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在香港】欣賞港人Can Do精神 荷蘭男:同事原來可做朋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工時長早已聞名國際,與歐美職場強調Work Life Balance的風氣相距甚遠,然而對由荷蘭來港兩年,菲仕蘭(香港)有限公司的業務發展總監David Heijkoop來說,除了日日返工要迫地鐵外,在香港的職場生活其實頗理想,這裏的工作文化亦令他眼界大開,「荷蘭人將朋友與同事分得好開,但香港人星期六、日都會約同事出街、行山。」

David於2017年加入菲仕蘭(香港),任職購物者營銷及電子商務主管, 剛於今年7月晉升為業務發展總監。(鄧倩瑩攝)

「香港與荷蘭兩地的工作文化有哪些同異的地方?」這不只是記者想問的問題,也是David在荷蘭的家人與朋友都有興趣知道的事情。來港兩年,David認為其中一件令他覺得分別相當大的,就是公司制定不同計劃及政策的做法,「在荷蘭,執行每一個決定時,是需要獲得每個同事的同意,確保人人有say,令所有人覺得自己參與在內,不過這就要花很長時間進行討論;在香港,由於大家的步伐都很快,做決定時亦非常有效率。」

此外,David亦對香港人的Can Do(我能)心態留下深刻印象,更認為可以將這種文化帶回荷蘭,「有時我有一些很瘋狂的想法,如要實行便要遇上很多障礙,但這裏的同事都會堅持去試。」

不少人覺得歐洲國家的打工仔比香港幸福得多,不用經常OT,但其實工時與責任感有時是很難一刀切的劃分,就此David表示,他在荷蘭的同事其實亦相當拼搏,「有時要忙起上來也沒辦法,還好公司都會作出彈性處理,例如有同事要準時放工到幼稚園接小朋友放學,公司會容許他早點下班,但其實他在回家後,都要開啟電腦繼續回覆工作電郵的。」

David與香港同事的相處(按圖了解):

David(右二)與同事關係非常融洽,圖為他們慶祝荷蘭節日Sinterklaas的派對。(受訪者提供)(按圖了解更多)

在同事關係方面,David亦驚訝於香港的同事關係可以如此親近,「同事之間很close(親近),大家平時放工後會去喝東西,周末又會相約一齊行山。」他指,在荷蘭,大家對同事和朋友之間的界線清晰劃分,所以剛到香港時,都有擔心不被同事接納,「始終我與大家的文化不同,同事的母語又不是英文,也曾擔心融入不來,但原來一來到這裏,他們便已很熱情地對待我,就算英文未算說得流俐,臉上都掛着燦爛笑容。」

同事常常帶David去試不同美食,如菠蘿飽、奶茶等,他表示,香港的美食比荷蘭多很多,令他每日中午都食指大動,「荷蘭中午大多數都是食芝士三文治加一杯奶,但香港有好多選擇,單是公司樓下的美食廣場已經很吸引,我最喜歡吃燒味飯。」他也會向同事介紹荷蘭的傳統小吃,例如stroopwafel(荷蘭楓糖煎餅)及甘草糖。

David(右)積極學習廣東話,現時最流利的是「三十九,唔該」,皆因他的公司在39樓,日日講自然不會忘記。(鄧倩瑩攝)

荷蘭每年12月5日都有一個很類近聖誕節的節日,名為Sinterklaas(聖尼可拉斯節),David的同事Fennie指,David在公司的聖誕派對加入荷蘭元素,除了互相交換禮物外,同事亦要為抽中的對象寫一篇押韻詩,並可以根據你對該同事的了解,寫一些有趣的東西,非常好玩。Fennie說:「去年有一位MT(見習行政人員)抽中了David,David便很有心地寫了一首很長的詩的他,讓那位同事非常感動。」

David是Fennie第一個外籍上司,雖說David是來自荷蘭,但他倆卻相處得不錯,她表示,David非常重視與同事溝通,「他做事很透明,又經常會詢問我們的意見,之後會再調整工作計劃,我們表現得理想,他又會讚一句well done,我們團隊與他合作的氣氛很好。他又會跟我們一齊做性格測試,同事之間都互相了解多了,知道大家做事手法。」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
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