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過007】27歲女私家偵探月賺10萬 跟蹤、偷拍、跳車搵命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富婆下密令,偵探接旨後在酒店左閃右避,趁富婆老公與妙齡女子在房間鴛鴦戲水時,偵探一腳踢門,右手按下相機快門,殺一對狗男女措手不及。

等等!你估大台咩?現實中沒有捉姦鬼混的情節,但時下做偵探仍要集成龍、特務007於一身,像特技人「跳車」、被槍械包圍的驚險場面仍少不了。

國家有任務,你準備好未?

阿冰說現時科技進步,手機已可成為偷拍工具。(陳嘉元攝)

國產凌凌漆都是個豬肉佬,香港做偵探都不是一個個官仔骨骨的西裝占士邦。「可能在街市買東西的師奶都是行家」眼前的私家偵探阿冰說。阿冰目測接近1.6米,一頭短髮,恤衫長褲的中性打扮,白晢的臉上架着眼鏡,為她27歲仍稚氣的臉添上幾分書卷氣,比起她的同事阿成(化名),一名中年男子,高大寡言,又有幾分不同,「不過私家偵探都係冇樣睇」。

不談外貌幾多分,不理高考有幾分,但要當偵探便要看腦袋轉數,不然,便像凌凌漆只是斬豬肉。在行內打滾了近20年的老前輩阿成指他有一次演活了《廿二世紀殺人網絡》被多支槍指着的畫面:某次在下班時間的紅磡,阿成在公司車內靜候目標人物,細看街上竟然無車,然後下一秒身後便傳來「前面架車啲人聽住」的廣播,回頭一看,「有幾十人揸住長短火指住我背脊,後面是架衝鋒車,真的好似拍戲咁。」他指原來附近大廈內有珠寶工場見他的車停泊好一陣子,誤以為他與手足是悍匪,因而驚動警方。記者問他被多支槍包圍,不驚險嗎?「唔會,做嘢啫。」阿成回憶時當時要舉起雙手,無奈地笑,「我仲見到個target因有路障而落咗車圍觀,我一邊笑住『退後』,一邊話『哎,咁搞笑嘅。』」雖然鬧出笑話,但阿成仍處變不驚,沒有因成為焦點而自亂陣腳。他們數人被警方押到後巷後,隨即便派咭片解釋清楚。

阿冰要隨時變裝,脫下襯衫,戴上帽便是另一風格。(陳嘉元攝)

儘管阿冰並不是行內新手,但老前輩的故事亦叫她聽得入迷。阿冰在頂尖女子中學出身,大學讀專業學科,原本是走一條平穩辦公室打工仔的路。但8年前在一次機緣巧合下,她參與當時一宗個案,在首天便發現大線索,成為她入行的契機。阿冰指剛入行只知好玩,到後來工作數年,開工連freelance接客會有3、4萬的收入。雖然收入不錯,但工作絕對不是輕鬆,因為除了捉姦、情色糾紛外,還有追查冒牌貨、跟蹤受傷要求賠償的員工、尋人,甚至派法庭傳票等,當中需要跟蹤的工作佔上一大部分。

偷拍成為阿冰的日常主要工作。(陳嘉元攝)

如何可在對方不知道的情況下影到他的正面?
快看阿冰示範(按圖)

別人每天朝9晚6,她的工時不分晝夜。只要客戶需要,他們都要開工,時間顛倒,風雨不改,很多時候需要站在同一個位置「罰企」地觀察目標人物的一舉一動。「這些天氣真的很易中暑。當我知道收工了,我會衝去toilet嘔,完全是靠意志堅持。」別人每天在同一地方上班,阿冰的腳步則遍佈港九,露營亦試過,甚至走出香港。「『無啦啦』在香港跟着target去機場,客人說要繼續跟,我就要飛。」台灣、日本、泰國、英國,沒有語言不通,要走便走,更試過不少次從30度高溫轉眼到達天寒地凍之地,沒有準備下,「真係底褲都冇一條。」

別人上班開會,她經常要面對突如其來的事情,追車、跳車,這些如拍戲的情節阿冰亦曾做過,還好那不是時速90公里仍自殺式地跳。與時間競賽便需要付出代價,扭傷、擦傷已是等閒事。記者問當年公司有沒有替她買保險,她猶疑一會,「應該就冇嘅。」她笑說:「以前真的攞條命來博,不理其他的,架車還在行就跳落車,未停就跳上去。」為什麼要不等停車? 她心急回應:「有時,可能突然(目標人物)有車前來接了他走,我就要趕上去。」說到底,都是自己對工作有要求。

這樣「博命」,受傷、生病少不了。阿冰說什麼不舒服,都是吃粒藥便倒頭大睡,明天又繼續爬起床開工。自覺沒太大問題,但其實父母都看在眼內。「他們會覺得為何一個女仔要咁辛苦,又成日講為什麼不可以好似『正常人』那樣返工,9至5坐office。」儘管現時她開了自己的偵探社,月入過十萬元,但父母態度仍舊,盼望女兒終有一天會醒來,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她也曾想過放棄,依父母之命投考紀律部隊,但最後還是決定忠於自己。「警察不能自己接case來查,有些case甚至需要跨部門合作,但當偵探是由見客、給予意見到出來完成工作,見到成果,那種成功感是不同。」她續說:「我不想因為別人要我行一條怎樣的路,我就要行那一條路。」

阿冰在這些年看盡人性陰暗面,甚至曾遇過有人親生父母都可以呃 (相關文章)

自上次的經歷後,阿冰亦會隨身帶備紙底褲。(陳嘉元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