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行業】中文科導師有市有價 私補老師:部份家長心態很矛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教育制度慣以成績定「生死」,不少家長為了確保子女在學校及公開考試獲取理想成績,以報讀心儀學科及學校,紛紛大灑金錢聘請補習老師,務求子女得到最貼身的教導。

任職全職中文私人補習老師已三年的Hazel指,這一代中文差的學生比比皆是,不過,近年家長愈來愈重視中文,讓中文專科補習在市場有價有市。

Hazel坦言,全職中文私補老師的路一開始並不易行,不少家人朋友甚至覺她「不務正業」。 (王寶瑩攝)

Hazel數年前在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畢業,現時任職全職中文私人補習老師。與很多大學生一樣,她在大學時期已兼職幫學生私補,賺取生活費。她指,不少中文系的學生都打算畢業後入學校當老師,「好多人選擇讀咗PGDE(學位教師教育文憑課程)先,好似有個資歷咁」,不過,由於她對入學校教書非常抗拒,故沒有「跟大隊」報讀教育文憑。

Hazel解釋,學校老師教席不多,僧多粥少,即使讀完PGDE,亦不一定有學校聘請,「有些人要做TA(教學助理)或AT(助理教師),人工只有萬幾蚊,一邊做一邊看看學校有沒有位請你,有些人做了多年TA都上唔到岸,所以PGDE畢業後距離成為老師條路仍好遠。」她續指,即使成功獲學校聘請,亦要擔心朝不保夕,「很多老師都是合約教師,要每年簽約,年年都擔心會唔會被炒,好多老師群組都有人分享,指學校續約與否不是看教學表現,而是自己與主任或校長關係好不好。」

Hazel(右)認為,補習對學生而言是額外的,不是學校課堂的延伸,她亦不想學生覺得補習是悶或辛苦,所以便花盡心思令教學方式變得更生動。 (王寶瑩攝)

全職補習 工作定位要清晰

此外,學校老師需要花很多時間處理行政工作,變相令備課時間減少,影響教育質素,這亦令Hazel非常卻步。她表示,自己對教學有興趣,畢業時亦有家長問她會否教下去,或是考慮全職做補習老師,甚至表示幫她多找幾個學生,「那時覺得全職私補都可能是出路,打算給自己一個學期的時間,試吓可唔可行。」

除了家長介紹,Hazel當時透過網上補習中介公司、到百佳貼廣告等方式找學生,第一學期有12個學生,至第二學期後已有20個,之後九成的學生也是由家長介紹,「由小一至中六生也有,視乎年級、地區、長短鐘等因素定價,一堂課價錢由三百多元至七百多元不等。」

作為中文專科補習老師,Hazel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我不是跟功課的姐姐,私補是我的全職工作,不是用來搵外快,我一定要做得夠好,或與其他老師不同,家長才不會覺得我可有可無。」

Hazel直言,很多以為學生認識的東西,他們都沒有接觸過,「唔識魯迅、張愛玲我已經唔驚訝,但有些竟然連周星馳、金庸也沒有聽過。」(王寶瑩攝)

要高分 要先懂遊戲玩法

Hazel強調,在她的課堂中,有70%會教應試技巧,其餘則教授不同文學知識及成語典故等「題外話」,「我知道學校老師的改卷要求,答題技巧、分析問題的方法等一定要教,考試就是需要這些,就算學生真的不明白,他們也有能力『呃』老師,表現到好似識答又有文彩。考試成績是家長看重的,而我則希望學生有中文學養。」

要在考試中拿高分,一定要懂得玩應試「遊戲」,Hazel表示,她設計了一些「方程式」和「罐頭」回答技巧,教學生如何回答問題,「例如教寫作手法時,我會準備好一系列的手法和相關效果,好像倒敘法有渲染氣氛、加強懸念之效,再教他們如何在此框架下加入題目內容,那便可全取技巧和內容分。又如作文是將一些很具體,沒有美感的東西修飾成為抽象的內容,便要教他們轉化內容的方式。」

要在考試中拿高分,一定要懂得玩應試「遊戲」,Hazel設計了一些「方程式」和「罐頭」回答技巧,教學生如何回答問題。 (王寶瑩攝)

不一定罐頭式教學

為了提升學生成績,Hazel亦非常用心製作筆記及模擬考試題目,當中模擬考試題目更是為學生「度身訂造」,「學生來自不同學校,考試模式及課程有不同,便要配合考試範圍逐個出題,例如每個學期總共出幾百題成語,花費不少時間和心力,這些試題都是即食的,下次不會啱用。因此,每逢考試季節的壓力特別大。」

不少學生或會覺得中文很悶、文言文很難明,Hazel亦自有一套教法,以新奇有趣的方式提起他們的興趣。她即席示範了課堂的生動演繹,「你知唔知屈原姓咩?」記者一臉疑惑,「不是姓…屈嗎?」,她指,「屈原姓羋,讀『咩』,代表羊發出的聲音。」她稱,學生對這些「題外話」很「受落」,引起他們的興趣後,可以解釋多一點有關姓、氏、名等中文知識。

