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行業】穿梭權貴間 返工盡享浮華 公關:與現實生活落差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工作無分貴賤,人也不應分成高端、低端,但若然在工作中能嚐到生活難求的甜頭,這樣的筍工怎教打工仔不歡喜?

當PR的Gloria起初都是這麼想,只是因工作需要而吃盡山珍海味,經常出入高級場所的她,卻慢慢發現這樣的生活令她感到迷失……

Gloria坦言,每到那些高級場所時都愛在Instagram打卡,「總有點虛榮感,始終在當PR前並沒享受過這種生活。」(視覺中國)

工作不定時,卻可見識不同企業 / 行業的工作狀況,選擇從事PR工作,確可體驗到不少樂趣。相貌不俗,又於名牌大學畢業的Gloria,畢業後進入了本地一間公關行業內響負盛名的公司,專責為大型企業的客戶處理宣傳及公關的工作。作為一個普通的打工仔,薪金其實只與一般人看齊,但她起初也沒想過,PR這份工作竟可讓她的生活,甚至待人接物的心態都起了轉變。

由於工作需要的緣故,Gloria需經常出入五星級酒店與高級餐廳,甚至是只有會員才可進入的各個高級會所,這種不須言明的高貴身分象徵,讓她逐漸產生一種虛榮感,而且圈子裏常與城中名人見面,讓她不禁有點沾沾自喜的感覺。

但她卻沒想到,這份自我感覺良好的情緒,卻竟慢慢由職場走進她的生活中。記得有一次,當她與舊同學在一間較大眾化餐廳相聚時,剛巧鄰桌的食客說話比較大聲,她當時不單流露出嫌棄眼光,更不經意地輕輕揚手跟侍應說:

Waiter,我想調一調一位,佢哋太嘈喇,或者我哋包起呢度,我食飯時想靜少少。

她說得淡定,倒是她身旁的朋友卻看得目定口呆。

以「平民」身分卻享奢華體驗,說是不可多得,但Gloria卻竟逐漸感到迷失,覺得現實與虛榮間的落差很大。(視覺中國)

脫離現實的虛榮

因工作關係,Gloria經常出入高級場所,又經常「食好西」,吃飯對於她而言,已不再只是用餐,更是彰顯自己身分的方式。她有時又會在Facebook與Instagram等社交平台上打卡,分享自己的所在位置。明明自己只是一個每月只賺萬多元的打工仔,但竟不知何故,就是常常進出American Club、ICC或是Dear Lilly等地方。

邊個會冇呢種虛榮感呢?

但有天晚上,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不過的晚上,Gloria突然在想,每次回到家裏,她覺得自己就像灰姑娘般,脫下華麗衣裳後的那個自己才是真實:沒有那些閃閃生輝的華麗燈光,但家中那些簡單的傢俬卻教人感到何謂實在。躺在床上,她內心的空虛感突然逐漸湧現,想到每天對着身家上億的企業高層說着那些社會、文化、藝術事,她很享受,可是她卻從未因擁有過這些東西而帶來的滿足感。

我突然發覺呢種生活好唔真實,雖然返工時,我可以做so call嘅高端人口,但一放工,我又好似打回原形。我又唔知自己以後係咪都可以繼續做呢種高端人口。

繁華鬧市,燈光普照,人也會有迷失的時間。(視覺中國)

那刻,她意識到,那些浮華的體驗不過是揮霍,並不是真實。她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不再讓自己一直拜金、港女下去。

我唔知自己會唔會成世都係咁。每次同啲高層食飯,嗰日嘅Lunch已經係我半個月人工。

朋友們也教Gloria調整心態的方法:工作時告訴自己,她只是因工作需要而帶上一個面具,換了一個身分,但那個卻不是真實的自己來的;燈光很璀璨華麗?那都只是用來照明的燈吧,沒什麼大不了。自那天起,她不再憑四周的環境定義自己的身分,在假日時便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時刻提醒自己,不要被這個世界的小眾影響心態。至於那些在工作時得到的「額外福利」?就當是生活的甜品吧!

Gloria今天仍繼續擔任PR一職,她未知那種在工作與生活中的落差感會否有日結束,她最後會變成一個什麼的人,此刻也沒有人知道,但最起碼,她在這段時間裏曾停下來思考過個人的價值觀。若說工作可以成就生活,對Gloria來說,當上PR的意義,或許就是讓她可認清自己,找回自己。

【PR過聖誕】便秘好平常、轉季輪住病? 公關仔:3日唔瞓都冇死

日程緊湊時,公關在外工作一整天,連上廁所的時間也沒有。FB專頁《我係公關仔》的版主公關仔坦言:「便秘好平常,而且同事在轉季時很容易輪着病掉,一旦病了便很難痊癒……

【PR過聖誕】紅日做唔停 時間大兜亂 公關仔:正常返工都朝9晚9

聖誕將至,打工仔好應收拾心情準備放假,但FB專頁「我係公關仔」的主人翁「公關仔」坦言聖誕節幾天公眾假期都不是他的休息日,「其實我沒什麼慶祝節日的觀念」。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