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放榜】對的科技遇着錯的時機 社企創辦人:搞AR差點想放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四退學,轉戰IVE升學的90後黃潤華(Zero),於2013年成立社企AESIR,運用AR(擴增實境)、VR(虛擬實境)及遊戲程式等技術,為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學生,開發遊戲書及體感遊戲等,幫助他們以趣味方式學習。

Zero建議家長及SEN子女可共讀《快樂王國》,透過3D動畫及親子活動,引起子女對學習正向情緒的興趣。(梁啟敏攝)

DSE成績不好,感前路茫茫?或許Zero的經歷可給予你一番勉勵。於中四便輟學的他,完成IVE遊戲軟件開發高級文憑課程後,趁升讀才晉高等教育學院(SHAPE)與海外大學合辦的數碼媒體相關學士學位銜接課程前的暑假,參加創業計劃,結識了現時一起經營AESIR的共同創辦人Ernest

他們當時勝出了一些創業比賽,開辦公司,設計AR卡片,雄心壯志推出市場,但最後慘淡收場,「當時仍未推出《Pokémon Go》,大家對AR的應用不太熟悉;加上大家試新東西時都想平平地試下,但公司小本經營,故AR的卡片造價不低,由幾千元至10萬元不等,令不少人卻步。」

Zero開公司之初推出AR卡片,惟市場反應慘淡,令他心生結束公司的念頭。(梁啟敏攝)

在大學畢業後,Zero與Ernest被「賣豬仔」到泰國,參加以金融投資為名,傳銷為實的旅行團。屋漏兼逢連夜雨,Zero苦笑指,當時公司發展前路黑暗,他們又被騙到泰國,覺得相當倒霉,「那時真的好想喊,諗不如執咗間公司。」可是,他們返香港後,公司出現轉機,「突然接到一單政府的5D項目,之後陸續有其他生意。」其後,Ernest認識了香港一間言語治療中心,AESIR與他們合作,推出了AR快樂心理學兒童書《快樂王國》,Zero表示,他們了解到香港SEN學生的困難及需要,而且現時醫療進步,確診SEN學生的數目愈來愈多,連其姪女也是,令他在營運公司時,多了一份使命感。

Zero指,AESIR未來仍會主力開發與SEN教育相關的產品,期望學生學得開心,同時舒緩老師壓力。(受訪者提供)

AESIR利用AR、體感及遊戲程式等技術,為SEN學生研發不同類型的趣味學習工具。Zero表示,《快樂王國》是AR親子工具書,以正向心理學理論為基礎,他們將理論分拆為七個章節,包括開心、感恩等,家長可與子女透過AR手機應用程式,以及書中的3D動畫及親子活動,討論及學習正向情緒。他指,很多父母與子女的溝通只圍繞學校成績,生活「窮得只剩下分數」,該工具書可協助他們增強互動。

Zero現正研發一款中文書寫學習應用程式,以有趣遊戲方式,吸引 學童學習中文筆順。(梁啟敏攝)

此外,該社企推出了體感遊戲,特別針對有數學障礙的SEN學生,透過遊戲強化他們的基礎數學與金錢使用;以及針對患有輕度智障至中度智障的使用者,提供自理、生活技能、認知、社交心理、感官等訓練的體感遊戲。最近,AESIR亦正開發一個手機遊戲,以有趣的方式教患讀寫障礙的學生寫字。

Zero指,其社企未來仍會主力開發與SEN教育相關的產品,期望學生學得開心,同時舒緩老師壓力,亦打算開拓長者保健市場,如設計長者防跌的遊戲等。

《香港01》App,教你做個醒目打工仔!
立即下載:
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