為了加強學生的中文素養,Hazel會準備一些課外讀物給他們,例如以上古時期許由的故事,解釋「仕」(做官)與「隱」(隱居)的心態。(王寶瑩攝)

學生中文差有原因

Hazel指,教書時最重要是以易明和學生「聽得入耳」的方式講解,例如為了介紹「仕」(做官)與「隱」(隱居)的心態,她會分享上古時期許由的故事,「成語洗耳恭聽便是由此而來,傳說上古時期的堯帝,聽說許由是個隱世高人,便想把帝位讓給他。於是,他到深山找許由,說想把帝位讓給他。許由對此非常反感,覺得堯帝的話污染了他清淨的耳朵,立即跑到山下水邊掬水洗耳。」她笑言,學生聽過後覺得許由好「白痴」,有皇帝也不做,「聽落好似詆毀古人,但這種方式可以令學生較易理解他們的心態。」

Hazel接觸不少來自中產家庭的學生,她認為,這一代中文差的學生比比皆是,「家長希望子女英文好,從小隔絕他們接觸中文的渠道,小朋友不看中文電視、不看中文書、不睇新聞,父母大多要上班,平時與工人姐姐用英文溝通,令他們缺乏中文的語境,但到小學和中學時又埋怨小朋友中文差,好矛盾。」

Hazel經常在課餘時間親自製作練習及考試題目給學生。 (王寶瑩攝)

「Chips啲仔點算呀?」

Hazel舉例,有一個小學六年級的學生沒有聽過「孺子可教」這個成語,「我們這一代小時候看古裝劇或者在日常生活中總會聽過,但現在的學生很難透過生活的層面增加這些知識,他們唔識就唔識,也猜不到字詞的意思,我只好用形聲字來入手,教他們認部首和字旁去猜字的意思和讀音。」

學生中文差亦帶來不少笑話,Hazel指,有一次,她向一個中一學生解釋中國古代男尊女卑的觀念,包括嫡庶制度、一妻多妾等,學生還很天真指這個做法很不公平。在下課的時候,學生問她:「咁chips(音)啲仔點算呀?」Hazel聽後大笑,方知學生連「妾侍」這個詞語也沒聽過,誤以為它是英文字chips。

Hazel指,自己比較喜歡教中學生,「小學生似管多過教,反而中學生有更多知識上的追求。」(王寶瑩攝)

一星期做得七天

港人一向非常重視英文,而中文因為是母語,有時難免被忽視,不過,Hazel表示,近年家長愈來愈重視中文,一來「大國崛起」,學好中文對工作有利,二來尤其是Band 1(第一組別)學校很難找到中文好的學生,「好難找到英文唔好的學生,但亦好難搵到中文好的學生,如果中英都好自然可以突圍而出。」

Hazel直言,中文專科補習有價有市,不少家長向她反映找中文私補很難,又不敢上網亂找老師,「呢一代小朋友太矜貴,好多家長不是熟人介紹也不敢請。」她一星期做足七天,上二十多堂,一至五最早一時半上課,最遲九時半下課,星期六日則有機會由早上九時半工作至晚上九時半,「每年都想安排一星期有一日假但也安排不到。」由於學生居住地區非常分散,因此,交通時間令她相當頭痛,「堂與堂之間可能要隔一小時,撞正放學或放工時間又會好塞車,而且整天跑來跑去真的很累。」

Hazel笑言,私補老師沒有醫療保險、雙糧、花紅,加上6至8月淡季時只有約一半學生會繼續上課,有時突然學生不來便「食風」(沒糧出)。(王寶瑩攝)

盡力教好每一位

除了教授學科知識,Hazel有時候也會開導學生和其父母,令雙方都有更合理的預期,「我沒有遇過一些很不講理的怪獸家長,最多是學生本身考七十分,但媽媽覺得九十分也低,我會調整他們的期望,因為我教很多不同學校的學生,了解不同學校的水平,在某些學校拿C,可能是其他學校的A,反之亦然,會有一把比較公道的尺。有時候,也要讓他們接受有些小朋友未必適合讀書。」

Hazel指,作為老師,最開心的事莫過於學生和家長肯定自己的教學,「覺得學生進步同我有關。」而最令她感到挫敗的,就是家長和學生覺得自己可有可無,「有些學生無論點吸引佢,都好像魂魄不在,那我的存在價值很低,又有些家長甚麼都不關心,只看成績,但不應該靠一個分數定義學生,也不應該這樣定義我。」

香港的考試制度一直為人詬病,Hazel坦言,「大環境很難改變,我只可幫學生提高生存能力,同時成為一個有質素、有學養的人。」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