,其實變相就是日日在punish你,打工仔若然遇上這種情況,還是勸喻一句:「早走早着,唔走瞓唔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